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最着名的减肥运动,_张雄艺术网

减肥,为了健康,更为了美。杨贵妃不需要减肥,相反,当时的妇女们都仿效她增肥。不知李隆基的审美品位是高是低,只从周昉笔下的《簪花仕女图》来看,当时崇尚的女性之肥胖的确倾向于雍容华贵之美。赵飞燕以瘦之美征服了帝皇,楚宫里为崇尚苗条细腰而饿死不少人。

标签: 吴冠中 洋阿福 苏富比拍卖 吴冠中散文集 吴冠中作品

当下流行瘦身减肥,其实古代早已有之。

绘画中有疏密对照之美,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各走极端。艺术美往往体现在特性之夸张中,走极端,犹如疏密之为两极,肥与瘦也是造型美中的两极。吴道子画宽松衣着的人物,人称“吴带当风”;而曹仲达追求紧窄美,衣纹如湿了水般紧贴在身躯上,人称“曹衣出水”。西方现代艺术的主要特征就是表达感情之任性,形式走极端。马约雕刻的肥婆比杨贵妃胖得多,其实已超越“胖”的概念,而在追求造型中的饱满与张力,即所谓量感美。而当代美国画家奥得罗则更由此道发展进入漫画世界,他的作品形象肥得臃肿到极限,眉眼口鼻都缩成小星点儿,丑中求美,美丑之间难分难解。中国人大都不接受这种调侃之美,但我们欣赏无锡泥阿福。我前几年在印尼海边见到一位肥硕惊人的英国年轻妇女,觉得她是造型艺术中追求量感美的最佳模特儿,返京后我为此作了幅油画。不了解西洋艺术的客人来家看到后都觉得刺激、好奇,我于是解说“这是洋阿福”,他们会心地点头,因而我为此画命名为“洋阿福”。“衣带日已缓”“思君令人瘦”“人比黄花瘦”,中国诗人多愁善感,时时流露出对瘦的怜爱。林黛玉之美似乎潜藏在瘦弱中,弱不禁风也成了一种东方的审美形象。西方现代造型艺术中也追求瘦骨嶙峋之美,尽量扬弃一切累赘的脂肪、肌肉,突出坚实的人之最本质的架构。瑞士的杰克梅蒂于此走到了极端,“人”几乎存在于几根铁丝中,人们评说那属于存在主义了。

吴冠中《洋阿福》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瘦身减肥运动,是2500年前因楚灵王而起。

生活中人们追求肥瘦合度,有人说合度就是美。有位史学家开玩笑,说如果埃及艳后的鼻子增高毫厘,罗马的历史就要被改写了。确乎,美丑之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形容美,总说增一分太长,减一分太短。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审美往往带有偏见。艺术创作中,审美的“偏见”是独特风格之别,偏见缘于偏爱,而偏爱则缘于发现了别人尚未发现的特色。美术基础教学中要求作业完整,面面俱到。面面俱到了,完整了,是一件可评高分的习作,但绝不可能是艺术杰作。五官端正并不等于美。肥人中有美丑之別,瘦人中也有美丑之别,不肥不瘦而合度呢,也未必就美。美,真是有点邪气!

张雄艺术网讯最近,流行着韩美林笔下的“A4腰”,赶上春季,美女们都希望在春色里秀出自己的好身段,比A4纸还要窄的蛮腰听着蛮吸引人的。就像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火柴人”,创下了好几年上亿美元的天价,比如他的作品最近一次上拍是2015年以1.41亿美元成交的《指示者》。看来有个性,有自己独特的品味与内涵的艺术品越来越受大众的喜爱。单一的、固有的美与丑,胖与瘦或许并不能满足大众审美与文化的需求。那么这种“细再细”,“瘦再瘦”、“干再干”的反面效果又将如何呢?2016年4月3日,吴冠中先生的画作《洋阿福》将上拍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专场。

据记载,楚灵王建了一座章华宫,取名“细腰宫”。因楚灵王喜好腰细的女人,所以宫里的美女们纷纷节食减肥,誓把瘦身运动进行到底,经常有人因此活活饿死,于是,宫中美女都是清一色的细腰。这种小细腰也被冠予“楚腰”之衔。

众所周知,吴冠中先生就像是艺术界里的诗人,他的绘画作品如《双燕》、《江南水乡》、《不争春》、《松林》、《黄土高原》、《狮子林》、《生命》等作品将欧洲油画描绘自然的直观生动性、油画色彩的丰富细腻性与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审美情趣融为一体,将诗情画意通过点、线、面的交织表现出来,呈现出大自然音乐般的律动以及清新、宁静、淡美的境界,产生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感染力。而吴冠中先生坦然、真诚、敢讲真话,擅于思考,常语出惊人,如“笔墨等于零”、“一百个齐白石抵不上一个鲁迅”的率真性情以及丰富多彩的文学涵养又使他成为中国画坛史上独一无二的重要代表人物。

