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稿演讲,竞选海报长5米

女儿放学回来突然告诉我们,自己被提名为学生会的候选人了,这让我们大为诧异。我和她妈妈都不是外向性格,女儿自小也比较害羞,没有想到会主动报名参选,而且真的成了候选人。

图片 1
独家专题策划 美国高中VS国际学校咋选择

图片 2竞选现场,学生“粉丝”拉出海报支持选手

在美国的学校里,没有国内的“班干部”,没有大队长、班长、学习委员、科代表这些,只有小学高年级、初中、高中才有学生会,而其中的成员是学生选出来的。进了学生会之后,老师会给学生很多“duty”,就是责任,如每天负责帮助老师整理课堂用品,午餐时帮助维持秩序,放学后高年级学生在楼外协助指挥交通等,这些职责要么由老师指定学生轮流来做,要么由学生申请。

国际学校offer频传 最牛学霸如何炼成

  实验小学的A城市长以及大队长都要经过层层公开选举,今年的70多位候选人展开最后的角逐,现场演讲、拉票。周之源竞选演讲时,十几位支持者高举着她长达5米多的海报出场,上面有20多张大大小小的奖状和数十张照片。四年级学生周啸仟没有参选,仍感觉“很过瘾”,他和同学们高呼着他同桌晏子凌的名字,同学们还专门为晏子凌制作了竞选海报。实验小学德育主任严利蓉表示,学校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每个学生参与其中,感受荣誉,学会沟通。

小学的学生会任务还不是很多,高中就比较繁重,会占用很多时间。但有弊也有利,申请大学时美国大学会比较看重这个经历,长期的学生会经历会被认为有领导才能。

  • 国际学校豪华版毕业典礼震惊网友

  和马丁·路德·金一样,周之源的竞选演讲主题,同样是“我有一个梦想”。但不同的是,这个12岁小姑娘的梦想是成为成都市实验小学“学生虚拟城市”———A城的市长。在昨日实验小学A城市长和部长换届选举的现场,“粉丝们”举着长达五米多的海报和图片集,
为她摇旗呐喊。

女儿今年是三年级,算是进入了小学高年级,有了参选学生会的资格。

国际学校为非京籍学生在京择校解难

  实验小学的A城市长以及大队长都要经过层层公开选举,然后由学生拉票数以及竞选演讲当天近百名学生代表、数十名老师和家长(微博)代表投票数综合产生。昨日,今年的70多位候选人展开了最后的角逐。

在班级里,她的主要对手是她的好朋友,印度小女孩A。A的父亲是医生,有两个女儿,A是妹妹。A的姐姐之前也读这个小学,并且一直是学生会主席,我们认为和A竞争,女儿的机会不大。因为姐姐一定会传授给A很多竞选经验的。

  • 在小而精的国际学校读书是什么感受

  女儿竞选妈妈准备5米长海报

那天是周五,老师向她们宣布了竞选规则:这是学校里的竞选,绝对不准负面攻击竞选对手;严禁贿选,除了宣传海报以外不允许向同学分发任何纪念品,包括糖果、文具之类的。另外让她们在周末准备一张宣传自己的海报和一篇演讲稿。

加入教育国际学校栏目第1期探校团

  临上场那一刻,六年级学生周之源的嘴里还不断叨念着演讲词。去年这个时候,她也参加过市长的竞选,最终落败。今年是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为此,重视程度也提到了最高级别。得知开始竞选是在4天前,妈妈自告奋勇成为了她竞选智囊团的首位成员。

全家人如临大敌,立刻去专卖文具的店,购买制作海报的工具。话说美国这种商品真是非常齐全,制作海报都有工具套装。拿到家之后,她立刻着手制作,我们全程没有参与。

  • 非京籍学生如何在京选择国际学校

  周之源原本准备在竞选演讲时秀一段流利的英文,但妈妈左思右想后认为,秀英语吸引的人可能比较小众,还是展才艺、摆事实的方式比较好。随后,母女俩确定了竞选演讲的主题:支持者们充当“粉丝”讲述她们眼中的周之源,她是“艺术十佳”、“小小捐赠者”、“小小义工”、“小助教”……她也可能是未来的A城“市长”。接下来,周之源再讲述自己当上“市长”后的理想和抱负。

话说这个海报做得完全沒有规划,女儿在上面贴了很多行字,夸耀自己是如何可爱,如何有文化,爱音乐,选了她学校会变得非常酷啥的。到了最后,才发现没地方写“投我一票”和自己的名字,这下傻眼了。在我和她妈的冷嘲热讽中,她终于删除了很多废话,把至关重要的信息加了进去。

提到美国的教育,现在大家都熟悉一个词leadership,翻译过来就是领导才能。说到美国教育注重培养学生的领导才能,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昨日,周之源的出场无疑是最有气势的,在别个同学的支持团都是举着小方块的自制海报在台下摇旗呐喊时,她的十几位支持者高举着她长达5米多的海报集体出场,上面有20多张大大小小的奖状和数十张照片。她一出场,台下就发出了“哇”的声音。

