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之诡洞_恐怖惊悚_好工学网,你要不要脸

夏天及到,各种各样的水果摊出现在大街小巷。
一天,我去卖樱桃的水果摊上买点樱桃,那水果摊的老板是个黑老粗,一身的紧致肌肉,国字脸,脸上还横着一道歪歪扭扭的疤。
说实话,看着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我特别怕他,但又感觉有点眼熟。但耐不住这摊子的樱桃就他家的长得好看又圆润,食欲让我忍不住走向他的摊位。
“老板,这樱桃怎么卖?”我拿起一颗鲜艳欲滴的樱桃放在阳光下摆动,红的动人心魄,红的玲珑剔透,真的好想把它作为收藏品。
“嘿嘿,三十六块一斤,美女可以尝一口,我这的樱桃全都是用家传秘方培养出来的,新鲜好看,口感也特别好。”老板一脸和善的夸着自家的水果。
看他说到这,我也就不客气地抓起了一把尝起来,味道真真是好极了!
我豪气的小手一挥,伸出五个手指,“给我来五斤。”
“好勒!”老板乐呵乐呵地麻利的装着樱桃。
这期间,我仔细的看了看他的面相,感觉他并不是做这种小买卖生意的人,便开口问道:“叔以前是不是以杀猪为生?”
老板愣了愣,没有想到我会来此一问,便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杀猪的越来越多了,没什么生意了。”
“哦~”我提着称好的樱桃便走了。 “等会儿,美女。”
我停顿脚步,回头一问,“什么事?”
老板快步走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要脸吗?”
我本来看他向我走来时,就起了防备心,如今听到这话,猛的后退一步,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随即一想,便觉得他是不是在骂我?
“神经病!”我暗骂一句,快速地往家里走去,期间,我不断回头看,就怕他跟了上来。
回了家,我便迫不及待地将樱桃洗干净尝了起来。
“嗯,真好吃,入口香甜。”因为太过好吃,我不断地往嘴里塞着樱桃,边看电视边吃。转眼间,就将五斤樱桃吃了个干净。
吃的很饱,感觉有些困,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感觉房间里有无数个幼青年在我身边围绕着,死气沉沉。一个个的全身血红,并且还用直勾勾的眼神窥看我。不一会儿,那无数个幼青年齐刷刷地伸出双手掐我脖子,坐我身上,手臂,大腿,只要是有肉的地方都被他们死死的掐住了。手机读鬼故事:m.guidaye.com
而我,只能看着,却动弹不得。痛的我眼泪直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啊呵~啊呵~啊呵~~~”当我好不容易喘着粗气醒来时,我全身都是冷汗,而身体散了架一样,哪都不得劲。
“原来,这是个噩梦啊。”我抹了抹汗,起身去喝水。
“啊!”我迅速地揪着衣服跳回沙发,一脸惊恐。
地上满满地脚印,血红色的脚印!难道那不止是个噩梦吗?
精神恍惚间,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高照,而我多了一对黑青色的眼袋,身上仿佛被人踩踏过一般,就像被抽干了体力,一点精神都没有。
当我走到太阳底下时,全身灼痛无比。我模糊地看见前方无数个人影在我耳边问:“你要脸吗?你要脸吗?你要脸吗?”
我被他们每个人挤来挤去,撞得头晕眼花,甚至被踩到脚底下。
那种感觉无以形容。
当我整个人清醒过来时,天色已晚,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又走到那个樱桃小摊的面前了。
“老板,给我来五斤樱桃。”我诧异自己怎么会又说这句话。
手不由自主地去抓樱桃往嘴里塞。我猜想应该会发生一段对话,我的记忆中似乎有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一边数,一边吃。当我吃到第十八颗樱桃的时候,老板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压低声音问道:“你要脸吗?” “嘿嘿~”
“啊~”老板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樱桃也都不要了。
无缘无故地地陷了,他掉了下去。本文出自鬼,大,爷,鬼故事,转载请保留!
我突然感觉一阵欣喜,“奇怪!不过这樱桃全都是我的。”我不停地吃着,不停地吃着,突然,头痛欲裂,脑海中出线了一些记忆片段。
一个男人,卖着一担樱桃……还有许多人……刀……胃……肾……血的河流侵蚀了肥沃的土壤……
没能记起更多,这些记忆,像是被别人故意剪短的一样。 我想我该去医院了。
“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身体有什么不适?”
“苏梨,20岁,我近感觉我好像失忆了?很多东西想不起来了。”
凡丘停下手中的笔,戴上眼镜,起身站在我身后,按着我头上的穴位,问我疼不疼。
我摇摇头,“我也并没有过摔伤。”
凡丘皱了皱眉,说道:“等会儿你跟我去CT检查室照一下片,先去交费。”
我点头。
检查结果出来时,凡丘的脸色有些差,他很匆忙地跟我说什么事都没有,可能是我压力太大了。他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而我却在背后跟他说了一句话,“你要脸吗?”
