第一百三十四章,出水小葱水上飘

“两个报废的芯片罢了,你要是喜欢,拿去吧!”雪风只是斜斜一瞥,便扭头继续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我要这个东西做什么,只是顺口文文!”陈兵盯着芯片又看了会,皱皱眉,把项链放回了桌子上,道:”没下到这东西串起来还有那么点意思.一抬头,发现雪风脑袋上突然多了个发束,便文道:”你戴上这个东西干什么?也不能玩游戏!”
“习惯了,戴上它,思考问题的时候我能更加专注一些!”雪风又把发束摘了下来,看着陈兵道:”我们下一步什么时候动手?”
陈兵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雪风这个家伙的习惯怎么都那么奇奇怪怪,不过他还是答道:”三天后吧!这次我们要一次性把军事系统中的所有摸板换成你的判断核心,所以准备工作要做好,确保万无一失.另外,我们借调的专家还没有到位,我希望改造一完成,就能马上开始测试,但这些专家平时也很忙,需要几天的时间来缓冲,统筹.”
陈兵说完就拍了拍雪风的肩膀,沉声道:”雪风!这次全靠你了!”
“行,知道了,我会提前做好准备的!”雪风点点头,冲陈兵竖起右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放心吧,万无一失!”
“谢谢的话我就不说了!”陈兵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在雪风肩膀上使劲一捶,爽笑道:”我们又欠了一份你大大的人情.”
“如果你觉得亏欠我,那就早点让我从这里出去吧!”雪风突然笑到.
陈兵顿时怔住,脸上表情也随之变了几变,道:”你一直都是自由的,只要我们需要你帮忙,等军事系统的事情一解决,是留是走,由你自己决定.”
“这么严肃干什么!”雪风大笑,”我不过是随口说说,其实,不设计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系统,我也是没脸离开的,好歹我也是风神啊.”
陈兵脸上的神情顿时轻松了不少,道:”一起努力吧,世界一流军事系统将会由我们来缔造.”
雪风的话毕竟让陈兵有些尴尬,聊了一会,他就找了个借口离开.学风送走他,回到电脑前在键盘上一敲,桌面上再次出现了那个3D人物,拿起脑发束,雪风伸吸了几口气,让自己脑子清净下来,然后戴上发束.
“左手!左手!”雪风看着屏幕,这次想让这个人物的左手活动一向2,神奇的是,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屏幕上的那个人物的左手果然动了起来.
雪风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厉害,是偶然?还是小沙弥真的就识别出了脑维?事情似乎有些进展得太顺利了吧?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雪风努力抛弃一切杂念,再次在脑子里默念着”左手!左手!”,屏幕上的任务再次挥舞着左手.
“奶奶的!”雪风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全部沸腾了,整个人一瞬间就被烧得如同刚点了火的太空火箭,情绪一下升到了极点,”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小沙弥,一狗日的真是好样的!”
雪风站起来在屋子里兴奋地跑了几圈,甚至把了爱到了这里才学会军体拳都操练了几遍,顺带着嗷嗷叫唤了两声,激动的情绪这才稍稍有所缓解,成功来得就是容易让人变得疯狂!
好不容易让自己安静下来,雪风再次戴上脑维发束,脑里又默想了几遍”左手”3D人物就紧跟着舞动左手,
雪风这次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只是淡淡一笑,道:”看来是真的成功了!:,随后,他便在脑海里开始默念”右手!右手!”
这次,屏幕上的人物什么动作也没做.
“要识别出来,总得花费一个时半会吧!”雪风这么想着,就继续在脑海里默念着”右手”.
就如陈兵来之前的情况一样,雪风很快把自己默念得多出一条右手了,屏幕还是纹丝不动,”不是吧?”雪风开始瞪眼了,刚才那成功的喜悦感也跑的干干净净,”你不会只认识左手吧!老子也不是独臂怪物!”
话音刚落,屏幕上的人便动了动左手.
“我靠!”雪风大骂一句,他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虽然自己设计了单独的脑维联想识别系统,但小沙弥肯定是在分析不出脑维的具体信息时,便开始借鉴一切自己所掌控的资源,包括语音系统在内.他之所以能识别出左手,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喊了一声左手,所以他马上就把采集到的脑维信息和左手对应了起来.
想到这里,雪风静下心思,赶紧默想几遍”右手”,然后嘴上喊了一声”右手”,等他再去默想右手的时候,果然,屏幕上的人物开始挥着右手向他致意了.
“就是这样了!”雪风再次跳了起来,”小沙弥,你真是个天才!”
“就比方丈天才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小沙弥得意的笑声就响了起来. 三天后.
陈兵的基地前所未有地寂静,只有在外巡逻的哨兵,才发出整齐的”唰唰”脚步声.机房里,所有的人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只有陈兵站在雪风的身后,一边紧张地看着雪风在键盘上飞快操作,一边帮雪风檫着额头上不断冒出的汗珠,每个人都在等着雪风的结果.
此时的美国●韦德脑波研究机构,却来了一位神秘的东方客人.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阁下是要资助我们机构?”韦德脑波研究机构的负责人——韦德●波利博士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东方人,因为他的机构只是在刚成立的时候收到过一笔资助,之后就再也无人问津.
“是的!”东方客人微微颔首,”韦得先生可以理解为资助,不过,更为准确地说,我们是想完全收购贵机构.”
“这不可能!”韦得鄙视很激动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我从未打算卖掉我的机构,从未!”
“那你是想她破产关门,然后把您的研究成果塞到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就次终老一身吗?”东方客人反问了一句,然后微微一笑,”您不必那么急着拒绝我,等我说完我们的条件.或许,你会很乐意地接受呢!”
韦德博士被这么一问,顿时语塞,脸上尴尬了好久,才负气似地说道:”好,那你请说,单愿主能保佑你说服我!”
“韦德博士在脑电波方面造诣之深,可谓登峰造极!但椐我所知,博士这个研究机构自成立至今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每天要消耗大量的研究经费,设计出来的产品却一件也没有卖出去。”客人呵呵一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我真糊涂,贵机构是卖出去过一件产品的,就是那个可以在BX公司游戏中使用的脑维发束。我记得我们是把这件产品的生产权转让给了日本的一家企业,为的是换取一笔资金来偿还之前的债务,是不是这样?”
韦德博士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没可对方,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好象这事对他来说是一件极大的耻辱。
“不过!”东方客人顿了顿,”这笔钱非但不好拿,反而让你们陷入了危机之中。不久前,BX公司出现了严重的游戏用户帐号被盗事件,他们把事情的责任推到了脑维发束上,顺其自然,日本的那家企业就以同样的手法,把责任推到了贵机构上,他们认定你的脑维发束设计不合理,不但要求你们赔偿损失,还要追回之前的那笔资金。”
“这是污蔑!”韦德博士有些激愤,站起来拍着桌子,”我们设计的东西绝对没有任何暇丝,是他们的技术出了问题。”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东方客人耸了耸肩。
韦德博士闻言就愣在了那里,他有些琢磨不透这个东方人的来意了,难道他揭了自己那么多的臭事,就是要告诉自己这句话吗?
