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娱乐手机登录童年的岁月,小时候的文学梦

小时候的文学梦

                                                           童年的岁月

澳门太阳娱乐手机登录 1

从我懂事起,就对文字有着深厚的感情。

       
又值端午时节,在这粽香漂漫的时光,又想起那个遥远的岁月,那个记忆中的童年和我的兄弟姐妹。

我没有文化,我不是作家

记得还没到上学年龄,我就天天嚷着父母,我要上学,我要认识文字。父母总耐心的跟我说,还没到年龄呢。那时起父母亲就开始教我认识简单的汉字了。他们总会说,拼音还没学会呢,不急得慢慢来。我说我想看书。我想认字。就这样,还没上学前班的我,已学学会了26个字母和一小部分简单的汉字。

       
三十年前,那时我九岁,弟弟七岁。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全靠爸爸和妈妈在田里日夜劳作来养活和贴补家用。母亲不会干家务,也许是因为她常年在田里干活的缘故吧,所以家里的分工是很明确的,爷爷奶奶负责家里煮饭养猪之类的,爸妈负责外面的农活,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上学的上学,没上学的就在家玩,到了七八岁就要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所以七岁弟弟就要去放牛,九岁的我就会砍柴了。因为家境贫穷,我们读书都比较晚,一般都要在九岁以上,而且在那个年代,没有上幼儿园和学前班的说法,到了九岁就直接上一年级了,那时候上的是村小,一个学校也就几个邻村的小孩子,最多一两百人,加起来还没现在的一个年级人数多。小时候的生活很简单和清贫,但也乐趣横生。

