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一天才来请我并告诉我明天她结婚请客,温情短篇

内容来源:蒋先平,图文综合自网络

春节假期已近尾声,春节前的翘首期盼,欢喜相迎,春节后的难舍难分,挥泪而别。春节是航班,是铁轨,是公路的那一端,是村口的挥手,车站的拥抱,是来了,是走了,是一首欢迎的歌,离别的诗。

问:姪女结婚,头一天才来请我并告诉我明天她结婚请客。“但她不知道半月前我从一些路人?
姪女结婚,头一天才来请我并告诉我明天她结婚请客。“但她不知道半月前我从一些路人的口中己知道她结婚的日子,可没有一个人给我说。我也没有问,因为我想看看最后到底是什么结果”。(注:有一个插曲:之前曾和她父母吵过一次架)。请问这种应该如何处理?去还是不去。

一晃刘平已经好些年没回老家了。

                      1)

图片 1

刘平的老家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村,从小刘平靠着刻苦勤奋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又在那里收获了爱情。媳妇上海本地人,家庭条件不错,结婚的房子车子都是岳父岳母帮着购置的。

     
来自安徽的刘先生,年近四十在深圳打拼了二十年,妻儿均在深圳生活很少回老家。刘先生父母年迈七十,在老家与刘先生兄长一家生活在一起。每年春节如果刘先生不回老家,他们都会来深圳小住过冬。今年仍不例外,只是前年父亲动了一次小手术,去年腿部又患有疾病行动不便,母亲也患有眼疾视力每况愈下,高血压是常年伴着他们。春节前十二月底,刘先生在深圳火车东站接到年迈的父母,望着父母花白的头发,疲惫的神情,大包小包的行李,刘先生不由地抱怨起为什么又带这么多东西。母亲说,你爸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来了这一次下一次不知道还能否来成,那边上车有人送,这边有人接,路上有好心人帮助也不累。在深圳一个多月刘先生与媳妇对父母是精心照顾,孩子们和爷爷奶奶也相处融洽快乐。转眼新春的钟声敲响,父母提出返乡的要求,刘先生一如既往地没有挽留,尊重父母的意愿,就像小时候听从父母的话一样。为了错开春运高峰期,也为了和另外的儿子孙子过年,年初一下午刘先生父母踏上回乡的路。从不流泪的父亲几次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刘先生故作视而不见,怕去撕开离别的悲伤口子,平静地与父母聊着家常,把父母送进车站。望着那佝偻的背影,蹒跚的步伐,刘先生五味杂陈:你永远不知道,哪一次背影是最后一次,哪一次挥手,成为记忆的永恒。

我父亲弟兄三人关系也是不好,我爸在外当兵十多年,很久还不回来一次,我大伯纵容我大娘骂我妈,欺负我妈,天天指桑骂槐骂了几年,我妈气的要死。我叔结婚是我妈一手操办的,所有的费用都是我妈借的钱,结果结婚后因为分家,我婶子不愿意还账,还想多要东西,就让我叔用棍子把我爸的腿打断了(那时我爸刚复原回来没多久),把东西都拿走了。我爸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才能拄着棍慢慢走。分家后,我婶子也开始经常指桑骂槐骂我家人。虽然这样我叔家有什么事情了,我爸还是会主动去帮忙,我妈还说我爸,好了伤疤忘了疼。我叔家的孩子(堂妹)经别人介绍结婚了,结婚后发现男方是个吃喝嫖赌样样都会的人,赌输了,就到我叔家要钱,不给钱就打人,我堂妹提出要离婚,男方不愿意离,起诉到法院两次,都因为男方的舅舅(在县公安部门上班)打招呼,而离不了。春节回老家时,我婶在我面前哭诉这事情,想让我帮忙看怎么处理。想想以前她对我家那样我真不想管,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毕竟还算是自家族里的事情,我还是管了,第三次起诉时,很顺利就判离婚了,为了表示感谢,我堂妹给我转账,我一分钱也没要,不为别的,就为是一家族的,也算是自家的事情。

还是结婚那年,刘平的父母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赶到上海,参加完婚礼又急匆匆回去了,说是地里的苗该铲了,耽误不得。刘平只好给二老买了回哈尔滨的动车票。上了车母亲还在唠叨这动车票太贵了,还是来时的慢车便宜,父亲也直骂他败家。

                        2)