“我是怀着诚意来寻求合作的,我说那些事情也并没有任何恶意!”客人还是那副菊花般的笑容,”我只是想告诉您,我们相信您的产品绝对没有问题,您现在也需要我们这样一个可以信懒的合作伙伴!”
“WHY?”韦德博士显然无法理解对方的话。
“因为我们知道BX公司盗号事件的真相!”客人看着韦德博士的眼睛,缓缓说道:”正如你所说,是他们的技术出了问题!”
“该死的,我就在的是这样的!”韦德博士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道:”如果你们能出庭为我作证,推翻他们对我的污蔑,我见会考虑和你们合作。”
“NO!NO!”客人连连摇头,”我们不会为你作证是。”
“为什么!”韦德博士再次激动了起来。 “这笔赔偿款,我们会为你支付的。”
“不!”韦德博士叫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的设备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才是事实,我需要的是事实。”
“事实就是事实!没有人能改变事实!”客人打断了韦德博士的话,”法院的宣判也不能!我们应该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计较眼前的这些得失。”
“那什么才是我们应该做的?”韦德博士大眼瞪着对方。
客人看着韦德博士,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沉稳:”支付赔偿款,拿回产品的生产权!”
“然后呢?”韦德博士气呼呼地问道。
“按照我们的要求,重心设计这个脑维发束,然后大量生产!”客人一字一句地说着。
“那我们的名誉呢!”韦德博士再次跳了起来,”你要知道,赔偿就是相当于是向世人承认我们的产品出了问题。”
“在他们拿到赔偿款的那一刻,我们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他们会后悔的,我保证!”客人看着韦德博士的眼睛,一脸自信。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保证!”韦德博士终于忍不住了,这个家伙从有一开始就自画自说又自以为是。
“你别无选择!除非你想破产,并背上高额的债务,否则,你只能相信我们!”客人说完笑了起来,”不过呢,我会给您一个让你信服的理由,因为我们会成为合作伙伴的。”
东方客人说完,从自己衣服里面的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磁盘,放在桌子上,”这里面的东西会让您相信我们的。”
韦德博士满脸迟疑,对方的话还是极大地振动了他,自己现在确实没有选择的余地,一旦上诉失败,自己就真的完了,包括自己的那些研究成果也会跟着完蛋,片刻之后,韦德博士还是拿过了那个磁盘。
东方客人这时却已经站了起来,”如果你选择和我们合作,那么,在贵放机构没有实现赢利之前,你们的所有研究经费,都由我们来出,不过我们相信,只要选择和我们合作,你们就没有不赢利的理由。”客人说着从兜里掏出一长名片,推到了韦德博士的面前,”如果您有了决定,就打这个电话!我先告辞了!”
韦德博士就那么看着对方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拿起桌子上的名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黄星,中国金戈铁马软件公司总裁。”
“劈啪劈啪!”雪风敲完最后几个字符,整个人便一下瘫在了椅子上,真他奶奶的过瘾,好久没有拼命了,尤其这次还是搞军事系统这样大的动作,自己竟然差点坚持不住。
身后的陈兵却吓了一跳,摇了摇雪风的肩膀,急道:”疯子,怎么样了?”
“呼!!”雪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站起了身子,捏手指,晃脖子,甩胳膊,顺带还扭了扭自己的-三尺熊腰-:累死我了!”,可就是不回答陈兵的话。
“你倒是说话啊,到底怎么样了?-陈兵急得都想一把将装腔作势的雪风掐死。
“看我脸啊!”雪风再次耍起了老套路,很惊讶地问道:”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说完雪风就笑了起来。
“你个狗日的!”陈兵顿时大笑,一拳就把雪风重心砸进了椅子里,然后转身冲着满机房的人大喊,”个小组注意,测试开始,地一醒准备”
“奶奶奶的,用不着这么狠吧!”雪风揉着发酸疼的胸口,嘴里都囔个不停,心想自己真不该一时高兴,就和陈兵开这个玩笑,谁能想到这家伙拳头怎么厉害,”妈的,我这肋骨肯定是折了!”雪风恨恨地想着。
韦德博士把磁盘放入读盘器里,盘里的文件便开始运行了,首先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副电路改造图.
“上帝!怎么会这样!”韦德博士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屏幕,作为脑维发束的设计者,他很清楚这样改造电路的结果,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变动,但却可以让支撑发束运行的芯片完全失去作用,韦德博士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方人要让自己看这个.
韦德博士想跳过去,看看文件后面还有什么东西,谁知道试了几种方法都无法跳过去,屏幕上总是弹出提示”请将改造后的脑维发束接入电脑!”
“SHIT!”韦德博士一把拍在桌子上,看来只能按照提示一步步做,才能知道后面到底是什么,博士觉得有些窝火,自从这个叫黄星的人出现后,自己一直都是让别人牵得团团转.
惟德博士按了一下桌子上的一个按钮,他的十秘书就很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博士!”
“去把我们的工程师叫来,叫他带上一些常用工具,还有,那一个脑维发束过来!”韦德博士一一吩咐着,”是用在BX游戏中的那个型号!”
韦德博士就这样看着电脑屏幕郁闷,直到工程师带着工具和脑维发束走了进来,”嗨,约翰,你来的真及时,麻烦你把带来的脑维发束改造成这个样子!”
被称为约翰的工程师走上前来,只是往屏幕上一瞥,就惊道:”这是谁弄的?”
“这个先不用管,你只管改造就是!”韦德没心情来解释这一切.
一头雾水的约翰再看了一眼屏幕,确定自己没看错,然后打开工具包,挑选工具开始拆卸那个脑维发束,嘴里继续道:”不关是谁,我觉得这个家伙真是天才,在没有设计图纸的情况下,竟然能准确找到这个点.”
韦德博士没有接他的话茬,他只想让约翰快点把活干完.
“滋!!”一阵清烟冒起,约憨习惯性地朝电路版吹了吹气,道:”好了!不过我们的芯片却成了摆设!”
“这点我也很清楚,你最好赶紧把着东西再给我恢复原样!”
约憨耸了耸肩,”好的,先生,很快,这用不了多久时间!”
不一回儿,一个完好如初的脑维发束便再次出现在韦德博士面前,约翰一边收拾着自己的工具包,一边絮叨:”你看,我用不了多久时间吧!”
韦德博士皱皱眉,拿着发束就插在了电脑上,他真是手不了约翰的罗嗦劲.
“已经检测到=改造过的脑维发束,正在安装新的驱动程序!”
“驱动安装成功!正在安装测试程序!”
“测试程序安装成功!现在你可以带上脑维发束,做你想做的事情!”
韦德博士还没来得及反应,屏幕上的提示已经连续换了三个版本,而现在,屏幕一黑,随即出现一个全3D的任务.
“这个3D做的真逼真,啧啧!”约翰又开始了品评,”肯定是高手设计的!”
韦德博士白了一眼自己的这个搭档,然后就把脑维发束带了起来.
“不!伙计!!”约翰叫了起来, “听我说,芯片已经不工作了,戴着它没有任何作用的.
