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怎么样道理呢,闲谈郑板桥

汪恺两口子结婚多年一直没要孩子。前些日子,他们收留了一个自己跑上门来的小男孩,也就十来岁样子,后来才发现这孩子智力有问题,连家是哪里的都说不清,问他名字,他嘟囔了半天,才迸出一个疑似“马三”的词来,于是夫妻俩就叫他马三。
汪恺闲时喜欢练书法,尤喜临摹青山道院无尘道长的鬼书。青山道院就在汪镇北边的大青山上,相传五百多年前,道院的开山祖师无尘擅长狂草,出神入化,有如鬼斧神工,人称“鬼书”。
大青山上就有不少无尘道长的鬼书碑刻,汪恺得空便上山去拓印,再拿回来临摹。一次他风雨天上山,不慎摔下山崖,在医院整整躺了一个月。尽管如此,汪恺对鬼书依旧是情有独钟,摹写不辍。不过令汪恺纳闷的是,自打马三来了之后,只要自己临摹鬼书,马三就在一旁看着,那种专注的神情,令人好生奇怪。
那天,汪恺的娘舅来串门,说城里的古玩收藏大家钱坤近收到一幅无尘的真迹,碑刻与之相比,神韵上相去甚远。汪恺一听喜出望外,赶紧央求娘舅带他去见钱坤,还特地备了几瓶好酒。
娘舅在城里开一家字画装裱店,和钱坤相熟,想了想就答应了。
那天钱坤正好在家,天生好酒的他见汪恺出手大方,又看在汪恺娘舅的分上,自然热情应允,带二人进了书房。钱坤打开壁角里的一只书橱,小心翼翼地捧出鬼书,放到书案上。
汪恺轻轻展开一看,原来是苏词《大江东去》四尺中轴。再细看字的风格,气韵生动,落笔有声,果然与碑刻不同。汪恺一边赞叹,一边拿手指在那里比画着。就在这时,钱坤接了一个电话后对二人说:“我有急事,要不你们将字先拿回家去慢慢看,明天一早再送来!”汪恺千恩万谢,拿着字走了。
当天晚上正赶上停电。汪恺只得点一个烛灯,让马三端着,然后展开鬼书,在那里伏案临摹。不知不觉夜深了,马三瞌睡,一不留神将蜡油泼洒在纸上。慌乱间,汪恺拿衣袖想去擦拭油污,却不料将马三手中的烛灯一下子打翻在桌子上,可怜那幅字顿时葬身火海。
汪恺当时就蒙了。
第二天,汪恺硬着头皮进城找娘舅。娘舅听说鬼书给烧了,一时不知所措,见汪恺可怜巴巴的样子,只得说:“你随我去见钱坤!”忙拿了自己的一对玉镯包上。
到了钱家,钱坤听说鬼书被烧,立马急了眼,质问汪恺:“这怎么是好?我那可是花了三百万买的!如果不是看在你娘舅的份上,我才不会让你们把鬼书带回家去。”σ鬼τ大υ爷φ
娘舅赶紧递上镯子,说:“上好的和田籽料,家传的,您先收下,这事我们再做计较!”钱坤看了看镯子,对汪恺说:“我们熟人生处,鬼书烧了不能复原,但那三百万断不能少。我给你半个月时间,不然我们只能法庭上见!”
汪恺垂头丧气地回到家,这才知道,马三失踪了。听说一幅字要赔三百万,汪恺老婆顿时瘫倒在地上,号啕大哭。
那些日子,汪恺夫妻四处奔波,东挪西凑,眼看约定的日子快到了,才凑了不到一百万,夫妻俩几乎一夜白头。
这天半夜,夫妻俩愁得睡不着,外面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是马三回来了。汪恺一把拉住他问道:“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
马三挣脱了汪恺,在那里嘟嘟囔囔地说要写字。汪恺老婆没好气地说:“写什么写,我们都被你害惨了!”马三在那里不知所措。汪恺埋怨老婆道:“他知道什么?”说着,他取来笔墨纸砚,哄马三写字。