我结婚时候我姑姑就没有来,其实我爸过年拜年时候就去接客的了,带了过年的东西,也带了请客的肉和一百块钱的回礼,我姑姑在外面卖水果,家里表弟在家,我爸和表弟说了,表弟18岁,家里还有个奶奶在家,我们家是结婚前一天吃饭,早上我爸看我姑姑还没有来就打电话,我姑姑说不知道!还说我爸没给她说,我爸说给孩子说了,孩子奶奶还在边上,接客东西和回礼钱都带了,还让孩子和你说,然后我爸问姑姑来不来,然后姑姑说在做生意来不了,其实就是一个自己摆的水果摊,姑姑出嫁还是我妈花钱置办的嫁妆东西,在这之前我妈和我大伯母知道我奶奶把一万块钱给我姑姑存起来好多年了,是我奶奶无意中说漏嘴的,因为我爷爷中风需要人照顾,女儿都不管,要我大伯母和我妈照顾,结果钱放在女儿手上,然后我奶奶去把钱要回来了,放在我妈那,我大伯母又不干我妈就给我大伯母去了,就好了,钱的事情不知道是我大伯母偷听到的还是我奶奶说漏嘴的,然后再讲给我妈妈听的,其实我们一家搬出去好几年了,根本也不想管家里的事情,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我姑姑很不爽罢了,不过无所谓吧!反正也不重要!我对你来说不重要,你对我来说也不重要

结婚四年,四个春节刘平一次老家也没回去过。头两年媳妇说过年从没离开过父母,有些舍不得,刘平也就随了媳妇的愿。第三年,刘平已经做好媳妇的思想工作,可公司临时接到一笔大额订单,刘平负责组织生产,只得把提前买好的火车票退了。去年腊月二十八,刘平才从国外进修回到上海,找黄牛花高价也买不到火车票,飞机票同样一票难求。

 
湖南的张先生在东莞开了一家五金厂前些年赚了些钱,在东莞安置了家业,两个孩子都带在身边上小学,妻子全职家庭主妇。前些年每年张先生一家都会开车回老家过年,2017年因行业不太景气,公司经营亏损,而且外欠货款收不上来,张先生不再想回老家过年。老家的父母,岳父岳母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过来催,要求他们回老家过年,说想念孙子孙女了。腊月二十七,经不住老人的念叨和老婆孩子的游说,张先生匆忙购置了些年货还是开车回去了。一路上父母不停地打电话问到哪里了?快到村子时,天已经黑了,远光灯下张先生看见熟悉的父母身影。灯光下他们不停地跺着脚,搓着手,嘴里呵着热气,冰冷的天气,不知道他们在此守候了多久。浓浓的乡情与年味暂时驱散了张先生事业上的焦虑!最欢乐的还是父母与孩子们。父母领着孩子们在村子里游玩,逢人就高兴介绍,孩子们回来了!向孩子们介绍村里宗室亲戚。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大年初六张先生开始了返程,返程前一天晚上张先生父母忙了一宿,腊肉腊鱼腊肠地瓜青菜鸡蛋满满地准备了几箱子。一大早岳父岳母也赶了过来,拎了几袋土特产。车子里面被塞得满满的。吃完早饭,父母岳父母抱着孩子是一百个不舍,孩子们也是玩兴未尽,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约起下次返乡的日子。父母岳父母送了一程又一程,直至过了转弯看不见。仿佛昨天没有回来过,又好像明天就回来。

你比我强多了,你侄女还来告诉你了。我是摆回门宴那天快10点的时候它父亲(我亲哥)让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捧场,其实是叫随礼去的,可我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嫁的,我给它父亲的朋友说随它妈那逼。老子有钱也不给你。随后在它摆酒的邻居酒店摆了几桌,让我朋友们过来聚聚餐,一分不收。当时它们一家人看到我的眼神,呵呵呵现在我想起来还开心的。

2019年春节前,刘平早早买好三张火车票,还跟公司领导打了招呼。领导说:你就放心吧,公司有天大的活也得让你回家过年。

                          3)

你做为长辈,应该只有包容!

直到小年,父母还没有打电话问刘平今年过年的打算。媳妇猜测:“可能两位老人有些不高兴吧,以为问不问都一样,咱们也回不去。”刘平说:“那咱们也不给他们打电话,给他们一个惊喜。”

   
王女士,今年春节特意从上海回到西安的县城老家,参加中专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九八年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王女士去过珠海与北京,最后在上海的一家电子厂扎了根。虽然学历低了些,因为好学习能吃苦,王女士从作业员一路十几年下来,升为生产部门经理,算是公司的高管。二十年下来和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失去了联系。在外漂泊越久,越是思乡情义越浓,越是思念过去的同窗生活。年前班里的同学几经周折联系上了她,把她拉进了班级微信群。慢慢地所有的同学都联系上了,一切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大年初四中午,王女士早早地来到预约团聚的酒店,同学们陆续到来。有的同学一眼就认出了,有的要仔细辨认回想,有的真的在记忆里就没有了印象。大家相互拥抱,寒暄,回忆学校的生活,可是谈起现在与将来就明显有了生分与隔阂。