楚国的这场瘦身运动,不只波及到女人,男人也未能幸免。原因是——楚灵王不仅喜欢细腰的女人,也喜欢细腰的男人,于是,腰的大臣能得到楚王的偏爱和提拔用,而肥胖的男人,则有可能被楚王罢官甚至处死的风险。

而艺术家总是在不断地挑战自我的创作中趋于成熟的。吴冠中先生也不例外,这幅《洋阿福》就是吴冠中先生于1994年到印度尼西亚采风之旅中所作,为其罕有的得以保存的人体画之一,而且画中洋妞体型如此硕大肥实更是令人眼前一亮。

图片 1

《洋阿福》的人物形象可爱谐趣,体现了艺术家较少表露的幽默感。这种夸张变形既富于现代性,亦可追溯至中国古画,如明宪宗朱见深绘制的《一团和气图》,此图题材故事源于“虎溪三笑”,作品意在阐释华夏自古的中庸思想,代表了本土的儒道与外来的佛和平共处的世界宗教和谐观。拉丁美洲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费尔南多·博特罗的作品大家也并不陌生,胖墩墩的女人有些呆萌、有些滑稽,甚是可爱。博特罗说他画的不是胖子,而是想通过现实题材来表达一种体积带来的美感与塑性。那么吴冠中先生笔下的“洋阿福”有如何呢?可以说,她更加硕肥,仿佛要两三个男人方可相围,吴冠中先生简明的线条、典型的点彩,仿佛都涂抹了一层浓郁的抑郁风情,海风、沙滩、云彩、女人。

《战国策·楚策》记载说:“楚灵王好细腰,楚士约食,冯而后能立,式而后能起,食之可欲,忍而不入。”意思是:楚灵王喜欢细腰人,楚国的士人们于是都节制饮食,以求拥有细腰,结果因此而饿得有气无力,以致要靠扶持某件东西才能站得起、立得住,他们虽然很想吃,却宁愿忍饥挨饿而不多吃。

吴冠中在其散文集《画眼》提到:“我有一次在印度尼西亚看到一个硕大无比的妇人,那是马约尔与毕加索所求的量感美典型,我也觉得是发挥量感极好的对象,回来为之作了一幅油画。一见此画中肥婆,友人都感到惊异,我说我画的是洋阿福,于是友人们立即回复了平常心态。无锡的胖阿福已被多少代中国人欣赏,洋人也会对之青睐。”

图片 2

吴冠中先生提到西方现代大师追求的“量感”与中国传统艺术“胖阿福”,进一步指出绘画中有疏密对照之美,疏可走马,密不通风,各走极端,艺术美往往体现在特性之夸张中,吴道子画寛松衣着的人物,人称吴带当风,而曹仲达追求紧窄美,衣纹如湿了水紧贴在身驱上,人称曹衣出水,西方现代艺术的主要特征就是表达感情之任性,形式走极端,马约雕刻的肥婆比杨贵妃胖得多,其实已超越“胖”的概念,而当代哥伦比亚画家波得罗则更由此道进入漫画世界,肥得臃肿到极限,并将眉眼口鼻都缩成小星点儿。

汉朝皇帝对瘦美人的偏执狂热,也是史上有名。丽娟是汉武帝宠幸的一位宫女,身体轻柔,弱不禁风,几乎经不住衣带的弹拂。据说当她唱起回风之曲时,庭中树叶纷纷飘零。汉武帝常常把她藏在琉璃帐内,恐尘垢玷污了她的身体,还总是用衣带系住她的锦被,把她关闭在帷幕之中,生怕被风刮起。

“西方人认识量感美已是十九世纪,马约、毕加索,我的老师苏弗尔皮等都是量感美的偏爱者。量感美包含着面积、体积、容量和重量感等因素,是由长短比例及面积分割等形式条件构成的,它对形式所起的作用远比质感美显著。唐俑胖妞妞,隋俑坚而瘦,它们的量感美比之木雕或泥塑的质感美更突出。画家表现对象的量感美时,要夸张就夸张,要扬弃就扬弃。”

为了博得汉武帝的宠爱,丽娟还用琥珀做成环佩,放在衣裙里面,每当环佩发出声响时,她就对别人说是自己的骨节发出的声音。好一个病态美人,为了迎合帝王的喜好,竟恨不能瘦得骨节铮铮作响。