我来自偏远贫困山区。众所周知,像我们这样的人小时候根本上不起学。

我经常翻看姐姐学过的书,经常缠住姐姐讲故事。

       
我和弟弟在家里最小,所以没怎么吃过苦,于是生活的比较快乐。记忆中姐姐一直没读书,总是跟着爸妈干农活,有时又帮着奶奶做家务,里里外外的活都会干,是家里的得力帮手,洗衣,做饭,砍柴,种菜,田里的农活无一不会。后来才知姐姐读过书,只是小学毕业后自己不愿去读罢了。那时候我们心里最崇拜和爱戴的人就是姐姐,因为我知道只要姐姐在,一切都不是问题,没什么困难可难倒我们的。姐姐的能干村里的女子没能比及的,她无论做什么活都干练,利索,跟慢性子的妈妈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家里孩子老人多,家境的贫困总是让村里某些人看不起,但是她们很是嫉妒妈妈养了个这么能干的女儿。每当逢年过节,姐姐总能帮着妈妈和奶奶做各种吃的,因为妈妈不擅长做家务,奶奶年岁也大了,别人家都炫耀着自家的糕点时,姐姐一看就会,所以别人家有的,姐姐都能帮着奶奶做给我们吃。那时有人下乡来教裁缝,姐姐和她的小姐妹们一起报名去学,因为家里有一台姑姑出嫁后留下的老式缝纫机,姐姐向来做事就很有主见,不知她是否和爸妈商量,总之她自己拿定主义就去做了,其实那时妈妈除了干活和做一些家里人情事故的招待,没什么文化的妈妈也拿不出什么好的改变家里状况的办法。爸爸更是不想这些,长年累月的苦干,挣钱养家和给两个哥哥交学费。在田里刨食往往是入不敷出,空闲时爸爸就会外出打工,那时就是搬木头或到冬天时买一些生瓜子炒熟了拿到街头去卖,赚点小钱补贴家里,所以其他的事爸爸也不拿什么主意。姐姐学会了就给我做衣裳,我记得姐姐给我做了一件白衬衫和一件花衬衫,姐姐在昏黄的灯下嗒嗒的踏着缝纫机,我就在床上玩,时不时的问姐姐各种各样的问题,期待着能快点穿上新衣裳。后来做好了,挺合身的,姐姐看着自己的成品笑了。自从姐姐学会裁缝之后,家里所有的衣服破了都不用奶奶一针一线的手工补了,这个任务就交给了姐姐。其实,小时候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姐姐买或做的,姐姐会种很多菜和瓜果,到了季节,她就骑着自行车驮到城里去卖,卖完了就会拿点钱出来买点奶奶喜欢吃的饺子和我们爱吃的水果回来,其余的都补贴家里,到了我上学后,她就会给我买新衣服,所以那时奶奶最喜欢姐姐,因为姐姐很贴心,我们也很喜欢姐姐,只要她一去城里,我们就在家门口眺望着等姐姐回家,想着好吃的,而我又是村里打扮的最漂亮的女孩,因为姐姐总会帮我把头发洗的干干净净的,扎上两个马尾辫,系上两条用红丝带打的蝴蝶结,穿上姐姐买的花裙子,跟村里那些女孩形成鲜明的对比。印象中那时姐姐很少给自己买衣裳,因为她的衣服破了,她就自己缝,但却很喜欢给我买,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是村里唯一一个没有长虱的女孩,姐姐每次洗头时必定帮我洗,所以我总跟村里的女孩有点不一样,她们都笑我像小姐,那时的小姐是指有钱人家的女儿。到了冬天忙完了农活,姐姐会到城里贩水果卖,早出晚归,帮着养家,在姐姐的努力下,我们家虽然贫穷却也过得有条不紊,见到姐姐的人都会跟她打招呼,因为这确实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孩,家里家外很多事都由姐姐拿主意,爸妈肩负的担子轻松了不少。姐姐也有严厉的时候,记得我没上学之前,姐姐就开始教我写名字,我怎么也学不会,姐姐心急了,气急败坏的打我,妈妈看到了就要骂她,姐姐是个急性子的人,她看不惯我不用心的样子。以至我上学后,姐姐每天都会检查我的作业,上三年级时,我们要开始学习写作文,我不会写,姐姐就开导我,给我举例子,但那时我脑袋一点也不开窍,折腾到几个小时也写不出,姐姐很无奈就一句一句的念,我就一句句的写,所以那时的作文都是姐姐写的,为了改变我的学习,姐姐就到城里的姑姑家,叫姑姑拿表妹看完了的作文选回来给我看,每去一次都能带回几本,我看多了,词汇量增加,思路也拓展开了,写起来也就顺畅了很多,到了四年级我才会自己独立完成老师布置的作文,因为阅读了大量的作文选和儿童文学以及少年文艺,我的作文写的比班里的同学好,经常会被当作范文在班里念,老师表扬我,我告诉姐姐,姐姐很高兴也表扬我,后来我就爱上了写作。到了六年级,我的好几篇作文都被小学生报刊登了,还结交了各地的文友。因此在以后的读书生涯中,学校举行的每次作文征赛中我都能轻而易举的获奖,这些都来自于姐姐为我所做的。于是小时候,我对姐姐的依赖远远超过了妈妈,由于妈妈要和爸爸承担养活家里九口人的重任,所以我几乎是在姐姐的照料下长大的。我没上学之前的一切生活,吃饭,睡觉都跟姐姐在一起,姐姐去河里洗衣服,我就在河边玩;姐姐做饭,我就帮着烧火;姐姐去锄地,我就在田埂上采野花玩,玩腻了就缠着姐姐讲故事,干活晚了还会让姐姐背着回家,总而言之,我是姐姐的跟屁虫,一直到我上了学。