谁知道约翰声音刚落,屏幕上的那个3D人物却疯狂地动了起来,又是握拳,又是跺脚,上串下跳,完全是一副暴走的状态.
“OH!上帝!”约翰的眼睛就有些直了,”请不要告诉我这是OH,OH,不,这是不可能的!”约翰竭力让自己冷静.
而坐在椅子上的韦德博士更是魔怔了一般,傻傻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显然无法接受刚才的这一切,屏幕上的动作完全就是他所想要做的,约翰的罗嗦实在是让他抓狂不已,就在戴上脑维发束的那刻,他真的有一种冲动,他想把约翰暴揍一顿,然后让他把嘴巴比谁.
“这不是真的!”约翰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夺过韦德博士的脑维发束,然后戴在自己头上,闭目深呼吸几下,然后睁开眼,看着屏幕,就看屏幕上的人开始”坐下”,”站起来”,招手”,”瞪眼!”工作之间转换得非常快,约翰一把摘下发束,按在惟得博士的肩膀,激动地喊:”看,快告诉我,你是从那弄来的这东西!他是谁?他怎么可能识别出这么多复杂的脑维信息,而且还是那么轻松的识别方式!”
“我和年一样震惊,真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我们更加精通脑波的人存在!”韦德博士好半天才说了一句话.
约翰摘掉发束,嘴巴继续喃喃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仅凭一个意识就可以做出动作来呢?”
韦德博士象是想起了什么,赶紧翻出那张名片,按照上面的电话拨了出去.
“你好,是韦德博士吧!”电话里就传来了黄星那带着笑意的声音,”很高兴您这么快就有了决定!”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韦德博士怒道. “我们只是来寻求合作的,别无他意!”
“你这是嘲讽我吗?”韦德博士冷笑两声,”你们有那么好的脑波识别技术,还用得着找我们合作吗?”
“我们只是程序人,我们有脑波识别技术,但我们不会设计脑波识别仪器,我这样解释,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黄星一点也不激动,”只有我们双方精诚合作,大家才有前途,不是吗?”
韦德博士沉吟了好一会儿,显然,他是在思考黄星话的真实性,一旁的约翰却还在梦呓般发痴.
“如果您还没有最后做出决定的话!”黄星顿了吨,”我们可以等!”
“我和你们合作!”韦德博士终于做出了决定,黄星没有欺骗他的理由,甚至他完全可以等自己的机构垮掉之后再来谈收购,那时候自己更是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
“恭喜年做出来一个非常英名的决定!”黄星笑了笑,”这个决定让您不在久的将来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明天,我会带着合作协议个过来,你们所需要的资金也会在三天之内到位.”
“我们需要做什么?”韦德博士文到.”合作是双方面的,我想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签协议,设计更好的脑维设备,然后去实现您的理想!还有!”黄星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保密:”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合作.”
“你们的好处呢?”韦德博士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们能从合作中得到什么好处?”
“我们是合作伙伴,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我这样说,博士您应该能理解吧!”黄星不想解释什么了.
“虽然我很好奇,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还是决定相信你们.”韦德博士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是从对方口里套不出什么东西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总不会吃亏的.
“谢谢你的信任,那,明天见吧!”黄星说完就挂了电话.
韦德博士挂了电话,摇摇头,他敢肯定.这是他这辈子碰到的最奇怪的事情,也是他最稀里糊涂的一次合作,自己甚至就那么毫无理由地相信了对放.
雪风在所有的机器前巡视了一遍,确认所以数据都正常无误,这才站起了身子,活动着有些发酸地方腰.”一切政策吧?”陈兵在一旁问到.
雪风点了点头,”智能核心经过这一个月的测试,已经完全适应了在2个系统,他完全可以承担整个军事系统的运算操作,我看,这个系统可以提交过上级验收了.”
陈兵脸色大为舒缓,”我们总算是按时完成了上级的任务,我回去就向上级打报告.”
雪风笑了笑:”怕是接下来你的任务会更重,测试中没有问题,并不相当于把它投入使用后也不会有问题,何况,怎么安排哦好整个军事系统的移交,也是一件大工程.”
“是啊!”陈兵神色疑重,”我们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这不可能!”雪风摇了摇头,”我们只能把问题发生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不,我们必须做到万无一失!”陈兵很严肃地看着雪风,”因为我们是军人!”
雪风有些不可理解地看着陈兵,他很想再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转身向前继续走去,说心里话,他很尊重和敬佩陈兵的这种军人作风,但可能是因为自己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所以雪风从不敢把事情说的那么绝对.
“对了!”陈兵陈兵突然急走了几步,跟上雪风,”只要上级验收系统过关.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你也可以离开这里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
“打算?”雪风笑了笑.继续巡视着机器,”我打算继续留在这里!”
“留下!!!!!”陈兵对雪风的这个回答很吃惊,”你不是一直下里这里的吗?”
“我一直都想离开这里,现在也一样!”雪风更正着陈兵话里的错误,”只是我觉得自己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离开这里,现在也一样!”陈兵一下激动了起来,习惯性地又给了学风一,”说真的,你疯子要是真搁担子走了,我还真不知道该咋办呢,只要比在,那就真的万无一失了.哈哈哈!!!”

受了陈兵情绪的影响,雪风也有些郁闷,出门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宿舍,狠狠敲了几下键盘,显示器开始慢慢变亮,当他看清楚屏幕上的东西时,不由猛一握拳,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兴奋了起来,“妈的,太好了!小沙弥,你果然没给老子丢脸。”
小沙弥经过长达一个星期的不间断运算,终于找到了那些数据中的规则。
雪风顺手拉过椅子,坐在了电脑跟前,眼睛便开始翻看着小沙弥的运算结果。结果让雪风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小沙弥竟然从这些毫无规律的数据里找到了121条规律。挨个看过去,雪风发现,小沙弥的运算几乎是借鉴了目前所有的加密规律,甚至一条简单至极的规律中,就包括了数学、物理学、社会工程学等所有学科的知识,也怪不得他能运算这么长的时间。
“可惜!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雪风觉得小沙弥还应该再聪明一点,因为这121条规律中,最后只能有一条规律是真的,其余的都是没用的,犯不着为了这些没用的规律浪费一个星期的时间。
再往下看,翻到第47个规律的时候,雪风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小沙弥发现,每隔一秒,数据中会出现一段相同的字符,字符采用了现行的一种比较安全的加密方法加密,解密出来是一个长达37位的数字。
雪风采集的十多段数据各不相同,只有这个数字是相同的,而且是每隔一秒就出现一次,天生敏感的雪风一下就意识到这个规律的非比寻常。
“这个数字代表什么呢?”雪风挠了挠头,他非常清楚,这个数字肯定是有意义的,但是对脑维一窍不通的他,却很难一下就抓住要点。
雪风急忙找出小沙弥之前搜集到的那些有关脑维的资料,然后在其中寻找着所有和数字有关的信息,很快,雪风在一篇资料中找到了一句话,“每个人的脑维有着一个固定的频率,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每个人的脑维频率都是唯一的,产生重复的机率非常小,因为它的范围非常大。”
“咦!”雪风的大脑迅速开始运转,假设,假设刚才的那个数字就是自己的脑维频率,似乎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脑维发束其实就是一个检测脑维频率的设各,每个人的脑维频率各不相同,当把这个频率和游戏的帐号绑定在一起的时候,就做到了脑维登陆固定的游戏帐号。
雪风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兴奋了起来,他马上就想到了盗号者的盗号原理,BX公司的游戏服务器肯定是在判断用户发来的脑维频率后,便会登陆到用户的帐号上,那么盗号者只需向BX公司的服务器发送不同的脑维频率,就算这个频率的范围很大,也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时候,整个过程完全就是一个暴力猜解。
“奶奶的,这也太爽了吧,只要知道对方的频率,那不是想盗谁的号就盗谁的号嘛!”雪风的眼睛瞪得很大。
雪风决定验证一下自己这个想法的正确性,他拉出键盘,准各设计一个小程序,用它来代替脑维发束,每隔一秒就向游戏的客户端发误那个37位的数字,如果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游戏肯定会正常运行。
程序并不难写,大概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雪风就做好了这个程序。“呵呵!可不要叫我失望啊!”雪风笑着运行了那个小程序,他有自信。
果然,游戏的客户端在收到那个数字后就开始运行了起来。
雪风便乐了起来,拍拍自己的后脑,感慨道:“我真是个天才,果然就是这样的。”
谁知话音刚落,游戏的客户端便弹出一个提示框:“对不起,你的脑维设各尚未接受绑定,请到官方指定地点接受绑定!”
