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小说,爱要言不尽意

引导语:有时候直接去提醒或者关心对方或许会让人觉得不自在,但是如果按照文中的方式拐弯抹角的去关爱对方,效果会更好。

我出生于陕西华县,我是一根葱,一根很普通的大葱。
  然而毕竟,我出生的地方是华县的赤水,所以啊,我这根葱,也就有些大名鼎鼎,有些与众不同。
  其实说起来,如今这个时代,莫要说我是根正宗的葱,就是那些不是葱的人类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往往喜欢拿自己当根葱。我的女主人,在我看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我这根呆头呆脑的葱看来,我的女主人也就是平凡的那么一个人,然而,她自个儿并不这样认为。
  我虽然是根葱,平时的活动范围不是野外就是厨房或者冰箱,然而当我还在乡间地头的时候,也经常会听人们七嘴八舌的说一些典故或者笑话。
  所以,我的脑瓜里,也就还知道一些人名,比如我知道古代有四大美女,比如我知道有一个美女叫做西施,我还知道有一个林黛玉,多愁善感,才情了得。实话说,对于她们,我都打心眼里喜欢。
  当我被人们从乡间运送到城市,第一眼结缘我的女主人的时候,实话说,对她,我也是喜欢的。
  我的女主人虽然没有四大美女的美貌,也不具备林黛玉的才情,但是我觉得她气质不错,而且,怎么说呢?她,她身上有一股别致的味道,居然盖过我这根赤水葱的清香。实话说,我很好奇,也很佩服。
  有一天,女主人一个人在家,她披头散发走到厨房的时候,我发现她身上的味道发生了变化,那种味道,很像从狐狸身上发出的,总之,我不喜欢。
  然而就在我为她身上的味道纳闷的时候,就见我的主人,走到镜子前面,细细地盘起了她的长发,然后拿出一只精美的小瓶子,朝着自己的腋窝和手腕,轻轻地喷洒着什么,于是瞬间,那种令人陶醉的味道,再次地弥漫在我的鼻边。
  我不由伸长我的脖颈,满眼崇拜地赞叹道:“真香,真美。”
  我的一个姐姐,皮肤白皙,脖颈细长,她当时正在我身边懒洋洋地闭目养神,见我这么说,不屑道:“那是狐臭和香水的混合味道,你居然还喜欢,真是没见过世面。”
  又说:“你知道她又洗又抹,是为什么吗?”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
  “哼,告诉你吧,她一定是想去见网友。”
  “网友,那是个什么东西啊,难道比我们这些赤水葱还更能吸引我们亲爱的女主人吗?”
  “切,你可真无知,也真拿自己当根葱啊!”我的姐姐挖苦我。
  “恩,可是,我本来就是一根葱,而且,我是来自赤水的葱,我……”我急急争辩道。
  “行了,行了,你的文学素养太差了,三言两句跟你还真是说不明白。”姐姐有些不耐道。
  我沉默五秒后,说:“可是我们的女主人,文学素养可是不错呢,你看,她整天在网络上写文章。”
  “嘿嘿,哈哈,我看是在搞网恋吧。你不见每回咱们的男主人刚走,她就抹的香喷喷地出门吗?”姐姐笑得身子直晃,抢白道。
  “难道不是出去散步晒太阳吗?”
  “哼,散步;哼,晒太阳,鬼知道。”
  我跟姐姐聊得正火热,就见抹的香喷喷的女主人再次进了厨房,在一堆葱里一番拨拉,然后抽出一根,炝了锅。
  姐姐拍拍我的肩膀,说:“嗨,你还好吧?”
  我说:“还好还好,刚才惊出一身冷汗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俩算是命大。”姐姐忽然带着一丝酸楚感叹道。又说:“看到吗?被拿去炝锅的是小五,一直以来,他可是最拿自己当根葱。要说,是根葱都能炝锅,可他愣是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真的是小五吗?呜……呜……呜”,我不由嚎啕大哭,要知道,小五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啊。
  小五在世的时候最爱跟我聊天,小五说,人类如果能够有幸吃到它,一定会吃第一口,想第二口;吃第二口,想第三口,一定会越吃越想吃,一定会吃得欲罢不能,吃得眼泪吧砸。
  “真是夸张,干嘛要眼泪吧砸?”
  “恩,我曾经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说是因为人类会激动。”
  “好吧,如今小五已经被拿去炝锅了,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说话间,就见我那香香臭臭的女主人,已经将小五们端上了桌,她将小五摆上桌面后,先是前前后后转了几圈,然后拿起她的高档手机,上下左右地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又急着去发微信,更微博,忙完这一切后,才心猿意马地坐在了小五的面前。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女主人,想看看她吃完小五后的第一反应。
  终于,她举起了筷子;终于,她看到了小五;终于,她把小五放进了嘴里,这时,女主人的电话响了。
  对面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亲,你干嘛呢?想我了没有啊?”
  我的女主人的嗓音,忽然就变得跟往日不同起来,嗲嗲地带着港台腔,说话的时候身子不停地扭着,拿腔拿调地说:“恩,讨厌,人家正要吃饭呢。”
  对面说:“亲,别吃了,难得你老公不在,快来,我在爱心宾馆里特意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红烧酱鸭、青龙卧雪,还有,我的火辣辣的吻……”
  我的女主人说:“哎呀,讨厌,人家不要去啦。”
  对方说:“亲爱的,快点来啊,我都快要想死你了呀。”
  我的女主人用鼻子“哼”了一声,嘟着嘴说:“你慢慢等着哦。”说完,立刻挂掉电话,飞速地将面前的小五,统统扔进垃圾筐,然后快速地蹬上她的美丽高跟靴,扭着屁股,嘴里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呀,心想的事儿都能成……”的民族小调,去爱心宾馆享用她的红烧酱鸭去了。
  说来也怪,那年的冬天,我的男主人频频出差,而我的女主人,也就频频地去吃红烧酱鸭。只不过从电话里听,这请吃饭的嗓音,时而厚重,时而轻柔;时而雄浑,时而细小。而我和我的姐姐,因为主人忙于去吃红烧酱鸭而无暇理睬,故此,也就苟延残喘着多活了几天。
  实话说,看到女主人每天开心地哼着小曲,而我,又无性命之虞,作为一根葱,我是开心的。
  然而有一天,却见出差回来的男主人黑沉着脸,跟我的女主人大吵一架后,说什么让她滚,要跟她离婚云云,总之我也听不大懂。
  我知道的是,从此我的女主人,再也不是我的女主人了。有一次,来了几个男主人的朋友,不知是谁无意间说起了我从前的女主人,说她现在混得很惨,说那些以前请到吃红烧酱鸭的,听说她的处境后,一个比一个躲得远,连烤红薯都不愿意请她吃了。
  男主人并没对她发慈悲,冷冷地说:“活该,身在福中不知福,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我是断然不会再跟她走到一起的。”
  不久后,男主人准备喜迎他的新女朋友,在“迎新”之前,特意请来了清洁工,让把家里彻底给清扫一番。
  男人对清洁工说:“以前的破东西,没用的都给扔掉。”
  清洁工一边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一边大刀阔斧地开始了他的“扔”。不一会,他扔完了挡在我身前的一堆东西,然后就势拎起我的头,狠劲一甩,刹那间,我头晕目眩,差点一命呜呼。醒来后发现,我的姐姐已经被甩的粉身碎骨,而我,居然还侥幸地活着,只是,从此的我,只能在黑暗的垃圾桶里度完我可悲的余生了。
  你说,我是一根葱,而且是赫赫有名的赤水的葱,为什么人类不拿我来炝锅呢?弥留之际,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1灯