我是九五后,记得在我刚开始上学时是一年级起步。我们那没有幼稚园学前班,更没听过幼儿园这一说。

到了年龄上学了。一下就如鱼得水。把我乐呼着。一回来就跟父母说:我读书给你们听,我讲故事给你们听。每每这时父母总是乐开了花。总不忘的说,这小妞就是读书的料。

       
那时,我对两个哥哥的记忆不太深,从我懂事起大哥就上了初中,那时候上初中是要寄宿,每个星期回一次家,把整个星期要吃的菜和米带上,偶尔星期三也会回来取一次菜,取完就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走了。大哥很少回家,甚至连星期三带菜也经常叫同伴帮他带,我几乎没什么和大哥相处的印象,导致我对大哥一直有种敬畏之心,尽管大哥走出社会后对整个家都起到了历史性的改善和他为我们兄弟姐妹做出了无私的奉献,但我对大哥依然无法敞开心扉,依然非常的拘束和害怕,虽然我心里一直以大哥引以为豪,一直认为他就是我们全家的骄傲,但我们根本就不像兄妹,那种害怕中有敬重,有陌生,有不了解。二哥和我的关系却要好很多,后来我想也许是年龄也有关系,大哥大我很多,而他又是那种吐一口水都是钉子的大男人,威严的形象让人敬而远之。二哥跟我相处的时间比较多,而我又经常受二哥的欺负,我上小学一年级时,二哥就上四年级了,四年级要到较远的小学上,因为村小只办到小学三年级。因为我和哥哥们相差较大,所以读书我从来没跟哥哥们一起,因此那时候看到那些小伙伴们有哥哥们的保护很是羡慕,以致我性格上非常的孤傲和独立。后来我跟弟弟一起上小学了,我自己充当了哥哥的角色保护弟弟。记忆中的二哥每次放学回来都要吃中午剩下的冷饭,有时候中午剩的少,被早放学的我吃掉了,就会挨二哥的一顿骂。虽然二哥会骂我,但我们俩走的最近,因为他会辅导我的学习,而且我一点也不怕他,他骂了我,下次我还会把中午剩余的饭吃完,二哥很喜欢指使我干活,我经常不愿意,最后没辙了,他就和我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干活。然后二哥就开始算计我,但他每次都要失败,因为他的算计总在我的反算计之下,二哥输了,摸着头不得不认输乖乖的干活去了。大姐在一旁总被我们俩逗的开怀大笑,有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总是说二哥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以我们兄弟姐妹在一起时总是有无穷的乐趣。每逢星期天,我们兄弟姐妹一起下地干活时,比如拨花生或锄草,或收谷子或插田,二哥一到地里就像个村长一样站在田埂上开始给我下达任务,我就得老老实实地干完,有时候我不服,二哥就会用物质来诱惑我,只要我把他分配给我的活干完,他就送我一块带香味的橡皮或其他尺子之类的学习用品。那时候没有现在的小孩子物质条件那么好,什么文具都有,我们那时只有一只铅笔,用到手抓不到时还要用竹子套上铅笔接长继续写,所以有一块带香味的橡皮那是个很美丽的愿望。因此每次二哥都能得逞,为了香味橡皮等小礼物,二哥吩咐的任务我总是必须完成。二哥还会教给我很多干家务的技能,比如在做饭这段时间可以去洗菜,切菜,烧开水,这样最节省时间,那时候觉得二哥很聪明,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统计,二哥后来上初中了,学会速算,他又教我速算,那时觉得的很神奇,一直觉得二哥很厉害,很崇拜他。其实只有我吃了中午剩下的饭不留给他时,他才会骂我,其它时候二哥从来不骂我,而且还是很疼我这个小妹。记得我小学毕业没考上重点初中,喜欢争强好胜的我坐在沙发上伤心流泪时,二哥反过来逗我开心,送给我最漂亮的文具盒,还给我买榨菜吃,那时候小包装的榨菜对我们来说是很美味的东西。后来我上初中了,也是二哥用自行车把我送到城里的学校,帮我办好入学手续,整理好床铺,买好吃的,选好班级,熟悉完学校的基本情况后,看着我坐在座位上和同学说话了,他才走了。印象中二哥是个做事很有条理和很细致的人,他总会把所有的事情整理的井井有条。因为在我上小学五年级时大姐就随打工大潮去深圳打工了,所以上初中和后来到北方上学都是二哥送我去的,大哥负责把学校联系好和学费准备好,剩下的就交给二哥了。我对大哥记忆中最深的一件事是在我读六年级时发生的,有一天,我被老师严厉的批评了,我哭着跑回家不肯去上学,那时大哥和二哥正好在家,大哥气的暴跳如雷,一手把我拎起来,让我滚出家门,我站在家门口哭,我小时候长的很弱小,但软弱的外表下却长着一颗倔强的心。二哥不停的哄我,许诺要送我一个漂亮的文具,爸爸默不作声的抽着烟,紧锁眉头。看看怒气冲冲的大哥和不停哄我的二哥,还有满面愁容的爸爸,我突然停止了哭泣。倔强的我心里默默发誓,我得读书,而且要读出头,给家里争光。于是抹干眼泪跑回学校,其实我从小就一直藏着一个想出人头地的梦想,因为出人头地了才能让那些看不起我家的村里人对我家另眼相看,虽然未能实现。但我家后来的经济状况在大哥的努力下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时候我们的学校都是私塾,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是一位私教(相对有点文化,上过初中)开办的,我们是山区,根本买不起桌椅。记得我们所有去的都是坐椅都是从自家带去的,桌子就是几块木板下垫着石头,又或是木板和圆形木头订上几个铁钉。