雪风的笑意瞬间被冰冻,不是吧,这么牛,竟然还能把自己伪造的这个“脑维发束”识别出来!
“不对啊,不应该这样啊!”雪风很快反应了过来,眉头一锁,自己的电脑此刻是没有链接互联网的,脑维设各有没有被绑定,至少得通过Bx公司的服务器判断之后才能知道,怎么可能一下就知道自己的脑维设各是伪造的呢?
“只有一个可能!”雪风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自己的思路是错的。”
雪风整个人靠在椅背里,仰头看着天花板,脑海里继续思索着,如果自己的想法是错的,那么Bx又是通过什么途径来判断用户的设备尚未绑定呢。
下垂的右手突然碰到了放在一旁的脑维发束,雪风就把它拿了起来,放在眼前仔细把玩了一遍,心里突然就冒出一个想法,一直坐直了身子,“难道问题藏在这里面?”
雪风迅速站起身子,跑到一边的工具箱呼啦呼啦翻了起来,片刻之后,他一手拿着一个小小的改锥,一手拿着一个小铁锤,重新坐到电脑跟前。
一掌按住那个脑维发束,雪风嘴里就开始叽叽咕咕了,“哦米百腐,哦米百腐,罪过,老衲今天要‘杀生’了!”,嘴上是这么说,可他的脸上非但看不出一丝的忏悔,反而是一脸的兴奋。
很快,那个脑维发束就被雪风‘整存零取’成一个个独立的零件。
“啪吱!”,一声脆响过后,雪风从一个紧闭的盒子中抠出一枚小小的芯片,举在手里看了片刻,满脸得意道:“果然是这样!”
很明显,这是一个存储芯片,刚才的失败,让雪风把怀疑的重心转移到了这个脑维设各上,他认为这里面肯定还有一些机关,果不其然,现在就让他找到了。
但是,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雪风并没有这种芯片的读写设备。想要知道芯片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就必须借助与专门的读写设备,这个设各Bx公司有,但他肯定不会让雪风使用的。
除此之外,陈兵的基地里也肯定有这样的设备,可是……
“他就会让自己使用吗?”雪风摇了摇头,陈兵肯定不会让自己使用的,“奶奶的,怎么才能知道这芯片上的东西呢?”
雪风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的办法,雪风便有些丧气,耷拉着脑袋在机器上乱点,顺手就点开了后面的第48条规律。
“咦?怎么有点眼熟啊!”雪风是无心点进来,只是觉得小沙弥总结的这条规律里的那些字符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脑海里就开始会议了起来。
片刻之后,雪风在自己大腿上猛一拍,他想起来了,这些字符是自己的游戏帐号和密码,在自己监测到的数据里,这些都是加密的,没想到小沙弥解密过来,竟然是自己的游戏帐号,半年多没接触游戏,雪风早已把当时的帐号密码忘得一干二净了,所以第一眼倒是没认出来。
“***!”雪风在心里把自己咒骂了一遍,自己真是太急了,要是刚才能把所有的规律先看完,也不不把这个脑维发束拆掉了,不用怀疑,这个帐号肯定是保存在芯片上。
雪风仔细回忆了当时自己去绑定帐号的情况,他敢肯定,BX公司肯定是把帐号存放在了脑维发束的芯片上,当用户戴上脑维发束的时候,只要确定频率相同,程序就把保存在芯片的帐号密码提交到游戏服务器,用户随即登陆游戏。
“不对啊,如果是这样,那些盗号的家伙岂不是要去偷窃别人的脑维发束吗?”稍微一思索,雪风还是觉得自己之前的那个思路是对的,盗号是盗号,他们不可能去偷别人的脑维发束,而且,那些用户的帐号都是莫名其妙的丢失的,并没有丢失发束。
“冷静,冷静!”事情越是诡异,雪风反而越冷静,“难道是因为我没有接入互联网的原因?”
这么一想,雪风就觉得很有可能,战神中用户的帐号和密码应该被分别保存在脑维发束的芯片和BX的游戏服务器上,正常情况下,游戏服务器收到用户的脑维频率,就会让用户登陆到相应的帐号上;非正常情况下,比如用户的脑维发束出现故障,或者服务器没有收到用户的脑维频率,那么保存在芯片中的帐号和密码就派不上用场了。
结合刚才自己遇到的情况,雪风就认为这种可能是最有可能的,只是他还有一个问题,”这个芯片上除了用户的帐号和密码,还有别的东西吗?“
此时雪风才觉得小沙弥这7天来没有白费功夫,事实已经证明,这121条规律中并不是只有一条才是真相,或许,这121条规律,每条都有用,只是自己现在还无法破解出其中的涵义。
“或许秘密就藏在这个芯片里!”雪风再次拿起那个芯片看了看。
第二天看到陈兵的时候,陈兵满眼都是血丝,看类他熬了个通宵。雪风张嘴想说点关心的话,想想还是放弃了。径自走到陈兵跟前,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朝自己的电脑走了过去。
陈兵一把拉住雪风,“雪风,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雪风看着陈兵。
陈兵一脸诚恳,“昨天我的态度很不好,把话说重了,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安要介意。事实证明,你的那个判断核心确实是先进的,一个晚上下来,它的判断速度就提升了不少,准确率更是比我们之前的那个核心所无法比拟的。”
“你不用道歉!”雪风打断了陈兵的话,“我理解你的苦衷,再者,你我目标一致,那是为了做好这个系统。”
“对!对!”陈兵使劲拍了拍雪风的肩膀,笑道:“今后你要是再看我冲你发火,你就拿枪直接崩了我。”
“又来了!”雪风摇了摇头,转身继续朝自己位置走去。
陈兵后边跟上,道:“好,好,不说这客气话了。我的意思呢,就是要你明白,只要为了系统好,你有多少个想法,我都全力支持!”