有一天我到朋友家去。

  

糟了!我忘记今天清洁工要来。那女主人聊天聊到一半,突然跳起来。拿着扫帚东扫扫、西扫扫,再把扫到的脏东西倒进垃圾桶。

  她家住在一楼。

我好奇地问她,清洁工不是就要来了吗?为什么反而自己扫。

  

那女主人笑笑:因为我不能让她觉得我一个礼拜都不打扫,把工作全留给她。当她看到垃圾桶里有我扫出的脏东西时,感觉会比较好。

  她起床,却发现老公不在床上。他去了哪?她打开靠门边的灯,有两个按钮,一个是楼道灯,一个是客厅。四处查看一番,家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

我以前的一个同事,说他太太有一阵子对他的老岳母讲话很不客气。他看不过去,又不好劝,于是想了个妙招他不骂自己太太,却对着女儿说:你妈妈对自己的阿妈讲话那么凶,只怪阿公早死,但我先警告你,将来如果我活着,跟你一块儿住,你对你妈妈这么不礼貌,我一定立刻冒火。

  

他故意把话让太太听到,果然效果奇佳,太太对老阿妈的态度立刻改变了。

  于是,她关了灯,外面发出一声猫叫,她想了想,就回去睡觉了。

他借机会一次教育了两个人,还暗助了老人家,你说高明不高明?