见到笔墨纸砚,马三像换了个人似的,只见他站在案前,展纸提笔,凝神片刻,落笔生风。不过眨眼之间,一幅苏词《大江东去》四尺中轴便一挥而就。细看那字,雄浑奔放,如行云流水,比先前被烧的那幅无尘鬼书更胜一筹。
汪恺两口子看得目瞪口呆,待再去找马三,已经不见了踪影。汪恺和老婆商量,明天就带这幅字去见钱坤。
第二天一早,汪恺拿上字进城,直奔娘舅店里。娘舅见过字后惊诧不已,连呼神奇,便赶紧带汪恺去见钱坤。听说汪恺没凑够钱,钱坤眼睛一瞪说:“那怎么行,难不成我们真要上法庭?”
汪恺忐忑不安地拿出马三的那幅字,递给钱坤说:“要不您看看这幅字!”钱坤接过字展开一看,眼睛顿时一亮,又仔细看了半天,后小心翼翼地卷起那幅字说:“也只能这样了,你们请回吧!”鬼dàyé
汪恺见钱坤没再提赔偿的事,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几天后,娘舅突然带钱坤登门,说是还字来了。一问才知道,钱坤那天将鬼书拿回去,小心翼翼地锁在书橱里,没想到书房里半夜起火,钱坤的半生积蓄毁于一炬,偏偏就留下了那只书橱,这幅字完好无损。
汪恺莫名惊诧。钱坤面有愧色地说:“头上三尺有神明啊,这都是我自找的!”他指着那幅字落款处的一枚名章说:“其实这才是无尘大师的鬼书真迹!”
汪恺和娘舅都吃惊地看着他。钱坤尴尬地一笑说:“实不相瞒,我那幅字其实就是一个赝品,但也算是高仿。我曾信誓旦旦地跟人家说,如果有假,任凭拿火烧了它。没想到后竟然被不幸言中!所以,那幅字被烧了也不能怪你,要三百万纯粹是我一时贪念。”
钱坤又问娘舅:“你可知道无尘大师俗世的名讳?”
娘舅点点头说:“知道啊,姓麻单字一个山。”钱坤又指着马三字上的那枚名章问他:“这上面的铭文你可认得?”娘舅辨了半天,认出是大篆“麻山之印”四个字。
钱坤说:“其实品鉴鬼书的要害,就在这枚印章上。相传无尘大师还擅治印,但他一生中从不给人治印,给自己也只治了这枚名章,后来因为不小心,名章‘山’字的右下角边框磕了一个小豁口,半粒米长短。那以后,无尘大师在用印时,都是右手持印,用左手中指肚垫在印章的纸背处,这样才能使盖过的名章边框保持完整!”
钱坤翻过纸来,让他们看用印处的背面,果然有清晰的指纹印迹。钱坤说:“后世仿鬼书的高手,都知道这个秘密,于是在这个方面做足了文章。但他们并不知道,无尘大师的左手中指肚曾经受过刀伤,所以反印下来的指纹中间偏左下方应有明显的缺损。”
按照钱坤的指点,汪恺和娘舅果然看到了那个不完整的指纹。汪恺也突然醒悟过来,问钱坤:“您是说那个马三就是无尘大师?”钱坤说:“我不敢肯定,但无尘大师得道后,屡屡幻化成不同角色,行走于世间江湖,你就没听说过?”
汪恺在那里直点头。钱坤说:“那天我一见这幅字,就知道是真迹无疑,便起了贪心。没想到命中没有的,根本留不住啊!我若再留下它,说不定还要出大事呢!”说罢,又从包里拿出那对玉镯交到汪恺娘舅手里说:“完璧归赵!”
娘舅收起玉镯,又将汪恺拉到一边,问他是否愿将鬼书转给自己,自己愿用城里的一套花园别墅抵换。汪恺想了想,自己虽然钟爱鬼书,但在城里买房是老婆的梦想,就动了心。
第二天一早,汪恺去取鬼书,却发现锦盒空空,到处找遍了,连鬼书的影子也没见着。正在疑惑,邻家小孩跑来告诉他,说刚才见马三夹着一卷纸,从后门出去了,叫他也不应……