我一个亲侄女结婚,哥哥嫂子侄女没有一个人请我,订婚期那天我没在家(按风俗我应该在家,但由于距家太远,无法赶回来,加上兄嫂侄女也没有一个人给我打招呼),我依然让老婆给了侄女一千元钱(侄女连一声谢谢都没有),但在婚期前一天我依然赶到了家,帮着接待亲友,帮着哥嫂操持。

腊月二十五这天,刘平一家三口高高兴兴踏上了返乡路。

 
王女士,其实内心还有一个情怀和一个梗。这些年她十分思念她的下铺铁杆闺蜜,毕业后那几年还经常联系,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联系。当她很热情去与闺蜜打招呼,对方却显得十分的拘谨与陌生。交谈中得知闺蜜在老家公交系统做售票员,丈夫是公交司机,孩子已经上了高中了,日子过的是不咸不淡。她突然想起了鲁迅的<<少年闰土>>。另一个梗是她的初恋,当初俩人毕业后一起出来打工,后来男朋友家里在老家县城给她们找了两份工作,让一起回去。她想在外面闯荡趁着年轻,让男朋友自己先回去了,男朋友回去等了她一年多,后来俩人还是分了手。她一直想对对方说声对不起,可是当她再次见到她的初恋,一个早早地谢了顶的油腻大叔,青春真的被狗给吃了。在她不知如何开口时,对方到是大大方方地和她打招呼,简单的闲聊后得知对方在县城某政府机关上班,还是个科长,老婆也是公务员,很满足很自豪很幸福地说,早知道你在上海,前两天单位组织旅游去上海,我也顺道去看看你,不过下次还有机会,我们经常出差/考察/学习/旅游
。岁月静好,何必打扰。聚餐结束后,有的同学组织去了KTV,有的同学相约去茶楼打牌,王女士突然发现依然孤单。王女士和大家合完影后挥手告别回了老家。走了你为什么要来,只有那三年同窗时光是永恒。

所以说你作为长辈,必须包容!谁没有过失呢?

一路风尘,刘平带着媳妇、领着四岁的儿子在老家县城下了火车。走出检票口,在熙熙攘攘的站前广场,刘平正准备打辆出租车回村里,突然手机响了。

                          4)

当然,如果你去了,看你侄女的父母怎样对你,那又是另当别论。

“平子,我和你妈在火车站呢。”电话那头,父亲依旧是大嗓门。“爸,我们刚到站,正在站前广场呢。你们是来接站吗,你们咋知道我们回来了啊?”刘平惊讶地说。

     
湖北的老邹夫妻俩,这些年一边忙着农活一边带孙子和孙女。孙女十岁了,一直是老邹夫妻俩带大,孙子四岁,刚学会走路时就交给他们在带。儿子儿媳常年在杭州打工。村子里以前的希望小学因生源太少,合并到镇上的中心小学,孩子在镇上读书来回很不方便。村子里大部分年青人都搬镇上或县城去住了,老邹的儿子在镇上也买了一套房子,让老邹俩人在镇上住照顾孩子读书,可是家中的农活照顾起来就不方便了。儿子早些年就让他放弃种田,可是他还是不舍得。这两年孙女长大了,变得不太爱和家里人说话,学习成绩一般。每次小邹夫妻俩打电话来回家都不愿意接,害怕问起学习,倒是小孙子,每次接电话,问爸妈要这要那,若得小邹夫妻俩很开心。

太正常,我老公的外甥,外甥女都结婚时候通知一声,我们不好请假随了份子钱连块糖也没回别说东西了,生孩子也一样。所以等我儿子结婚我就直接下通知收钱,直接告诉她们也不用来了,不举行仪式光收份子钱,不请客😂😂😂😂