  

一招爱到三个人。

  第二天,她丈夫被发现死在家门外的过道,头上全是淤血。

我太太也是高手。

  

有一天她看我在吃木瓜,怕我的血糖太高,居然不跟我说,而跑去叫女儿:你爸爸在吃一个大木瓜!你去分他一半。

  警方判断是意外。

女儿摇头,说她不爱吃木瓜,我太太就继续说:可是你爸爸不适合吃太多,为了他多活几年,又只有你能抢得下他的木瓜,你就去要半个吃吧!

  

女儿果然立刻跑来分走我半个木瓜。

  第二年,她改嫁了,仍然是住在一楼。

她那些话都被我听到了,怨她耍诈。

  

太太居然一笑:我不是对你耍诈,是对女儿,因为女儿太不爱吃木瓜了,她只有为了爱你,希望你少吃一点,才会过去分你的木瓜。我是为了爱你,也是为了爱她,于是利用了女儿爱你,和你疼女儿的弱点。

  有一天,他发现她不在,于是起床寻找,摸索半天,把两个按钮都打开了,发现自己做错,关了其中一个。

我听了,半天会不过意来。

  

天哪!她这一招居然发挥了三个人之间四个爱的关怀。

  外面传来猫叫声。

最直爽的爱会转弯,因为爱,更懂得体谅和关怀,明白那份尊重的意义;最直爽的爱会转弯,因为爱,不必刻意描摹,也没有固定的模样;最直爽的爱会转弯,留一分余地,多一分用心,少一些逼迫与计较,多一些婉转和温柔;人与人之间,是需要这样的温柔的,在那些转角处,最直爽的爱,会转弯。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他打开门,发现她倒在过道,头部都是血。还活着。他立刻叫120,她醒了。他跟她解释了一番。

  

  晚上,她什么都没说,从医院的窗户跳了下去。

  

  答案:他的前夫大半夜出去找猫,到一楼时,灯突然灭了,就从楼上掉了下来。她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前夫,所以选择自杀。

  

   2晚餐

  

  他三天没回家,一回家就嚷着吃晚饭。儿子走出来,说,“我热。”

  

  “热什么,老子还没吃呢。”

  

  男人是一个恶棍,不顾家,孩子和老婆在家都快饿死了,也不寄钱回来。儿子又说,“我冷。”

  

  “又冷又热,你烦不烦。”

  

  老婆端着一锅肉出来。“别怪儿子,我也感冒了。”

  

  他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又看了一眼灶台,高压锅里仍飘来阵阵肉香。“你们三天来就吃这个?”

  

  老婆战战兢兢地回答,“是啊。”

  

  “吃的比老子好。”

  

  答案:三天前,他又饿又没钱,就把老婆、儿子杀了,煮熟后又放把残肢放进了冰箱。

  

   3前女友的婚礼

  

  女朋友特别体贴,鼓励我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

  

  我一脸悲伤地去了。看到她嫁给了连自己都不认识的陌生人,我对她的父母特别生气,想钱想疯了。

  

  他们的结婚照看起来死气沉沉,连音乐听起来都那么忧伤。参加婚礼的人看上去也没想象中开心。

  

  我自始至终没见到新娘和新郎。大概我来得太晚,他们已经被送入洞房。我对闹洞房没兴趣,就看几个人手里拿着什么,将二人围起来,往他们身上花瓣,花瓣不久就将二人的床淹没,二人幸福地待在了一起,永远。

  

  我看着二人幸福的模样,心想,他们是不会离婚的。

  

  难怪女友这么放心我来。

  

  答案:前女友已死,我参加的阴婚。

  

   4堆雪人

  

  爸爸和女儿堆雪人,女儿只有五岁,终于堆好了一个,这时,妈妈喊他们回去,但女儿还想玩,于是,爸爸叮嘱她别乱跑,一会儿,爸爸回来却看不到女儿,雪人不知被谁推到了,爸爸焦急地和妈妈一起寻找女儿,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只好报警,第二天,在她家附近的垃圾桶发现了已经被冻死的女儿,为女儿举行完葬礼后,妈妈和爸爸离婚了。

  

  答案:女儿一直在雪人底下埋着,并没有跑远,第二天,清洁工铲雪把她一起铲进了垃圾桶。

  

   5冲水声

  

  有一家老式公共厕所,男厕三个蹲位,女厕只有两个。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来如厕,他不是受邀,而是路过。

  