雪风突然站住了脚,回头看着陈兵,“我还真有个想法……”
“说!”陈兵一下来了精神,脸上的疲惫之色全无,布满血丝的双眼也开始蹭蹭冒光。
雪风此时倒是沉吟了起来,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想法,他只是想借着这个名头,让陈兵帮自己把那个芯片的数据弄出来罢了。此话一出,他就有些莫名地由于了起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雪风不想陈兵知道这事。
陈兵有些急了,“你倒是说啊!”
雪风却笑了笑,道:“呵呵,你以为想法说有就有啊!我只是看个玩笑,试试你说的话到底算不算,看把你急的。”
“肯定算数!”陈兵忙拍胸脯,道:“你……你真的没别的好想法?”
雪风无奈苦笑,“有了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那好!”陈兵脸上写满了失望,“你去忙吧,我等会再去盯测试小组,现在这是我的头等任务啊。”
“注意休息!身体是本钱!”雪风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
连续两三天,雪风每天晚上都盯着小沙弥分析出来的那些规律看,可惜一直毫无头绪。一怒之下,雪风把战神的游戏程序全部进行反编译,然后交给小沙弥去分析,看看游戏程序和之前那些数据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谁知道这次小沙弥只用了一个晚上就得出了结果。雪风一看,发现小沙弥这次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进行详细运算,而是在游戏程序中寻找和那121条规律有关的信息。
“狗日的!”雪风骂了一句,显得很兴奋,“还学会利用以前的运算结果了!”,雪风对小沙弥现在的运算模式很满意。
看着小沙弥的运算结果,雪风就开始捏下巴,一脸愕然,“不是吧?怎么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片刻之后,雪风就跳了起来,“这不是外挂吗?”
没错,对于外挂,雪风是再也熟悉不过了,所以他一下就看出了小沙弥这个结果中的蹊跷。在小沙弥之前的那121条规律中,小沙弥发现了很多固定的数据,雪风一直无法把那些毫无联系的数据联系到一起,可是现在他明白了,因为小沙弥发现,在BX的游戏程序中,只要收到这些固定的数据,然后就是执行游戏人物的操作:前进、跳跃、格挡,等等。
“原来是这样!”雪风兴奋地在桌子上连拍了好几下,他终于明白了这个游戏是如何实现脑维操作的,脑维发束除了可以识别出一个人的脑维频率,它肯定还可以识别出别人的思维指令。当它识别到人做出了跑步的思维,它就向游戏程序发出固定的数据,游戏程序收到后,用户的人物就开始跑动了起来。
“肯定是这样!”雪风的身体激动得有些发抖,因为他真的冒出一个新想法。
雪风像触了电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再次跑过去在自己的工具箱倒腾了起来,不大工夫,宿舍的那张桌子上便被摆满了各式零碎工具.他把陈砚的那个脑维发束拿来放在桌子上,嘴里喃喃道:”燕子,对不起了,等从这里出去,我马上就给你弄个新的发束,那时候,你就会发现,所以的游戏都不一样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稍稍冷静了下来,雪风开始了拆卸,和之前不同,他这次拆得十分小心,生怕弄坏了脑维发束上的任何一个零件,没拆一个零件,他都要集注这个零件的准确位置,以便再次把它安装回去.
“脑维盒子!”这就是雪风现在的想法.
就像BX的脑维发束一样,用户只要戴上它,它就会把用户的思维指令转换成电脑可以识别的操作指令,用户想向左走就向左,想跑步就跑步,至于中间是怎么完成转换的,用户则完全不用操心,整个转换过程就好像是一个封闭的盒子,脑维从盒子这边进去,电子指令从盒子那边出来,
但雪风对BX公司的脑维操作模式很不满意,在他看来,这个东西带给人们的应该是更方便,更惬意的操作体验,而不是烦琐的冥想.比如游戏中的跑步,用户只要发送”向前”的指令就可以了,而不是去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冥想跑步的姿态动作.
虎有更重要的一点,它的识别率实在是太低了!雪风现在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个脑维盒子更加完善,这么一个了不起的东西,不应该只用在游戏里,它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雪风要设计一个通用的脑维盒子,只要电脑用户配备了这个盒子,他就可以使用脑维发束来操作电脑上所以的程序,包括操作系统在内!
或许,科幻小谁中的脑伪时代,就是这么创造出来的.
“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学风不得不停下手里的活,再次深呼吸来舒缓自己激动的情绪,这并不是他的妄想,他有信心做好这个盒子,因为,他有小沙弥.
下把一大堆烦琐复杂的脑维信号,转换成他们所对应的集体动作,这并不是意见轻松的事情,BX公司的脑维操作模式就是证明,到目前为止,他们也只能识别出一些非常简单的动作,而且还是那样发繁琐的冥想识别模式.
这并不是谁他们没有尽力,BX公司花那么大力气推行脑维游戏,足以说明他们是尽了力的,可惜的是,他们缺少一件趁手的工具,而这个工具此时就握在雪风的手里,那就是小沙弥.小沙弥现在的那个理性判断核心,简直就是为了完成这件工作而量身定做的,它会是很轻松地把发束采集来的脑维和人的具体行为联系起来.
雪风很庆幸,庆幸自己已经完成了小沙弥的大脑改造,否则自己即便是有制造脑维盒子的想法,也会和BX公司,或者是和那个叫韦德脑波研究是机构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
淡然,雪风更庆幸自己前几天只是拆了一台脑维发束,要是都拆坏了,自己此时就只能抱着这个想法空叹了,衔恨兵是不会再给自己一台脑维发束的,这两台发束自己当时要求了很久,也只是在自己帮他们解决了流程序标准危机后才弄到手的.
“奶奶的!佛主保佑!佛主保佑!”雪风有些紧张,手里拿着电烙铁却始终不敢点下去,因为他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正确.
根据他的判断,他认为这个芯片上除了帐号密码外,还存储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跑步,格档之类的脑维信号,以及这些信号所对应的电子指令.当人戴上脑维发束后,发束便开始采集人的脑维信号,但检测到一些脑维信号是芯片上所存在的,发束便向游戏程序发出这个脑维信号所对应的电子指令,游戏中的任务便有了具体的操作.
雪风现在要把这脑维发束上的电路板重新进行焊接,改变脑维发束的运行程序,不能让这个芯片再工作了,只要采集到一个脑伪信号,他就要让发束向电脑发送一个指令,然后在机器上设计一个程序,负责接受和分析这个指令,这个模式很类似当初小沙弥的语言识别系统.
因为不能让陈兵帮自己读出这芯片上的内容,雪风也就无法证实自己这个判断正确与否,他只能赌一把,能不能赢,就要看佛猪保佑了.