上小学后,我的成绩非常的好,每年都占着全年级第一第二。那时的我,有时间喜欢写日记。老师知道后,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了我,叫全体学生要向我学习。在小学的生活里,我一直都是担任着学习委员的角色。一直都是同学羡慕的对象。

       
在我没读书之前,姐姐和家里人都去田里干活了,我就负责带弟弟。记得有一次,我和弟弟跟村里的一小伙伴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打架了,我把那小伙伴打了,她跑回家告诉她奶奶,她奶奶远远的就跑过来作势要打我,我害怕极了,只好沿着村里的小路拼命的跑,脑袋一片空白。她奶奶在后面拼命的追赶,嘴里还不停的骂,灾难性的一刻到了,小路的另一头是她爸爸挑着稻草往回走,我被夹在中间,一急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扑通的摔了一跤,就这样她们母子俩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走时还在我身上踩了几脚,打完之后他们走了,我爬起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脸上青一块红一块,身上还多处受了内伤,连呼吸都痛,以至后来喝了很多药酒和童子尿才好的,母亲说喝童子尿可以治内伤硬逼着我喝。我一路哭着往回走,远远的看见弟弟躲在回家路上自家的菜地里看着我,也许她奶奶追我时,弟弟也跟着在后面,他没有看到我挨打的一幕却看到了伤痕累累的我,我停止了哭泣,把弟弟带回家,后来妈妈回来了牵着我到她家讨公道,对方连歉意都没有。从那时起仇恨的种子就埋在了我心里,后来二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对那两个人耿耿于怀。妈妈牵着我回了家,叫人配了药酒和清晨时让我喝了许多童子尿,不知喝了多少天才慢慢好了。后来弟弟都上学了,那时我上四年级,弟弟上一年级。在上学的路上,邻村的一个同学又和弟弟打架,那时我正在玩手里的小刀,我一不小心用小刀划伤了对方,他们都说我用刀杀人,后来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读四年级时,每逢周日我会经常帮着把家里的菜挑到城里去卖,卖完了我会用2毛钱买回一包彩色的橡皮,一包里有四块不同形状和颜色的,有花形的,有动物形状的,还带着香味,很是漂亮。那时乡下的小孩子很少有这种橡皮,买回来之后就让弟弟卖给他们班的同学,转手赚点零花钱,所以小时候我自己经常会有存钱的习惯。虽然存的不多,加起来也就一两块钱,但很幸福很自豪,时不时拿出来数数,偶尔给弟弟买根冰棒吃,那时经常会有人到乡下卖冰棍,五分钱一支,在那个时候吃根冰棍是童年中很幸福的事。在我和弟弟读小学时,哥哥姐姐们都长大了,家里的家务活都由我和弟弟负责,每次下午放学时弟弟就会把从他同学那里借来的小人书给我看,我就趁喂猪时这段时间把它看完,一边喂猪一边看小人书,家务看书两不误,那时我很喜欢看书,但家里又没钱买,于是弟弟就经常从他同学那里借回来给我看,所以到现在我对书籍都有一种特有的感情。我和弟弟的感情非常好,所以小时候好像没有吵架的记忆。

就这样我渡过了自己的第一阶段(1~2年级)。因为时间在走,我们那边物价也渐渐上涨,书本费也开始上调,那位先生也教不下去了。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精力也不多。