闲话郑板桥“粉壁”书法及我的戏笔仿作“雷鸣”之趣事

问题:你去过西安碑林吗?有什么特别不同的书法学习感受?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2019年6月5日

回答:

张传伦

西安碑林拍,经常去。只要对书法兴趣减弱,就去一趟,书兴大增,也不知道去多少次了,这是今年拍的,学书不去西安碑林,收摊吧。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回答:

张传伦写郑板桥“雷鸣”书作

西安碑林始建于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经金、元、明、清、民国历代的维修及增建,规模不断扩大,藏石日益增多,现收藏自汉代至今的碑石、墓志4000余件,数量为全国之最,藏品时代系列完整,时间跨度达2000多年。
图片 11
这里所藏的碑刻包含了书法史上大多数著名书家,书体也是都包含在里面。不少书法大作是以碑刻的形式流传下来的,如《九成宫醴泉铭》、《多宝塔感应碑文》,这些都是书家写在石碑上再由技艺高超的刻石工刻出来的,这么说来,这些碑刻就是“真迹”。在书法家眼里,碑刻也是学习书法的一种重要途径,有句话叫“透过刀锋看笔锋”,碑刻和墨迹结合更能展现一个书家的精神风貌。总之,西安碑林是每个学书者心目中的圣殿。
图片 12

如果说,我们非要找岀一个在历史上知名度最高的书画家不可的话,那一定是清代的郑板桥!倘要找岀两个,排名第二的当非明代的唐伯虎莫属,今日闲文所记主人公是郑板桥,兹请暂且不论唐伯虎。

图片 13

自我拿毛笔的那一天起,即知“扬州八怪”,即知郑板桥。

回答:

图片 14

如果您是一位书法家,如果您是一位书法收藏爱好者,那您肯定知道中国的书法圣地--西安碑林,在那里收藏了数量可观的书法大家、书法名家名品。

郑板桥画像

比如说,颜真卿的《多宝塔碑》、《颜家庙碑》,柳公权的《玄秘塔碑》等等国宝级别的书法作品。笔者建议读者、书法爱好者们,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西安碑林走一走、看一看,您会获得更好学习机会。

纵观吾华历史、书画史,敢称奇怪之人,必是高士,必具风发卓荦的才情和技艺,板桥正是“扬州八怪”中之魁首,而非金农。金农书画何来丝毫奇韵怪致,更兼他那一笔有名的“漆书”,又何其板结呆滞,好似板刷刷岀的美术字,不古不雅不奇不怪,“笨伯”一个。

《颜勤礼碑》是颜真卿书法最为成熟时期的上等佳品之一。

“郑板桥的才情也在金冬心之上”,范曾先生不止一次这样说。

《颜家庙碑》是颜真卿七十二岁时之书法作品。

范先生分外激赏郑板桥,那是落实在行动上的。三十年前,范曾应山东潍坊市之邀,为该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创作了由两张丈二匹对接的大画《郑板桥》,当其时,三百年后的郑板桥的继任者潍坊市长到场观摹,板桥做过潍县县令。

《多宝塔碑》是颜真卿四十四时的书法作品。

范公一身素白的衣裳,沙发端坐,手持烟斗,凝视壁上素楮,只见他猛吸了一口烟,振袂而起,巨笔如椽高捉管,几番挥洒,烟霞满纸。

在这个区域,只有书法爱好者方能体会到这其中的书香韵味,不懂书香只懂花香的人走马看花就逛完了,又觉得没有太大的意思,然而懂行的人们,您能够在一块碑前驻足很久也不愿离去,即使非走不可时,从心理觉得非常的依依不舍。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书法的魅力和精神所在。

图片 15

西安碑林这块“书法市场”绝对都是真品,绝无假货流入,懂行者大可放心地尽情地欣赏中国传统文化书法作品在这里永远的--绽放与精彩!

范曾先生

插图–选自笔者书法作品。

众人观之如醉如痴,大呼过瘾之时,范公掷笔于案上,但见白衣上下,竟无些许墨点……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回答:

范公燕室幽居,诗余画后,每有意兴阑珊之时,常常吟诵板桥“道情”中句:

拓片与原碑是有差距的。众人只是看到拓片的效果,却忽视了拓片工艺技术的高低。

“收拾起渔樵事业,任从它风雪关山。”

从字帖到碑刻,这其中就已经由镌刻者进行了一次改动,已经失去了很多细节,只有基本框架是稳定的。

这林下之风,正是岩崖高逸消磨不尽的风怀情致!