“奶奶个腿!”雪风大声咒骂一下,胆气为之一壮,深呼吸之后,电烙铁稳稳地点在了电路板上,把之前两条并不搭界的电路连在了一起.
就算判断失误,雪风此时也没了后悔的余地,当下小心翼翼地把这块芯片也拆了下来,然后再把所以的零件装回了原位,把脑维发束重新组装了起来.
“写驱动!写程序!”雪风把工具一股脑儿往工具箱一塞,然后奔到电脑跟前,改造完成,下来才是重头戏,他要给这个脑维发束重新写个驱动程序,让他按照自己的要求工作,然后还有脑维收集和分析的程序,对了,还有一个测试程序.
陈兵这几天都在盯着那边的测试工作,对雪风也就稍微放松了一些,雪风的心思全在脑维盒子上,于是趁机开溜,每天都话大把的时间躲在屋子里设计和脑维盒子有关的各种程序上.
“走手!左手!”雪风此时戴着脑维发束,眼睛直直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屏幕上是一个全3D的人物,设计得非常逼真,一分钟前,他终于设计郝连所有的程序,现在他想用脑维让这个人物动一下左手,可是屏幕却纹丝不动,雪风一急之下嘴里就喊了起来.
“砰~!”地一声,雪风的门就被人猛的推开了,雪风来不及看屏幕,直接在键盘上按了一个键,然后就站了起来,回头去看,却是陈并一脸激动地冲了进来.”雪风,雪风!”陈兵二话不说,过来就把雪风一把抱住,嘴里还在狂喊:”你真是个疯子,疯子,天才一样的疯子!”
雪风闻言,心一下就被提到了嗓子眼,难道是说脑维盒子的事?
“你看看!”陈兵很快松开了雪风,把手里的一份报告拍在了雪风的胸脯谁,”你的想法完全实现了!”
雪风这才喘了有一口气,只要不是脑维的事情就好,他差点就被陈兵吓死了,当下狐疑着拿起报告,他不知道什么东西能把陈兵激动成这样.
“十倍啊!十倍!”陈兵兴奋地在屋子镀了起来,”你的那个什么自我生计的判断核心,现在做一个复杂的判断,也只需要50毫秒,运算速度整整缩短了十倍,真他娘的神了!”
雪风在报告上扫了一眼,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消息呢!呵呵,放心,它的速度以后还会更快的!”
“这难道不是大消息吗!”陈兵瞪了一眼雪风,随即道:”如果你觉得这个消息不大,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你自己看肯它到底算不算大消息.”
“什么?”雪风瞥着陈兵.
“美国和欧洲都妥协了!”陈兵顿了顿,道:”下个星期,也就是三天后,他们会和我们在黄金甲公司签署一份协议,由三方面共同推行一个流程序标准!”
“呵呵!”雪风笑了起来,”这确实是条大消息.”
“我真是服了你.”陈兵的语气很诚恳,”毫无希望的事情,甚至说和我们一点关系的事情,竟然也让你半得如此漂亮!”
“我只是出了个主意罢了!”雪风轻轻摇头,”具体的事情都是你们操作的,如果让我自己来操作,肯定又和当初的思想软件一样,掺淡收场.”
陈兵的脸色就变了变,没有说话.
“这下可好了!”雪风小着坐到了电脑前,”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是一些技术还是很先进的,可我们始终都无法引导世界软件的潮流.这是因为标准是别人制定的,这个圈子很封闭,他不容外人掺和进来,现在我们参与了进来,也就有发言权,以后这个圈子不会再那么一成不变了!”
“是啊!是啊!”陈兵又开始兴奋了起来,”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的一些好东西也会成为趋势和潮流的.”
“会的!-雪风笑了笑,转身开始摆弄电脑,刚才虎是3D人物的屏幕,此时却换成了一个正在编辑的文件.
陈兵走过来看了看,道”别整天呆在屋子里写程序,有空的时候多出去透透气.要不过几天我陪你去爬山,你现在就和国宝熊猫一样,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哈哈.”
“没事!习惯了!”雪风笑着摇头,继续编辑着文件.
“咦?”陈兵突然从雪风的电脑捉上拿起一件东西,看了看,奇道:”这项链那里来的?好别致啊!”
雪风去看,那里是什么项链,是那两个脑维发束的芯片,因为没什么用了,就被自己穿了孔,用一根链子串了起来,没想到会被陈兵看在眼里.

“看起来你心情很不错!”陈兵看着身旁的雪风。
“那我应该怎么样?心情很糟糕,然后愁眉苦脸?”雪风笑着摇头。
“呵呵,不,你能这样,我很高兴。”陈兵弹了弹军帽上的灰尘,扣在头上,正了正形色,道:“说实话,当初从西京出来时,你的情绪很不好,我真怕你到这里后会闹情绪,没想到你一踏入基地,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我得谢谢你,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相信我们的军事系统很快就会有所突破。”
“既来之,则安之嘛!”雪风一脸的蛮不在乎,“我总得干点什么事情吧。好了,我的宿舍到了,你不用送了,明天见!”雪风说完也把自己的军帽往脑袋上一扣,“啪”一个敬礼。
“明天见!”陈兵也还了一个军礼,转身继续前行。
雪风看着陈兵消失了身影,嘴角微微上翘,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抬头看了看天,随即上楼进了自己的宿舍。
雪风是这个基地里最为特殊的一个人,从他来到基地的那刻起,就让所有人觉到很奇怪。他也穿着军装,甚至还挂着少校的军衔,每天都和基地里的其他人一样,为了军事系统而忙碌着,可是他却是基地里惟一一个不受军规约束的人,他证件上的名字是“陈风”,他身上的通行证却可以出入基地的所有角落,但翻遍基地所有的花名册,都找不到他的名字,纪律纠察大队每天的巡查,也不会光顾到他的地盘。
雪风的宿舍是陈兵专门安排的,就在基地之中,房子里面的配备很齐全,凡是能想到的,陈兵都叫人统统弄了进来。雪风进屋后把帽子一摘,衣服挂好,稍稍休息了一会,就坐到了电脑前,电脑是他自己的,本来整个基地的电脑都是受控制的,没有允许,是不能接入互联网的,不过雪风的电脑是独立的,不在军网之内,所以基地破例让雪风的电脑可以24小时接通互联网,不过也只能单向通信而已,也就是说,雪风可以在网上浏览任何信息、下载东西,可是却不能向互联网提交任何数据,包括进入自己的信箱,也是不能的。
此刻的雪风,身上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甚至连一个真正的身份都没有了,不过雪风也很满足,至少每天坐在电脑前,都可以知道外面每天在发生什么事情,小沙弥每天都会把最新最热的消息帮他收集起来。
雪风点开小沙弥的消息库,逐条开始阅读,被小沙弥排在头条的大新闻,是关于沪市地产的,持续了两个月的“退房风波”已经慢慢平息了下来,许多地产大鳄抵住不受,破产的破产,倒闭的倒闭,这次风波最大的收益者,就是凰天集团,她一边出售自己廉价房,一边慢慢吃掉其他急于套现地产商的地皮和楼盘,而大秦在处理掉自己在沪市的所有事务中,从沪市抽身而出,此时沪市的地产界,已经是凰天一家独大了。
“啧~”雪风撇了撇嘴,今天这个局面在半年多前就被欧阳菲预料到了,此时回头再看,这分明就是李秀凤早已策划好的计策,非但击退了大秦的扩张,还利用大秦的资金,帮自己在沪市打下了一个统一的江山,一举两得,此计不可谓不毒。
凰天凭借这次的事件,重新坐上了民企的头把交椅,就连欧阳菲的自助健身馆,以及金戈铁马的手机杀毒软件,也在凰天强大资金的支持下,迅速地铺张开来。
接下来的一条新闻是关于欧洲流程序研究机构的,雪风顿时就有些激动,这才是他最关心的消息,他一直都觉得亏欠了克林很多,几个月首次有了关于克林的消息,自然让雪风有些喜出望外。
欧洲方面已经宣布,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流程序技术,他们将在接下来的时间致力于这项技术的推广,研究机构日前已经和欧盟的几个国家签署了合作协议,研究机构将分别为他们制定独一无二的流程序标准,这些标准将被用于军事和机密通讯领域。而被用于互联网的通用标准,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届时,任何一款在这个标准平台上设计出来的软件,都会流动起来,一个更安全、迅捷的数据通讯时代即将来到。
雪风慢慢将身体靠在椅背上,心里思绪起伏,凭着克林的技术,还有她以前曾制造出魅影的经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流程序技术或许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雪风没想到克林会有如此大的能量,当时离开中国之后,她能在几日之内就说服WORLD公司投资数十亿启动流程序计划,而现在,她又能让几个国家相信自己的流程序,并达成合作协议,这就让雪风有些惊讶了。
如果她有如此大的影响,当初根本不用进入思想软件的,如果自己早知道这些,自己也就根本不会去怀疑她了,因为她根本用不着泄密给任何人。雪风抓了抓头发,他有些看不明白克林这个人了。
“咳~”雪风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抽了一下,道:“难道你又想再怀疑她一次吗?”