周一,她扛着比自己还高的海报兴高采烈地跑进了学校,放学回来却告诉我们一个惊人的消息:有人在A的海报上写“我恨A”。A的海报是父母连带姐姐一起帮着做的,专业清晰漂亮,和我家丫头的乱糟糟的作品相比是云泥之别。两张海报一起贴在学校的走廊里,午休的时候就发现被别人写了这么一行字。“怎么会有人这么做?”A不开心,女儿也很不开心,虽然是竞选对手,她俩依然是好朋友。

在美国的学校里,特别是小学,没有我们国内所说的“班干部”,没有大队长,班长,学习委员,科代表这样的“官职”,只有小学高年级,初中,高中才有“学生会”,而其中的成员完全是学生“民选”出来的。在小学,虽然没有“官职”,但是老师会给学生很多“duty”,就是责任,如每天负责编制老师整理课堂用品,午餐时帮助维持秩序,放学后高年级学生在楼外协助指挥交通等等,这些职责要么由老师指定学生轮流来做,要么由学生申请。

  事实上,这个海报秀的创意和制作都源于周之源的妈妈。周妈妈认为,在学习之余,女儿还有很多丰富的社会实践经历,她很会讲故事,夺得过市内多项大奖;她曾多次主动到社区做义工;她把自己的零花钱省下来,在贫困山区建了个图书站……在妈妈看来,“女儿的这些努力和能力,不见得同学们都知道”,但这些对她胜任市长职务都会是很好的实践基础,都能证明她能当好市长。

周一晚上,女儿开始练习竞选演说。她自己写了满满一页纸,像念书一样念下来。

而leadership,则是学生在各种日常活动中自我展示的一种能力,包括出主意,想办法,帮助他人等等。上高中后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在各种club(俱乐部)和team(队)里当”头儿”。

  于是,没和女儿商量,周妈妈自己挑选了女儿参加社会实践的几十张照片,以及获得的20来张奖状证书,作为竞选材料。这位妈妈说,她只是根据对A城市长的职位来挑选照片的,学习上的很多奖项并未收集到竞选材料中。

我们给了她一个建议:扔掉稿子,直接告诉同学们你如果当选,能为他们做什么就好。她想了半天,说自己数学好,同学不会做题可以帮他们;自己会弹钢琴,喜欢音乐的可以弹给他们听。我们一致喊道:张大眼睛,看着同学就这么说就好了。然后,两人一致认定这次竞选是毫无希望了。

女儿在小学期间也曾展示过她的leadership。

  然而,在周之源那里,过去取得的证书和奖状似乎都是“浮云”,她的竞选词更多地放在了未来:“如果我竞选成功,我会组织很多活动,让同学们的课余生活更丰富……”大众评审团纷纷给出笑脸,为她投票。

投票日定在周三,但是当天大雨,水淹了这座城市。放学的时候,我们都淋了一身雨,她上了车就说:“我当选了。”高兴之余,又非常崩溃,这样草率的竞选都能选上?虽然没有公布票数,但据说得票率很高,很多同学投完票就过来恭喜她,然后说“我投了你的票”。我们也问她为什么能赢,她说自己可爱,同学都喜欢她。选举果然是拼可爱度的,和专业性无关。

五年级开学的时候,她换到一所新学校,一个同学都不认识。过了一个多月,是十月初,她告诉我学校开始竞选学生会,只有五六年级的学生可以参加,她报名了,然后给我一张表,让我签字,表示家长[微博]同意孩子参加竞选,我当然是支持她的。第二天回家女儿告诉我,同年级的另一个华人孩子,是男孩,说他妈妈没有给他签字,因为他妈妈认为他不会被选上,我听了马上说:“不管选上还是没选上,妈都愿意你去试一下。”

  为拉票学生和老师协商时间

美国学校的学生会一般只有四个位置,我问女儿想竞争哪个职位,她说,President(主席)她肯定是没希望的,一定会是六年级的大孩子,VicePresident(副主席)没啥意思,President不在的时候才能管事(哈,她还真当成总统竞选了),她不喜欢管钱,所以不想当Treasurer(财务),她觉得自己写东西又快又好,所以决定奔着Secretary(秘书)的位置去了。我当时觉得挺好玩的,这是孩子对管理职务的最初理解。

  现场演讲只是这场竞选的一个竞技场,更多的较量还在台下。按照学校设定的规则,70多位候选人还需要在演讲前到各个班级拉票,选手自行选择多个班级,并和老师协调时间进行拉票演讲,拉票票数计入选手总成绩。

又过了两天,女儿回家后有点闷闷不乐地告诉我,一个六年级的女孩对她说:“你能选上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一,因为第一,你刚刚来,没人知道你,第二,你是五年级的,学生会都是六年级的大孩子。”我听了后沉思了一下,然后用轻松的口气问她:“她这样是吓唬你,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要不要去试?”“要!”“好,那就认认真真去准备。”