而从碑刻到拓片,又由拓片师傅又一次进行改动,所以到我们手机的刻帖,即便拓片技术再好,也是经历了两次改动的,跟原帖相比差距很大。

稍懂书法的人,但凡初观板桥书法,无不眼前一亮。

拓片的失误率其实比碑刻高一些,拓包的好坏,力量的大小,拓纸吃墨的效果,于碑的粘合程度,都是影响原碑效果的。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板桥的字奇奇怪怪、大大小小、歪歪倒倒、潇潇洒洒、落落寞寞,不惜巅倒“永”字八法,却见骨格清奇,风神朗逸。书幅中突然岀现某一体量超大之字,恰如万马军中,斜刺里杀岀一将,洞开阵势;又晃如短兵相接,长剑不过三尺,双锤只及臂膊,冷不丁,不知从何处拔岀一支丈八蛇矛……

而碑刻,虽然也是二次加工,但也只是形体上的难度,高级刻工会一点细节不漏的复刻出来,不像拓片不可控因素那么多,最多只是失去了笔墨味道。

图片 22

相对拓片来说,碑刻失误率低的多。

郑板桥行书《怀素自叙帖》语

所以,没事看看原碑刻,离古人会更近一些。

这一字完全打破了传统书法的行矩。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回答:

这兀傲的一字,像极了战场上甲胄鲜明,锦襜突骑的骁将,主帅郑板桥驭将有方。六军战罢,部伍整肃,再观整幅书法,正是此字贯穿全局,乃为千古书坛,别开一生面!

谢谢邀请回答问题。我们直接就说说为什么要看碑。

说的这般热闹的这个“妙”字,被郑大人按排在了他的行书“粉壁”条屏里的最末一行,“妙”字的最后一撇,干脆探进了落款里。

说实在,学习书法我们绝大多数情况下,要么临摹帖,要么临摹碑。帖有些是墨迹,学习到一定程度,你会对笔锋的出入,非常在意,对墨色也很在意的,而这些愿望,都能在墨迹上看得出来。

图片 31

图片 32
就算不是真迹,现代印刷技术,可以说,比古字帖还要好。这话可是启功说的,我也非常赞同。

郑板桥“粉壁”行书中堂里的“妙”字

但是,如果是碑,那么,你也许会被我们临摹的“碑”给骗了。

郑板桥的书作,差不多每一篇里都有一二个类似这样的字,在体量大小上倍之于通篇其余的字,甚至他的对联也有这样险峻的结构。

图片 33
图片 34

板桥的书法功力深厚,进士岀身,童子功的书法自然异常了得,有小端楷的底子,才能写岀这样兀傲不羁又情趣盎然的行书,才不至于误入荒诞不经的恶札魔道。

上图是拓本,下图是碑刻。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碑刻有清晰的“牵丝”而拓本没有了。这是因为“牵丝”细节太不容易拓出来。

郑板桥“粉壁”书,中堂大幅,写得是唐代《怀素自叙帖》语:

原来,我们临摹的碑,实际是碑刻的“拓本”,就是从碑刻上用拓片的技术,把碑刻像印印泥那样“印”出来的,然后再按文字顺序,切割成一尺左右大小的本子,所以叫“拓本”。

粉壁长廊数十间,

拓本对碑刻的拓印是基本准确的,但是,那也不能保证一点失误没有。

兴来小豁胸中气。

由于整个的拓片工作是手工操作,拓墨不一定很匀称,这样,个别字就不能保证拓得很准确。

忽然绝叫三五声,

玩过印章的朋友都知道。印尼太少或者太浓,都会影响篆刻效果的。

满壁纵横千万字。

拓本也一样,用墨的干湿不会那样精确合适,所以,拓出来的字,也会肥瘦有一点点不一样的。

志在新奇无定则,

图片 35

古瘦骊漓半无墨。

请看没有完成的拓本,墨色是不同的。

醉来信手两三行,

对于学习书法到一定程度的人来说,一点点的失误,很可能就是对理解笔法很大的误导。在没有真迹做参考的情况下,唯一最接近真迹的书法,就是碑刻了。

醒后却书书不得。

碑刻上以书丹为依据镌刻的书法,虽然没有墨色,但是书法的笔意还是完全给刻出来了。

心手相师势转奇,

尤其我们在碑刻上面,可以看到刀刻的底线,这个“底线”就相当于我们所谓中锋用笔的“笔针”线路。

诡形怪状翻合宜。

图片 36
这个是拓本上根本看不出来的。而我们在碑刻上,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人人欲问此中妙,

此外,一些用笔转折处,碑刻交代很清楚,但是拓本上面就会把两笔合成一笔,这样就会给我们用笔带来很多的误解,以为本来就是一笔。

怀素自言初不知。

所以,看看碑刻,那是学习书法的一次很好的体验。

“粉壁”书,先是见著于2019年嘉德春季大拍的通讯录中,拍品能入通讯录,必是精品无疑,“粉壁”果然拍岀了成交价八百二十八万元的好价钱。

西安碑林是中国最大的碑刻文物保护单位,有几百个碑刻都是非常著名的。

好几年前的一天清晨,临池书翰,练的是赵松雪的楷书《千字文》。

例如大家非常熟悉的《九成宫》、《圣教序》的碑刻实物都在西安碑林,所以,西安碑林是书法家非常向往的一个书法圣地。

赵体楷书虽曰灵动,且偶有意笔溢岀于字里行间,毕竟是楷书,临写了两三小时,笔路拘了这么长时间,放纵一番也无妨,刚好书案上放着一本图录上有郑板桥的一幅书法,写的内容是板桥的一首诗:

图片 37
到西安碑林,不仅仅是旅游,更重要的是对古代笔法的学习和研究。

雾里山疑失,

书法学习历来有直接学墨迹的说法。但是,古代获得大书法家墨迹的美事是十分罕见的。能够有一个碑刻拓本都弥足珍贵了。

雷鸣雨不休。

现代研究书法的晋唐墨迹非常稀有,碑刻已经很宝贵了。所以,除了墨迹,上好的碑刻,也是与墨迹最接近的书法遗存了,值得我们去研究。

夕阳开一半,

回答:

吐岀望江楼。

1、启功先生说“透过刀锋看笔锋”,碑刻和拓片是有差别的,拓片和墨迹的差别也很大,要想理清它们之间的关系,去现场看一下原碑刻是很有必要的。

喜欢古代名家的书法作品,大多的时候,哪怕只是其中的一个字能得我青眼看顾就好,若是越看越喜欢,价钱公道,我买得起,便会倾囊来买。个个字都好的书法,遗憾我至今沒遇见。

2、看碑刻的时候最好带着一本字帖,比较一下碑刻和拓片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能够给我们书写带来什么启示,我们应该写的比拓片更粗一点还是更细一点,我通过观察,觉得应该写的更粗一点,因为拓片往往比碑刻更细,而碑刻和原作基本一样,这和凡是拓过碑的人一般都知道。
图片 38

郑板桥的这幅书法,他写了不止一幅,扬州博物馆入藏一张扇面。书案图录上的这一幅,其中的“雷”字,我偏爱极了,此一“雷”字,板桥以古媚的篆书“雷”字入行。我用余下的纸头,砚池残墨,挥毫临了一张小横幅,变了格式,记得原作是琴挑竖幅。

3、西安碑林是全国最大的一个书法碑刻博物馆,里面陈列的碑刻非常多,可以说是保罗书法万象,颜真卿、王羲之的书法都有
图片 39
,我记得还有曹全碑,具体的大家可以去搜一下。

图片 40

4、我是2006年第一次去的西安,下车就去了西安碑林博物馆,在里面呆了整整一个下午,当时看的什么现在全都忘记了,因为当时刚学习了一年的书法,对于书法基本一点也不懂,所以也没怎么看懂。

张传伦写郑板桥“雷鸣”书作

所以,建议大家去之前先做一点功课,了解一下里面的碑刻背景,把自己的手里的字帖练习个差不多再去,要不然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懂。
图片 41