我的学生时代是愉快的,是充满活力的。记得在四五年级这期间。老师给了我投稿地址。我的文章经常上选小学语文报。学校的板报也是我一直在负责。

       
 期间,我也面临过一次差点没书读的境地,因为没钱交学费,爸爸想让我辍学,后来在哥哥们的反对下我还是坚持了上学,其实我能读那么多书,一直是得于哥哥的付出和支持,那时乡下的女孩很少读那么多书的,家庭负担重的就更别说了,读了小学就算不错了。为了我上学,大哥四处奔波,给我找关系上了一所较好的中学,可惜的是当时迫于学习压力和生活不习惯,我主动退了学,其实我的学习一直很好,老师也自觉惋惜。大哥恨铁不成钢,恨恨的骂了我。退学半年后,我又后悔了,大哥又托人帮我找了另一所中学,直到中学毕业。到现在我都记得,大哥为了我,二哥和弟弟读中学都操了很多心,他期盼着我们能考上大学,只是我们都没考上,辜负了大哥。大哥为我们兄弟姐妹的无私付出是村里和周边所有村子的男孩中没人可比的,他为改变我们整个家族的境况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奉献,他是整个家庭的主心骨和希望,那时我们觉得所有的事情大哥都可以解决的,从大哥走出社会以后,爸爸和妈妈轻松了很多,因为只要遇到什么事,爸爸都会去找大哥,自然而然,大哥就会想办法去完成。现在想来,我们的事都有大哥担着,但大哥遇到的困难,似乎家里什么都帮不上忙,因为家境的贫困,父母跟所有农民一样都只能维持简单的温饱生活,经济上并不富余。大哥完全靠自己和大嫂的努力,一步步的建立好自己的经济基础。其实貌似平凡的大哥,在我们心中是个顶天立地,了不起的人,我们对他的感情有感激,有爱戴,还有崇拜。如今看来,我的大姐和两个哥哥都为帮爸爸和妈妈支撑着我们那个负担超重的家庭做出了很大的付出,我和弟弟那时小,我们却得益其中。

所以我们又去到了第二个学校,也是私人学校。离家很远,因为路不好,走路都要一个小时左右,爷爷陪我去给我报的名。(本来在我们村有一个相对来说大一点的私塾,但是远的费用相对来说要便宜些)。因为我们家很穷,父母都外出打工供我上学(在我未上学之前,2岁的时候,大哥也因为家庭原因离家打工,中断了补足学业)。所以我们能选择的就是花最少的钱也要让我们接受教育。爷爷带我去报名,之后的几天也陪着去,因为我第一次去偏远的地方路也不熟。

以为生活就这样顺风顺水。我的前途一片光明。在小升初那个时候。家庭出现了变故。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看着父母整天愁眉苦脸,我放弃了学业。在家帮助父母干农活。父母老泪纵横。可也没办法。家门口经常有守着讨债的人。

       
其实,我对挨打的记忆总是非常深刻,我记得爸爸只打过我一次,事由是因为我二哥和邻村的表哥在上学的路上打架,被我看见了就把什么难听的话都冲表哥骂,那时很幼稚,学会很多乡下人骂人的粗语。后来传到姑姑那去了,嫁到邻村的姑姑来家里告诉了爸爸,看着气呼呼的姑姑,爸爸没看到二哥,却狠狠的打了我一顿,我被打了后跑到村里大厅的凳子上睡着了,之后好像是二哥放学回来把我叫回了家。曾经我差点死于两个哥哥之手,我不记得是妈妈还是姐姐给我说的,那时会经常有放映队下乡放露天电影,各个村子的人都会聚在一起看,非常的热闹,因为那个年代没电视,看电影比过年还高兴。我的两个哥哥看完《铁道游击队》还是其它的片子,总之是抗战片,他们两人玩游戏,把我当坏人,死死掐着我的脖子,差点把我掐死。我没被他们掐死,但家里的鸡却有几只遭央了,据说他们看到爷爷把鸡在池塘里放飞,他们觉得很有趣,两个人就回到家里把家里的鸡扔进水缸里,那时乡下每家每户都有一只大水缸,是为了储存一天的生活用水,因为那个年代没有自来水,每家都要到村口的大井里挑,条件好的家庭会自己掘一口小的,那种水泵式的,但仍然会保留储存水的大缸。听到鸡在水缸里扑腾扑腾的声音,觉得很好玩,至于后来他们有没有挨家里的打我却不记得了,总之童年趣事太多了,很多都随着岁月的流逝,飘浮的很遥远,但每次家里人讲起来都依然觉得非常有趣。

好景不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概一年后政策下来废除了所有私人办的学校。而离我家近的那所私人学校,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教师多,而且学生相对来说比较集中。后来评测成为了公立的。

那个时候,书是看不下去了。我心情是非常的糟糕。

       
 现在的孩子,都比较自我,他们很难体会到,兄弟姐妹那就是父母送给我们一生最好的礼物。在那个年代,兄弟姐妹一起学习,一起劳动,一起玩耍,一起生活,一起成长,有那么多温暧的记忆,留给我们一生去回忆,去嚼咀,去念想。

我们又开始了求学生涯的漂泊。

等到了年龄,领到身份证我就外出打工补贴家用。我用我幼小的肩膀支撑着这个家。这期间。我的文学梦又渐渐的苏醒了。我给自己定个计划。我要边打工边继续完成学业。我的人生不能就此话上句号。我的文学梦,我的作家梦我要一步步去实现。