雪风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着,他迫使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自己何时能回到外面还不一定呢,想那么多有干什么用,如果不是自己的多疑,或许现在自己也不用呆在这里忏悔了。
来回走了几圈,心绪才算是平静了下来,雪风重新回到电脑前坐了下来,他开始在小沙弥的消息库翻了起来,他想知道美国方面对此有何反应。美国自从宣布和微软合作开发流程序后便沉寂了下来,三月来没有任何消息,那传说中的黑翼首领也并没有现身,不过,史丹劳却是真的被释放了,他现在负责开发流程序。
令雪风失望的是,面对欧洲方面这次的重大举措,美国方面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不会啊!”雪风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管美国方面的流程序有没有设计出来,他们都应该出来吱一声才对,让对手如此占尽先机,这不是美国和微软的作风,雪风怎么想都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没有找到美国方面的消息,不过雪风却意外发现了一则关于游戏的消息,这确实很意外,因为小沙弥三个月来从未给自己搜集过游戏方面的资料,雪风想不出会是什么样的大消息,能让小沙弥重新开始搜集游戏新闻。
点开一看,雪风也有些愣了,这则消息说,近来,很多人反映,自己在BX公司的游戏《战神》中的虚拟货币和装备竟然莫名其妙丢失,接到用户反映后,BX公司随即展开了调查,调查的结果让BX公司的人也大吃了一惊,这些用户的装备并不是莫名的丢失,而是被人转移到别的帐号上去了,BX公司的工作人员随即在一个游戏装备交易网站找到了这些用户丢失的东西,这些装备此时正在被出售中。结论只有一个,这些用户的帐号被盗了。
雪风惊诧之余也感到一丝可笑,记得当时BX公司宣传自己的游戏时,说脑维游戏再也不会出现盗号事件,这话说出去才多长时间啊,就被人狠狠扇了耳光,想必BX的BOSS此时一定是肺都气炸了。
不过话说回来,雪风也觉得这事有点匪夷所思,自己代练事业的崩溃,就是因为采用了脑维设备后,《战神》不再使用帐号和密码登录游戏,帐号绑定在设备上,而且必须帐号的主人亲自戴上设备,游戏开能开启,而现在却发现了盗号事件,难道这些人竟然这么厉害,除了帐号,他连别人的脑袋也能偷走吗?
“那不可能,不可能!”雪风捏着下巴思索着,也许问题是出在BX公司的这个脑维设备上,它既然能识别出不同个体的玩家,那必定是有一个固定的规则,而现在,这个规则被别人破解出来了,利用这个规则,盗号甚至比以前窃取帐号密码还要简单一些。但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规则,雪风却想不出来,这毕竟只是他的一个猜测,对于BX公司的脑维设备,他一直都没有做过深入的研究。
雪风此时倒想研究一下BX公司的脑维设备,随即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关键字,他想知道这个设备是谁制造的,没想到什么也没搜到,他这才想起自己的电脑只能提交网址和一些下载请求。小沙弥之前收集的新闻,是小沙弥通过海量的阅读,综合分析后集合起来的。
“呵~”雪风有些无奈,笑了笑,然后在小沙弥上做好设置,今后凡是和BX公司脑维设备有关的消息,都让小沙弥替自己搜集下来。
再往下看,就没有什么能引起雪风兴趣的新闻了,雪风也就收了心,晃了晃脖子,捏捏手指,喊了一声:“小沙弥,开工!”
只见电脑界面一转,就来到了一个编辑平台,屏幕上全是代码。
“呵呵,再有几天就能做完了。小沙弥,老子到时候要给你做个大手术,给你换一个超过美国总统智商的大脑,那时候,或许你也能当个总统。”雪风一边笑着YY,一边手指就开始在键盘上敲击了。
这三个月来,雪风白天拼命学习军事知识,帮助陈兵设计军事系统,晚上回到自己的宿舍,他就开始琢磨自己那个反证法的判断体系,一直到最近,他才有了突破,找了实现的办法,只需再有几天,他就可以搞定这套判断体系,然后装备给小沙弥。
思想软件是雪风的心血,垮得那么的莫名其妙,雪风的心里毕竟是有些不甘心的,以前,他做的是“思想软件”这个品牌,而现在,他要做的,却是全世界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有思想的软件”。
“你看起来好像很疲惫!”陈兵看着雪风,“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雪风摇了摇头,“没事,我们开工吧!”,说完就往那边的机器走去。
“我是说认真的。”陈兵一把拉住雪风,“我问过晚上巡岗的哨兵了,你已经连续十多天都是忙到天快亮才睡觉,你这样下去可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雪风盯着陈兵的眼睛看了半天,淡淡问了一声,“你真正关心的,恐怕是想知道我每天都忙这么晚,到底在忙些什么吧?”