  六年级的皮馨怡总共去了6个班拉票,拉到8票,在她看来已实属不易。“最初走访了8个班,但有两个班的老师都拒绝了,课程太满,挤不出演讲的时间。”

之后的几天里,女儿开始忙着制作她的“竞选广告”,学校规定每个参选者可以在学校的墙上贴六张海报。每天放学回家她就趴在地板上又写又画,基本上和美国的各种竞选风格差不多,“Voteme!”(投我一票)是每张上必有的。她还在每一张上贴了自己的照片。

  周之源提前跑遍了1~3年级的近20个班,挑选出了非主科的课程,抄下时间表,然后依次找相关老师谈拉票演讲的事。最终,周之源在拉票环节拿到7张票。

最后是准备“竞选演讲”,要在规定的时间里介绍自己展示自己不是件容易事,女儿动足脑筋写演讲稿,我看了一下,里面说自己愿意为大家服务,有哪些活动的点子,还特别提到在以前的学校办班级报纸的经历,等等。我看着不错就没给什么意见,然后就是演讲练习,我要女儿把我当观众,开始她拿着稿飞快地读,我要求她,第一,不可以照稿子念,必须背下来。第二,说话语速要慢下来,要清清楚楚,并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开始女儿还不愿意听从,说什么学校没有要求背着稿说。我耐着心和她说,当有人想说服你做一件事,可是那个人不看着你,只是在读一篇东西,你会对他说的感兴趣吗?女儿最终同意了我的话。我又提醒她眼睛该看哪,怎样用手势,在哪里该有小的停顿。最后的三两天里每天晚上我们俩都要练上一阵,女儿越说越好,自信心也越来越强。

  学校:希望让学生学会沟通

到了竞选演讲的那天,我帮她挑了漂亮的裙子,她自己也精心打扮了一番,信心满满地上学去了。她走了,我的心倒忐忑了,意识到女儿胜出的可能性真是微乎其微,心想但愿这小丫头扛得起这次失败。

  虽然最终结果还没统计出来,但周之源说,经过这么认真的备战,自己已没有遗憾。周妈妈说,经过这场锻炼,孩子事实上已学会如何和同学相处,如何获得大家的喜爱,如何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得更好。

放学回来一进门,她第一句话是“妈,我没选上。”我正要把准备好的安慰话说出来,她猛地扑到我身上,大声尖叫:“我成功了!妈妈!”我高兴地抱着她,悬着的心也放下了。接着女儿不停嘴地跟我讲下午的经历。

  四年级学生周啸仟虽然没有参选,但他仍然感觉“很过瘾”,昨日在竞选现场,他一直和同学们高呼他的同桌晏子凌的名字,他说同学们专门为晏子凌制作了竞选海报,“我有参与画”。

她说,下午,所有四五六年级的学生汇集在体育馆里,四年级的学生不能参选,但是可以投票。每个候选人上台作演讲,她是唯一一个五年级的,剩下的都是六年级学生。她还说,她是唯一没有照着演讲稿说的,效果特别好。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暗自得意:老妈的话没错吧,不过我没说出来。

  实验小学德育主任告诉记者,这样的竞选在学校进行了两年,学校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每个学生参与其中,感受荣誉,学会沟通。选举的过程也是孩子们成长的过程。

女儿说,演讲结束后是学生投票,然后所有学生回到各自的教室。放学之前,学校通过广播宣布最后结果。当听到她当选为Secretary时,全班一片欢呼,老师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告诉她,她是很多年来第一个进学生会的五年级学生。

分享到:

过后我很好奇地问她:“好几个六年级的学生竞选这个位置,为什么你会赢?”她说:“我那些天和很多五年级和四年级的小孩说话,让他们认识我,告诉他们去选我,我的几个朋友也这样帮助我,所以我想五年级和四年级选我的人会很多。”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进了学生会,女儿干劲很足。很多写写画画的事那些大孩子都让她干,她也不抱怨。转眼到了万圣节,学生会策划了慈善募捐活动,让学生在那天晚上去社区里捐款。女儿拿着捐款的宣传单,带个袋子,在别的孩子讨糖的时候,她向人家“讨钱”,我远远地跟在她的后面,有点不好意思靠前。在整个社区扫荡一圈之后,女儿收获颇丰地回到家,把口袋里的钱往地上一倒,她开始数起来,看着她那认真兴奋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小守财奴。

第二天回来,女儿得意地宣布,全校学生中她要来的钱最多。

作者:远方,定居美国十余年,现为美国高中全职中文老师,对于美国教育的了解不仅来自于女儿的成长过程,也因工作的关系有很多切身的体会。远方老师博客:《远方的世界》的博客,点击查看更多原文。

本文为教育[微博]国际学校栏目独家稿件,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