他脚步一顿,惊恐地回头看我,便大喊大叫地跑了,随后跳楼自杀了。
我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走出这个医院时,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又有些记忆苏醒了。而这次却是关于这个医院的。
医院标本室……无数玻璃瓶里,福尔马林水中浸泡着标本……冷藏室里还有一张张鲜活的脸皮……
凡丘的自杀,医院的人慌乱了,可他们却视我为无物。
我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我终于知道自己的记忆了,活该那人死亡。
我是一只鬼,那个樱桃老板是杀活人贩卖器官的恶人,而我是无数冤魂中的一个。我被掏空了重要器官,连我自豪的容颜也被他割掉了。
他把这些器官贩卖给了医院的凡丘,进行暗地交易,谋取利益,不过好在那些器官也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死后的我失去了杀害前的记忆。可我每天会徘徊在他的摊前,买了那些樱桃吃了后,才知道无数的冤魂都在樱桃里,是他们唤醒了我的记忆。
难怪我会被太阳灼痛,难怪我会感觉自己没有精神,难怪我能随便的被人践踏,而身上没有一丝伤痕。
难怪地摊老板看到我没有脸后会惊慌逃跑,而那个地陷便是我弄的。
难怪凡丘会跳楼自杀,他在给我照CT的时候,CT却什么也照不出来。他想跑,可我会附身啊!
那些樱桃为什么长的那么水灵,那是人血浇灌的啊。其实根本就没有人问我要不要脸,那只是我记忆中苏醒的前兆。
我纵火烧了樱桃林,而我和他们该走黄泉路了……

一、奇怪的司机
时斌被一名警察摇醒时,发现自己坐在一家商店门口,地上有一摊呕吐物,他向口袋里一掏,吓了一大跳,手机和钱包不见了!随后才发现跑到左边口袋里去了,时斌有些疑惑。
“喝多了吧,我给你叫辆车吧。” “麻烦你了。”
警察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时斌昏胀的头脑稍稍清醒了一些。
司机是个微胖的中年大叔,给人感觉很邋遢。上车之后司机便一直盯着他看,借着未消的酒意,时斌没好气地说:“干嘛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字?”
司机笑了笑,和他聊了起来。车从一条马路经过,两旁是一大片黑漆漆的荒地。
“我跟你说一件怪事,是我朋友遇上的。”司机说他的一个朋友,也是开出租车的,有一天晚上,他载了一个客人,路上那人突然浑身抽搐,他赶紧把车停下来,就停在现在这个地方,发现人已经不行了。
他很害怕,车又不是他自己的,客人死在车上,搞不好他要吃官司、丢饭碗。左思右想,于是他就把人拖到这片荒地上,可巧他发现了一个很深的洞,大概是准备修下水井的,就把人丢里面了。
他以为万事大吉,可没想到,几天之后他又载了一名客人,竟然和那人长得一模一样,连说话的语气动作都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拐弯抹角地试探了半天,那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只是客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时斌笑了笑:“师傅,你在跟我讲鬼故事吧?” “不,是真事儿。”
“那大概是巧合吧,人死不能复生。”
“你说得对,人死不能复生。”司机喃喃着,好像话里有话似的。$鬼~大@爷#
到家之后,司机递给时斌一张名片,上面有他的名字,王志国,他说下次打车可以打上面的电话。
时斌来到公寓前,伸手摸钥匙,钥匙却跑到裤子左边去了,他心想真是活见鬼了。
二、混乱人生
隔日一早,时斌去上班,打卡的时候却提示指纹无法读取,他挨个试,结果左手食指的指纹顺利通过,真是怪事。
刚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经理过来说:“时斌,你给那个冯老板打个电话,约个时间谈一下订购的事情。”
“经理,昨晚你们没谈妥吗?” “什么昨晚,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时斌暗暗诧异,昨晚那顿酒不是和冯老板喝的吗?
他渐渐意识到周围有一些微妙的不同,大嗓门的王姐居然变得很文静,每天九点准点来清洁的阿姨换了人,同事小王打球摔断的腿本来是左腿,可小王打着石膏的却是右腿。
真是奇怪。
下班后,时斌给小惠打了个电话,想约她出来看电影,小惠是他的女朋友,交往已经有三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关系。
电话拨通之后,小惠的语气显得很意外:“时斌?你找我干什么?我们都分手一年了,你还要纠缠不放吗?”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时斌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为什么连小惠都变得不对劲儿了。读精彩鬼故事,就到鬼大爷鬼故事网!
不仅如此,不一会儿,时斌还接到医生的电话,让他去医院复查,说他脑子里的瘤子需要马上治疗。
大骇之下,时斌立刻跑去医院检查,可CT显示,他的脑子里没有任何瘤子。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时斌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试图捋顺这一连串怪事,突然,他想起了那个司机,还有他说的那件奇怪的事。难道,那个猝死的客人是时斌自己?
时斌拨通那个电话,约了司机在一个小饭馆见面。
酒菜端上来之后,时斌开门见山地问:“我问你一件事,你那晚讲的怪事……是关于我的吗?”
司机愣了一下,良久,默默点头。
“你是说,那天晚上我猝死在你车上,然后你把我的尸体扔进了一个洞里?”
司机犹豫地说:“是,后来要不是警察替你拦的车,我根本不敢载你,我以为你是鬼,来报复我的。”
难怪他当天晚上的眼神很奇怪。
“可是,你看我是个大活人,而且我很健康,没道理会猝死。”沉吟片刻,时斌说,“你能带我去看下那个洞吗?”
司机起初不愿意,时斌答应给他误工费,司机才答应。
两人驱车来到那片荒地,这里荒废太久,长满齐膝的杂草。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个警示牌,司机伸手拦了他一下:“小心,就是这儿。”
时斌打亮手机,朝黑漆漆的洞口照去,这个洞异常深邃,他找来一块石头扔进去,居然听不见回响。
“你就把我扔进这里面了?”
“嗯。”司机嗫嚅道,“当时我也没办法,车上死了人,以后谁还敢坐我的车……”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我知道你有苦衷。”时斌讥讽地说道。
这样盯着看终究看不出个所以然,两人分别之后,那一晚时斌辗转难眠。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