陈兵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道:“我这……”
雪风却突然笑了起来,从自己的随身文件夹里“唰”一下拉出厚厚的一沓文件,一把拍在陈兵的胸前,笑道:“看你紧张的那样,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这是我关于军事系统的一些设想,我已经琢磨了好长时间了,你看看吧。”
陈兵如释重负,看那文件厚度,没有个十天半月,还真的搞不出来,遂接过来随便一翻,随即合住,道:“我会尽快看完的,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些新奇的想法。”
雪风也不搭话,转身坐到了一台电脑前,准备开工,他今天要试验一个信息协作的模块。
陈兵并没有走开,反而凑到了雪风的电脑跟前,“有件事情你可能已经知道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雪风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陈兵。
“欧洲流程序研究机构昨天发表声明,他们已经掌握了非常成熟的流程序技术,你知道的,他们的总负责人克林曾经在你的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所以我想知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陈兵看着雪风。
“我想这是真的。”雪风在键盘上拍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不想听到这个结果,不过既然你问我,我不想撒谎,克林她完全有实力掌握流程序技术。”
陈兵的眼里果然流露出一丝失望,“你是不是现在还恨我?如果当初没有我的失误,你大概就不会误会克林,说实话,我现在很后悔。”
雪风笑了笑,“那是你多想了!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我都非常希望他们能尽快把这个流程序标准弄出来,然后推广开来,这就是我唯一的想法。”
“为什么?”陈兵有些不理解。
“那样我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雪风有些黯然,回头开始在键盘上敲起了代码,“他们千方百计地找我,是因为我懂流程序,而如果他们不再需要我,我就自由了。”
陈兵拍了拍雪风的肩膀,“会的,你很快就能自由了。”
“对了!”雪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
“你说!”陈兵忙道。
“我在西京的家里,有两个玩游戏用的发束,就挂在代练室里,麻烦你找人帮我捎过来。”
陈兵有些愣,问道:“你要这个干什么?我们现在可没有时间玩游戏的。”
“这是我和陈砚的发束。”雪风叹了口气,“陈砚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我……”
“我明白了!”陈兵也是微微一叹气,沉声道:“好,我会尽快找人帮你拿过来的。”
“谢谢你!”雪风很真诚地对陈兵说到。
“如果燕子一有消息,我会第一个告诉你,放心吧,我也不希望看到你们现在这样。”陈兵安慰着雪风。
雪风一笑,脸上露出凄苦的神色,“好了,我要工作了。”
等晚上雪风再次回到寝室的时候,小沙弥已经帮他收集到了一些关于脑维发束的信息,资料不多,雪风很快就浏览了一遍,虽然有用的信息不多,但雪风还是了解到了一丝情况。这个脑维发束并不是BX公司自己生产的,而是他从日本一家器材制造商那里订购的,有趣的是,日本虽然负责生产这种脑维发束,但是这发束却不是他们设计的。
两年多前,美国的一家私人脑波研究机构因为开发周期过长陷入了债务纠纷,遂将自己刚刚研制成功的脑维发束生产专利,转让给了日本的一家器材制造商,随后,这家器材商找上了BX公司,双方一拍即合,弄出来了一个“网游新时代”的计划,这才有了《战神》突然间的神秘面市。
“没错!事情应该就是这样的。”雪风的手指再次习惯性地敲击着桌子,他在心里给自己安慰,因为上面的那些资料并不是小沙弥帮他收集到的,而是他在分析了所有的资料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得出的结果。BX公司不会告诉别人脑维发束哪里,这是他的商业机密和优势所在,而日本的制造商也愿意让人知道他只拥有脑维发束的生产权。
“就是你了!”雪风在屏幕上的资料处划了一个圈,圈里是个名字――“韦德脑波研究机构”。雪风就挠了挠头,怎样才能联系到这个机构,或者是弄到他们当初设计脑维发束时的理念,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解开战神盗号的秘密。
良久之后,雪风就叹了口气,自己现在和与世隔绝差不多,怎么可能联系到那个机构呢,就拍了拍脑袋,痛苦道:“还是赶紧把小沙弥的大脑造好吧。”。雪风给小沙弥的大脑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爱迪生”,因为在他很小的时候,老师就曾教育他,“爱迪生之所以成为伟大的人物,是因为他喜欢问为什么”。而现在,雪风就是希望小沙弥能够多多质疑,增加他判断中的偶然事件,以期望达到叶名扬所说的“三”。
“也不知道这个老头现在怎么样了!”雪风此时想起叶名扬拿着八卦满街找人搭讪的样子,也不觉得那么可恨了,叶名扬是个智者,自己上次和克林找他时,他就曾告诉自己要珍惜眼前的人,那分明指的就是克林,可自己总是事后才能明白别人的话。
“唉~,小沙弥,开工!”雪风收起乱七八糟的思绪,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
这一忙又是忙到了天快亮,雪风在床上躺了没有多久,陈兵就跑来敲门了,“雪风,起床,有事找你说。”
雪风极不情愿地爬了起来,揉着发痛的脑袋去开了门,“今天你好像叫得有些早了。”,雪风说这话的时候,脑子还迷迷糊糊着,眼睛也懒得睁开。
“美国方面刚才突然放出了流程序标准,就在几个小时前。”陈兵说到。
雪风的眼睛一下就睁开了,这个消息太意外了,他之前还在怀疑美国为什么毫无动静,没想到美国竟然会抢在克林的前面出手了,这怎么可能呢?他们的技术实力真的那么强吗?
陈兵看出了雪风的怀疑,接着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微软也同时发表了公告,表示今后微软的软件将逐步移植到这个流程序平台上。美国的军方也表示会考虑把自己的军事系统和流程序结合。凭着美国和微软的实力,他们要推行一个标准简直是易如反掌,我看欧洲方面有点玄了。”
“那你这么急于告诉我,是不是想说,大局已定,我可以自由了?”雪风看着陈兵。
陈兵有些尴尬,道:“不是,我只是想听听你对这事的看法。”
雪风就有些失望,转身进了屋子,拿出脸盆毛巾,准备洗漱。
陈兵急了,“雪风,我在问你呢。”
雪风回头看着陈兵,有些烦躁:“昨天你来问我的看法,是因为我了解克林。可现在我对美国方面一无所知,你问我,让我问谁去?”
“我知道你有情绪,但是这事很重要,我需要一个准确的判断。”陈兵努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你明白吗?”
雪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可能是没睡好,我刚才的情绪有些失控。”雪风顿了顿,道:“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其实我和你一样,也不希望看到美国独大的局面,但是流程序的标准只能有一个,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不管美国是否真的弄出了流程序标准,我们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做好自己手头的事。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法。”
陈兵吸了口气,缓声道:“谢谢,我明白了。你去洗漱吧,再过十分钟,就是吃早饭的时间,我正好和你讨论一下你昨天的意见。”
雪风就端着自己的脸盆出去了,等他再回到屋里的时候,就见陈兵拿着手机正在通话。
“我知道了,继续关注,有新的变动立刻通知我。”陈兵“啪”一下合上手机,转头对雪风道:“欧洲方面出手了!”
“嗯?”雪风只是稍微一迟钝,就反应了过来,克林他们竟然也推出了自己的流程序平台,“看来你得行动了!”雪风看着陈兵,静静说道:“一场灾难又将来临了。”
陈兵二话不说,出门大步而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