写好挂起来一看,有些韵味,盖上了三个图章,留了下来。

谢谢邀请,欢迎关注。

这不前两天看嘉德预展,见郑书“粉壁”,开门真迹,心下甚喜。

回答:

返津后起寒斋藏于笥箧的仿郑“雷鸣”之书,不意数载未视,昔日黄花,今犹可观。

谢千里马邀请,也顺便读了一下您的回答,试着作一些补充。

于是速捡缣绫,围以宋锦,急付装池。

书法家只所以不去看真迹而去看碑,一是碑林所存碑刻,大多没有真迹存世,只能退而求其次。二是心理需求,碑刻的存在毕竟不同于墨跡和拓本,是另外的一种对书法的表现形式,也许是我水平有限,我觉得石碑上的刻字虽然很漂亮,但想把这种感觉挪到纸面上,有难度,也不太现实。虽然我不出远门,但在别人家的坟头上也能看到嘉庆到民国的石碑,感觉小楷也是非常见功夫,但想去写那样的小楷,我都觉得是畏途,尝试只是浪费时间。不过遇到那样的石碑,也还是迟迟不愿离去,想多看一会儿。

裱好后,悬之素壁之上,果有可观。不若真迹,八分似旧仿,则无可怀疑。

但当我想写字时,或有时间读书时,印刷品和真跡一样,没什么分别,至于牵丝,是书写过程中产生的自然美,看是为了一饱眼福,是一种美的享受。

赶上这几天宅居无事,百无聊赖,合该寂寞,名媛名士全不知隐于何处消闲人生。不免忽发奇想,何不将此“雷鸣”仿作上传微信,好好忽悠他们几圈,并群发了这一句:

刚上地给您拍两张,冷,手抖,拍不太清。

“”看看这张郑板是真迹吗?”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回答:

全都回信了,我也全都看了,好玩极了。

墨迹上石,是古人保存重要文献的主要方法之一。

有两种完全对立的看法:

题主所谓的“真迹”,大概认为真迹的范畴仅限于毛笔书写在甲骨、竹简、木牍、丝绸、纸张上的墨迹或者朱砂,以及现代技术的复制品(如珂罗版、照相、复印等等)。但其实这把真迹的概念狭义化了。固然,这种方法不如今天的照相或者复印来得更真,但在这些技术出现之前,刻碑的技术经过了不断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保真的——至于有的碑石经过后人反复拓印而漫漶,那是另一回事。

“绝真”。

中国刻碑的历史悠久,书法史上一直有碑学和帖学的区别。崇尚碑刻的书派,与帖学相对称。碑学原本相当发达,到了唐代,由于太宗偏爱王羲之﹑献之的帖书,一度使碑学趋于衰微,直至清嘉庆、道光以后,阮元倡为南北书派论,碑学始得以复兴。

“否”。

图片 46

言者是谁?不便说明,免生罅隙,不利团结。

碑林是中国古代书法艺术的宝库,包括篆、隶、草、真、行各种书体,比如:

窃以为回复之微信,鉴识最认真也最准确的是匡时的书画部经理晏旭,转录如下:

一、篆书,有秦代李斯《峄山刻石》(其实是宋代郑文宝摹刻);唐代李阳冰《三坟记碑》《栖先茔记碑》,尹元凯《美原神泉诗序碑》;宋代梦英《篆书目录偏旁字源碑》等。

“您临摹的好。”

二、隶书,有汉代《仓颉庙碑》《仙人唐公房碑》《曹全碑》《熹平石经·周易残石》;苻秦《广武将军□产碑》;唐代梁昇卿《御史台精舍碑》、史维则《大智禅师碑》、韩择木《告华岳文》、唐玄宗《石台孝经》等。

回信的多人中,只有晏经理注意到板桥落款下钤盖的是我的名章:“传伦临本”。

三、草书有隋代智永、唐代张旭、怀素等写的《千字文碑》等。此外,《司马芳残碑》(一说为晋碑,一说为北魏泰常年间立)和北魏《元桢墓志》是介于楷隶之间的书体。

嘉德顾问于淑英女士微信回复很风趣:

四、真书碑石主要是北魏和隋唐的,如欧阳询《皇甫诞碑》,欧阳通《道因法师碑》,虞世南《孔子庙堂碑》(宋代翻刻),褚遂良《同州圣教序碑》,颜真卿《多宝塔碑》《臧怀恪碑》《郭氏家庙碑》《颜勤礼碑》《颜氏家庙碑》,柳公权《玄秘塔碑》等。宋徽宗(赵佶)《大观圣作之碑》(“瘦金体”)。

“传伦临本,假似真呀,特别是雷雨二字很有味道!这都可以上大观换银子啊!”