  “没厕纸?”陌生人愠怒道,他一拳打在马桶上,马桶开始冲水,溅了他一身,于是,他走出隔间,踹了第二个马桶一脚,马桶没有冲水,只发出了一丝流水声,他满意地去查看第三个马桶,第三个马桶很乖,里面也有厕纸,甚至还有香皂,这时,他听见第四个马桶在女厕发出流水声,前去查看,他很不高兴地咒骂了几句,“贱货”,接着,他又给了第四个马桶一脚,马桶的冲水声更大了,这还没完,第五个马桶也开始跟着发出冲水声,他大喝一声“操你妹”,过一会儿,第四和第五个马桶上都分别多出了三卷和五卷卫生纸,还有香皂和毛巾,他乐得嘴都合不拢,离开女厕,回到男厕,再也没听到马桶的冲水声,第一个马桶上也多出两卷卫生纸,第二个马桶除了三卷卫生纸还有香皂,第三个则又多出了两卷卫生纸。

  

  这时,走进另外两个陌生人,手里拿着拖把,大概是清洁工,他们让他放下卫生纸,然后离开,他不听,于是,一名清洁工拿着拖把的头子就往他脑袋上砸,他昏了过去。

  

  答案:入室抢劫。男厕三个蹲位代表家里的三个男人,女厕两个蹲位代表两个女人,卫生纸、肥皂、毛巾代表金钱,冲水声代表哭泣,两名清洁工代表警察,拖把代表手枪。

  

   6排水沟

  

  快过年了,他准备清理后院。妻子走过来,指着后院排水沟说,“前任屋主把它堵起来了,害得下雨天,水都排不出去。”

  “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吃饱了撑的呗。”

  他点点头。“下午我就把它挖开。”

  下午三点多,他终于挖开了它,全是黑泥,很厚,可是好像更前面仍有一个大黑洞,没办法挖,再挖就到邻居家了。

  妻子走过来。“挖得怎么样?”

  “邻居家也把排水沟堵起来了。”

  “真是一些奇怪的人。”

  “没办法,这样,水还是通不过。”

  “就这样吧。”

  “不用填起来?”

  “都挖开了,还填干嘛。”

  有一天,夫妻二人刚好都出门买东西,留下只有五岁的女儿独自在家,回来时发现女儿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经昏厥。手腕处还有咬痕。

  二人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可是,已经晚了。

  医生走过来,告诉他们,她是被什么咬的。

  可,回家以后,找遍了也没找到。

  办完女儿的丧事,二人回到家,妻子心情不好,出门去了。回来一看,丈夫和女儿一样,也倒在地上,手腕处也有同样的咬痕。

  妻子悲痛欲绝。房东来参加丈夫的葬礼,和她攀谈了两句,她欲哭无泪,恨不得撞死在丈夫灵堂前。

  

  答案:排水沟的深处连接着一个蛇窝,所以,大家都把它堵起来。他刚好挖开了一个小洞,蛇就从洞里爬出来,又爬回去了。

  

   7密室

  

  警察来查看命案现场。这里是一间重症病房,只住着一位病人叫A,死者是A的朋友B,B被人从背后用一根约三四十厘米的细棍扎断肋骨,导致死亡。据A回忆,他并没有看到B,当时他在睡觉,直到护士打开房门,才知发生了命案。护士说,B让她打开了房门,房间并不宽敞,也没有地方藏人,关上房门后,里面只有他们二人。警察怀疑两个人,一个是护士,她有病房钥匙,另一个是A,A和B是仇人,可是,护士有不在场证明,摄像头证明,她放B进去后,直到发现B死亡期间,都没有进过病房。警察摇摇头,根本不敢怀疑是A,A四肢瘫痪,确认双手双脚都无知觉,根本没有作案能力,法医说,凶手时一名力大无穷等成年男性。把二人都排除以后,警察一筹莫展,最后,走近窗户,他眼前一亮,案子一下子就破了。

  

  答案:凶手有两个人,A和护士,窗户上有一根细棍是松动的,护士将它直过来,等把B带过来,就把他推过去,等他死了,又把细棍横过来,将准备好的另一根细棍插进死者的伤口,然后,迅速离开。

  

   8撞车

  

  我女朋友被车撞死了。根据回忆者说,她是突然冲出来的,当时,我在七楼的家里,妈妈在做饭,爸爸在阳台给花浇水。她是第一次来我家,我给了她准确的地址。她死了以后,我难过了很久。守灵的日子,爸爸来安慰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养了两年的吊兰也在同一天不见了,所以,我又买了一盆新的。听完爸爸的话,我哭得更伤心了。