窃以为,吴冠中先生笔下的“洋阿福”以他自己特有的风格及想法来处理,画起来要比其他关于胖子的画作要有趣得多。夸张与扬弃张弛有度。布局上呈一巨大的圆形。艺术形象脱胎自传统文化追求福气、团圆、饱满的形象,演化为现代艺术对量感的追求。三道比例均衡的色彩象征天空、海洋、沙滩,呈现几何抽象的特征,女子神色自然,身着彩色花纹泳衣,面露淡淡的微笑。艺术创作绝不等同于现实世界,更不会信手捏造。如若人为地为追求美貌整形为蛇精脸,硕大的胸、极细扭曲的腰,那是畸形的、不自然的、不符合规律的病态。而艺术家笔下的夸张变形物象却是通过熟虑的艺术提炼而成,是在传统美学基础上进而生动的、纯熟的、唯美的、自然的艺术修为的结晶,如“洋阿福”般耐看,她让读者体会到,原来艺术的夸张可以这么美!

图片 3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zhangx@zxart.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张雄艺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汉飞燕”的故事,想必大家耳熟能详。

一次,她在太液池的瀛洲上舞蹈,适逢风起,要不是旁人动作快抓住了她的裙子,她就乘风而去了。据传汉成帝怕大风把她吹跑,还特地为她筑起了“七宝避风台”。在这些帝王的审美取向之下,汉代的丰腴女人大多自惭形秽,一场妇女瘦身运动也就在所难免。

以瘦为美的潮流,一直延续了很久。魏晋时期富豪石崇有成千美女。这个好色一代男,一生最大的喜好就是收集各色美女。他对美女的要求,苛刻诡异,他检验美女体重的方法也十分偏门。他将沉水香筛成粉末,撒在象牙床上,如果哪位美女经过时没留下痕迹,石崇就赐给她珍珠百粒,如果谁留下了痕迹,则命她节食减肥。所以石府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非细骨轻躯,哪得百粒珍珠?”为了那百粒珍珠的巨额奖金,一场你死我活的减肥大赛肯定势不可当。

图片 4

《南史·徐勉传》记载:梁朝时,着名舞女张净琬腰围只有一尺六寸,也能像赵飞燕一样在“掌上起舞”。看来,自赵飞燕之后,能否“掌上起舞”,已成为评判美女的标准。这种高难度动作,在今日恐怕只有杂技演员才能完成。

在龙门、云冈石窟中,北魏时期的佛像,都脸部瘦长,双肩瘦削,胸部扁平,一幅清风瘦骨。

北魏是北方少数民族的政权,以此可推断,南北朝时期,无论是汉族或是夷族,也都崇尚以瘦为美,而且这个标准不仅适用于女人,同样也适用于男人。女性美丑的标准向来掌握在男人手里,而最后,男人自己也难免被卷入其中,不得不按既有的游戏规则行事,这就是潮流的力量。

到了唐朝,审美标准发生了微妙变化,那就是以胖为美。但理解唐朝“以胖为美”,绝非是越胖越美,而是淘汰了那种瘦骨嶙峋的病态美,转而欣赏那种仪态万千的丰满美,也就是说欣赏那种该凹则凹,该凸就凸的身材美,和现代西方人的审美标准很相似。当时的首都长安,相当于现在的纽约,是个标准的国际性大都市,来自欧洲的商人、旅客特别多,他们带来的审美标准,很可能深刻地影响了唐朝的审美取向。

图片 5

杨贵妃是唐玄宗的至爱,也唐朝首屈一指的大美女,现在人都说她很胖很胖,但根据考古专家的说法:杨贵妃的身高165cm,体重在60公斤左右,和现在范冰冰身材差不多,所以杨贵妃事实上并不胖,只是看上去比较丰满罢了。真要是胖得一塌糊涂,估计唐玄宗也不可能对她那么着迷,毕竟美也有规律可循,凡事究竟一个度。

到了宋朝,女子的审美标准又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娇小瘦弱的女子被视为美,高大肥硕的女子还会遭到调侃。

一次,苏轼到一富豪家饮酒。主人有一舞妓,容貌尚可,但身材高大。主人向苏轼请求:“为这个舞妓作首诗。”

当时苏轼雅兴十足,于是戏作四句:“舞袖翩跹,影摇千尺龙蛇动,歌喉宛转,声撼半天风雨寒。”搞得那名舞妓满脸羞红,怏怏离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