五、行书的如《大唐三藏圣教序碑》和《兴福寺残碑》及赵孟頫《游天冠山诗碑》、董其昌《稜陵旅舍送章生诗》、康熙《赐吴赫书》、刘石庵《心画初机》以及林则徐《游华山诗》等。至于《淳化秘阁帖》,更是集历代书法之大成。

嘉德经理乔皓所复最找乐:

当然,西安碑林保存的石经,虽然是西安碑林的重点,但不是本题讨论的重点,所以没有介绍。

“真不真的还不就是您一句话吗!”

回答:

沽上书画收藏家戚健观后回复:

传世的书法经典,大多是靠石刻流传下来的。西安碑林,是碑刻最多的地方。人们都喜欢去碑林一睹原刻的丰采。

“东西不看真,是旧仿老本。”

图片 47回答:

明月松间主人说:

谢谢千千千里马邀请回答问题,《书法家为什么非常向往去西安碑林看一看?又不是看真迹,这是什么道理呢?》,首先说明,我是书法爱好者,为什么非常向往去西安碑林看一看?我从小在原籍上学就在庙里,开始前殿是关公,后殿是如来,佛像还在,只在厢房上课,解放在北京前门上学,还是庙里,庙里《廊柱上的字》天天看,没事就学着写写,这样对庙有着特殊的情感,故宫也经常去,古迹字画都给罩起来,看不清楚,公园也是经常去有字的地方就多看看,尤其是北京八大处,去的比较多,这些地方的字都比较大,容易看,陶然亭刚刚解放叫(瑶台儿),实际上就是比较有钱的人,没有家坟地的(墓地),里面的碑多,去看里面的碑文的《字》。工作以后,自己有了收入,或者有出差的机会,当然去碑林是向往多年的愿望,因为这里是制作碑拓字帖的地方,六几年,七几年,还可以看,可以摸,可以拓,可以看到古人笔法笔锋的感觉,前几年我又去,已经用玻璃罩,罩起来了。还去了浙江绍兴会稽山,王羲之写《兰亭序》的地方,感受一下《小溪》《鹅池》《王羲之故居》。这是一个书法爱好者的学习轨迹,启功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和刘炳森都是故宫修复字画的工作人员,我们《平头百姓》很难看到《真迹》。

“感觉隶道不足,可能早期?”

公羽先生说:

“即便他老人家写过这件作品,如只看图,不见原件,也不能确定是真迹。”

公羽持论公允,我只好点明:

“哈哈!只须放大看板桥下面的名章即知。”

公羽马上发来我的名章:

“传伦临本”,并一句:

“足以乱真!”

我回之曰:

“多谢吹捧”。

老友马先阳校长秉承一贯认真谦逊的精神回复道:市面上流传的郑板桥赝品较多,此幅也不好辨识真伪。但从书体和题款看,比较接近郑!

人物画大师何家英的回复,慰情最深:

“看不懂。没有研究。感觉像今天熟练的书法家写的。”

哈哈,我成了熟练的书法家!即复:

“请放大看名章便知,何兄有眼力。盖的名章是“传伦临本”,一笑。”

“如果是你写的,可应该祝贺你!非常有味道。好像是个资深的书法家写的。”

……

还有好几位朋友的微信不一一转录了。

我临郑书原本就是戏作,好玩而已,广而告知,权当游戏,大家也觉有趣,好玩就好。

哎,人生真如一场游戏,怪不得古今书画家落款往往拟之以“戏作”、“戏笔”。

今日得闲,我也不妨戏书、戏作一番,真是应了那一句老话:

“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