  

  答案:女朋友就是被掉下来的吊兰吓了一跳。

  

   9坠下

  

  背着地躺在楼底下的是刚刚越狱的在逃犯,经法医确认,他是摔死的。早上六点多被人发现。巧合的是,七楼住户女主人被人杀死,早于在逃犯近三十分钟,由于二人是分房睡,丈夫没有听见任何动静,在杀人的凶刀上找到了在逃犯的指纹,地上也都是他的鞋印,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有贵重物品遗失,最终,在在逃犯的背包里发现了被盗的物品。邻居们都推测,在逃犯就是杀死女主人的凶手,他杀了女主人后打算从来时的窗户离开,一不小心掉了下去。警方经过分析,却不这么认为。

  

  答案:凶手是丈夫。他杀了女主人,过了快三十分钟走到窗前想呼吸最后一口空气,推开窗的一瞬间,在逃犯掉了下去,他跑下去一看,人已经死了,于是,把自己的鞋和他交换,,顺便提取了他的指纹,又回去将贵重物品放进了他的背包,警方不这么认为的理由有,一,杀人和寻找财物时不可能不发出声音,也不可能没发现在另一间房的男主人,如果他想找更多的财物,肯定会找遍所有房间,除非他压根就没进来,二,凶手有门为何不走,非要冒险走窗户。

  

   10外遇

  

  
A怀疑B要杀他,B是他的妻子。他呼唤新来的管家C,手里拿着一瓶花生,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在哪发现的?”

  

  “收拾房间时,无意中找到,”C说,“就在夫人平时吃的阿莫西林旁,混在药箱里。”

  

  “把它放回去,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

  

  杀我没那么容易,A心想,我和你前夫不一样,于是,第二天,他去了一趟花市,买了一堆油菜花,但并没有插起来,而是捣碎了,一点一滴地掺入药内。

  

  晚上,A问B最近在忙什么,B说,“警察又来找我了。”

  

  “为了D?”

  

  “不,是为他失踪的弟弟E,他好像在他哥哥死亡前就失踪了,大家都说他患了绝症,估计在哪等死。”

  

  “我见过他们的照片,像照镜子。”

  

  “正常。”

  

   A说,“我发现你和F最近走得很近。”

  

   B摇摇头。“生意而已。相信我,我不搞外遇。”

  

   A说,“可,我们俩就是外遇。”

  

   B懒得理,说,“那不一样,我和D没有感情。”

  

   A说,“他也没有心脏病,可还是因为心脏病死了。”

  

   B转过头,看着C,说,“今天的鱼有股怪味,是不是不够新鲜?”

  

   C解释说,“不是,添加了一种新佐料而已。”

  

  睡觉前,B吃完阿莫西林就要睡,A走过来,依习惯吻了B,但是很快二人很快就开始抽搐起来,他们大声呼唤管家。

  

  管家没来,走进来的是一个他们曾经熟悉的面孔。在临死前的一瞬间,他们什么都明白了。

  

  答案:D和E是双胞胎。D发觉妻子出轨,还想杀他,于是找来患癌的E,E代替D死亡。之后,他整容成C,来当他们的管家,挑拨二人的关系。A在药里掺入了支气管炎患者最害怕的油菜花粉,B对花粉过敏,C在鱼里掺入的新佐料是花生,因为A对花生过敏。B吃下了药,A又吻了吃下掺有花生的鱼,所以,二人都由于过敏而亡。这是一起完美犯罪,装花生的瓶子上有二人的指纹,A摸过,B可以在她死后加上去,警察一查就知道他们的病史,再调查他买过油菜花的事,就会怀疑丈夫得知妻子想杀自己,于是先斩后奏,岂料妻子也在同一时间设下圈套。

  

   11奇特的对话

  

  “好完美的身体。”A躺在B旁的另一张床上说。

  

  “好聪明的脑袋。”B在心里默默地说。

  

  第二天,B躺在A旁的另一张床上说,“好聪明的脑袋。”

  

  “好完美的身体。”A在心里默默地说。

  

   C手里拿着钞票,乐滋滋地说,“好多的钞票。”

  

  第三天,A躺在B旁的另一张床上说,“这不是我的身体。”

  

   B在心里默默地说,“好复杂的脑子。”

  

   C不乐意地说,“麻烦。”

  

  第四天,A和B都躺在各自的身旁,没有再说一句话。

  

  答案:A和B做了换头手术,可是,做完就后悔了,想换回去,手术却失败,二人都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