“啊,啊……”电话那头传来父母连声的惊叹。“爸,我们就在当年你送我上大学时买水果的那个电话亭旁边等着,不见不散啊。”刘平兴奋地冲着手机喊道。

     
离春节放假还有一个多月,小邹夫妻就准备抢票计划、年货计划、回家走亲访友计划、日程排的满满的。最重要的是给孩子们的礼物,从衣服到玩具零食让孩子们开心。虽然提前做了准备,还是没有抢到火车票与动车票。最后他们坐汽车腊月二十四才赶到家。老邹夫妻俩早早地带着两个孩子到镇上车站去迎接他们。大的帮她妈妈背着包,让妈妈牵着弟弟,一路上没说话,小的到是一路上,叽叽喳喳,嘴巴里,一边嚼着妈妈给的糖,一边回答妈妈的话。老邹夫妻俩和小邹,拿着行李走在前面,边走边聊。老邹对儿子说,孩子大了他们老了,镇上乡下两处跑,孩子的学习也管不了,别把孩子给耽误了,让小邹俩口子,商量一下来年把小的带在身边上学,方便教育。大的还是在家上学,小邹也同意了,说开工后先去杭州那边安排一下,安排好了就回来接孩子,减轻父母的负担,大年初七又到了返程的日子,一大早,小邹让母亲把小的带到邻居家去串门,怕孩子舍不得爸妈,其实更怕自己舍不得。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个春节很少和他说话的女儿突然和他说,不想上学了,想和他们一起去打工,把小邹气得想打人,小邹的老婆含着泪劝说了半天,女儿才答应好好在家上学。小邹突然觉得亏欠孩子太多,自己成了孩子的念想与过客。每次分别都是为了再相聚,但希望不再久远。

去不去看自己心情呢。很多事情不是你胸怀多大,而是别人压根就没有把你当回事。去了也是吊打脸没人待见你。比如我姐就是我女儿结婚时候给她打电话通知她,电话一直打不通,再打一直正在通话中。明显就是不想来。我哥通知她,答应很好就是不来。女儿添小孩当面通知她还是不来。就这样我还不生气,啥叫礼尚往来呢。等她妞结婚我会和她一样,我一样不回去。你看不上起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平子啊,我和你妈在上海火车站呢。”父亲喘着粗气说。

     
旧人依旧,容颜老,相逢一笑,把昨日找。忆岁月芳华,峥嵘岁月,谁又知晓。让,轻轻地拥抱,抚平亲情与友情的思念,为送别划上句号。

我外牲女结婚,我姐夫去我家请客,我老婆在家,我在上海打工,姐夫说反正到你家请客了,小弟在外面就不打电话了,而我二哥也在上海打工,姐夫给他打电话了,请他了,就是不给我打电话,而平时姐夫对我也很好的,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可我是孩子的亲舅舅呀?

年初这起乌龙事件,以刘平一家火速赶回上海结束。如今又到了年底,刘平早早开始计划,只为保证万无一失:这个春节,我非回老家过不可!

我们这边是女孩结婚是定好日子了就通知所以亲戚,不请,而亲戚们就先送嫁女礼金礼物的。然后再是女孩或父母请亲戚们来参加嫁女礼,再弟二天吃回门酒的。我大女儿结婚时,日子定好了,并我女婿都送了我婆婆和我父母的礼。是我把礼金转交了婆婆和父母的。并都请了他们。亲戚们都是先送了嫁女礼给我家了。反而我婆婆说我女婿给她送的礼金少了。她在我女儿出嫁的前一天晚上八点多才心不情愿的送的出嫁礼给我要我给女儿。我们这里没有晚上送结婚礼的。我当时就气得不说了。但是又看弟二天就嫁女了。没有做声。这事我一直不释怀。

那年我同父异母的弟弟结婚,全部亲戚都通知了,就不告诉我,我也装不知道,后来姐姐骂他他才在结婚的前一天通知。最后我还是回去了,(父亲已经过世,回老家摆酒,伯父先出的钱)因为父亲临终时委托照顾,所以把酒席钱结了。

再怎么不和那是家丑,既然通知了不管早晚都要去。我这边我父亲兄弟三个也有红眼的时候,但大小事他们三个配合的很好,让外人看了是好兄弟没这没那的事。三个月前我有了二儿子,我妈没的早,老舅那边我要通知过来喝月子酒,给我大舅打的电话,说准了日子和他通知三舅(二舅很早就没了),结果来没看到三舅,问怎么回事,说去了两趟都锁门没人在家。白天假装很客气,大舅一走估计他都没到家我开车就去三舅家里了,给三舅赔礼道歉,两个舅就平日里不说话,三舅也明白,晚上我又专门点了一桌菜,把三舅让到主宾座。其实通过这件事说明只能给别人带来不便,而且影响还不好

别挑理了,也可能结婚主家忙昏了头,到跟前才想起你。去年大哥的孩子取媳妇,我提前和妻子下去帮忙,我三弟做生意特别忙,大哥也没有去打挠他,直到先一天三弟从我这打问,有挑理的意思,叫我给批评了一顿,按理侄子结婚,当叔的应该主动来帮忙的。三弟再没说什么,第二天全家忙前忙后地招呼客人了。至亲之间,需要的是理解和体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