这里就是我小学毕业的地方。尽管当时我在其他两个学校升到了三年级,本来在新学校直接可以升四年级的。因为我当初念的都是私塾,所以我留了一级,就这样我整个小学念了七年。

往后的日子里,当别人下班后在追连续剧时,当别人在八褂着人家的是非时。我在埋头学习着。我想,只要肯付出努力,明天的太阳会更绚丽。

因为在农村,我们要做的事不是读书,而是放学回家之后的家务。所以当时我们除了学校的几个小时外,回家作业做完就出去做事了,如果有要背的课也会带出去。

家里的债务渐渐还清了。父母亲说亏欠了我,耽误了我的学业。我微微一笑。拿出一本本毕业证书放在父母亲面前。

七年之后我们升初中。

父母亲欣慰的笑了。我也笑了。我说:文学是我小时候就有的梦,无论多大困难我都要去克服去实现!

这也意味这我们要离开家,离开爷爷奶奶去一个离家差不多十公里的地方上学。光在路上的时间也要将近两个小时,这还是我走得很快(差不多跑一样)。这一次也是爷爷陪着我去,他老人家差快七十了,依然是他陪着我去报名(父母在外,是他们养育了我)。因为他的年龄,我们走了近天;因为他的身体,所以比较喘;因为他的年龄大,还大老远带着我去,最终学校收留了我(听说当时招生对象只有本乡,面我恰好是同乡的)。

报名后的第二天也是爷爷帮我收拾东西(被子什么的,因为中途遥远,我们都是住学校,免费。),也是他陪着我去,我到之后他独自走路回家,因为我们的家境也打不起边,都是山路也不安全。

就这样我过着在校五天半,在家一天半的时光。每个星期五我们都从家去学校,然后星期天下午又从家返校。

因为小学的教学质量真的不怎么样,而且老师主要辅导重点同学,对于我们这样的基本课堂上就是讲也不是讲给我们听的,而且也不给我们辅导。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读不下去的。

所以在初中很多知识根本就接不上,唯一让我们欣慰的是可以认清书上的字。

因为在农村,只会说家乡话,小学都是用家乡话普及的。导致初中的时候我们很多都是夹杂着家乡口音。

在这三年中,我依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因为刚上去就给老师们留下了一种印象“成绩不好,学不下去”,因为我们和他们接不上。而且他们也不会主动对我们进行辅导(好学生除外),每次我们去请教他们也不会真的教我们,往往都是敷衍了事,在他们心中,我们已经完了。

很多人也会问“怎么不去向成绩好的同学请教呢?”去过,但是人家又怎么会教你呢。

我记得还有一件事是比较生气的。就是我们一共有四个班,自初一升初二时就按成绩分班,分别是四个档次。所以你们说我们平时都接触不到,又怎么向他们请教呢?

初中结束后,就没有再读了。我就三个原因:

1.我成绩不好,再下去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白白浪费家里的钱 ;

2.我讨厌老师的教学方式,因为不公平; 

3.最重要一点是我们家太穷,如果再读下去只会造成更重的负担。

虽然他们一直劝我,说读书才有好的出路,可是我都一一拒绝了,因为我了解我们家的情况。虽然后来知道自己中考的成绩还可以,也有一丝丝后悔,但是我也并不后悔。因为我知道我的选择是对的,果然我们家的情况有所缓解。而我,本来是当时政策招兵的对象,但是还是没有去成。

在读书的日子里,我就学到了两点:

1.我几乎认识所有的字;

 2.我学会了忠孝礼仪。

步入社会我依然没有舍弃他们,因为这是我用十年时间学会的,我不想丢弃。

所以我时常在读书,尽量去阅读,增加自己的知识,丰富自己的见解。要和这个变化很快的世界共同进步。

读到初中对现在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能做的就是不断学习,适应这个社会,增长自己各方面的技能才能生存下去。

我没有文化,所以我不是作家,也不会成为作家。恰好我喜欢阅读而已,我不想把学到的这唯一一点给舍弃。支撑我的也是念书,是家庭,是亲人。

我没有文化,我不是作家,可是我也有梦想,有追求,我也有不输任何人的斗志。

我没有文化,我不是作家,我只想在工作之余,坚持自己唯一的那点不同。

我没有文化,我不是作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