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会京华

“草民不敢。”严四道:“只是,贝勒爷,不要因一念之差断送身家跟子孙后世,更不可因一念之差落千古骂名,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玉贝勒脸色再变:“李豪,我不是来听你教训的。” “贝勒爷”
“识时务者呼为俊杰,知进退的才是高人,你懂么?” “草民只懂忠孝仁义。”
玉贝勒怒喝:“李豪” “贝勒爷。”严四道:“还请三思。”
玉贝勒道:“你太罗嗦了,我已经如约而至了,你说怎么办?”
严四从现身到如今,一双目光始终紧紧凝注在玉贝勒脸上,他强忍住心中的激动,也忍住了涌上眼眶的泪水。话说到如今,他又一次道:“贝勒爷,草民愿意再一次”
玉贝勒截口道:“你是不是让贾姑娘告诉我,谁听谁的,以比试来决定。”
“不错。” 玉贝勒冰冷道:“那何不让比试来决定。”
严四心里一阵刺痛:“贝勒爷既然非要这样不可”
“我非要这样不可。”玉贝勒道:“约我比试的是你。”
“贝勒爷误会草民的意思了,要是不经比试,贝勒爷能回头,那是贝勒爷自愿的,要是经过比试以后再回头,贝勒爷就是被逼的了。”
玉贝勒无法体会这一点,怒笑连连:“听你的口气,你像是很有自信,准能胜过我。”
“不敢,面对贝勒爷这么一位强敌,草民没有把握。”
“那就别劝我回头,劝你自己听我的。”
“贝勒爷,草民身上背负着忠孝仁义,太重了,走不了。” “李豪”
“贝勒爷,人各有志。”
“对,人各有志。”玉贝勒怒叫:“为什么你就不知道把这四个字用在我身上。”
严四道:“草民也希望能,可是,贝勒爷跟草民的情形明明不同。”
玉贝勒暴叫:“李豪,不要再说了,你我手上见真章,让比试来决定一切。”
“贝勒爷啊!”严四道:“不是草民故意拖延,草民是还抱一线希望”
玉贝勒厉声道:“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让我收手只有一个办法,胜过我。”
严四脸上闪过一阵抽搐,道:“贝勒爷,好吧。”
玉贝勒卓立不动:“我已经准备好了。”
严四吸一口气,平静一下自己:“贝勒爷,草民也已经准备好了。”
“李豪,我很少先动手。”
“好吧。”严四又一点头:“贝勒爷是官,草民是个江湖百姓,身份地位不能跟贝勒爷比,草民先动手,贝勒爷原谅。”
话落,他动了,脚下跨步,扬手出掌。
玉贝勒脚下没动,只上半身一闪,轻描淡写躲过第一招,冷笑道:“这就是你躲了一个月练出来的?”
严四收手道:“贝勒爷说什么?”
“不要跟我装了,难道你躲了一个月,不是为了练你‘北天山’的武功么?”
严四自不会告诉他教小太监的蒙古摔角的事,他点头道:“不错,草民是为练功。”玉贝勒道:“要是刚才那第一招,就是你死练的‘北天山’武功,那我可要大大的失望了。”
那冷傲狂态,看在严四眼里,严四他好难受,道:“贝勒爷放心,不会让贝勒爷失望的。”
他再次出了手,这次出手跟刚才出手截然不同。
玉贝勒是个行家,他看得出来,也感受得到威力,他那冷傲狂态为之一敛,立即迎上。
这可是两大高手的拼斗,不但立刻人影闪电交错,分不清谁是谁了,而且风起,云涌,飞沙走石,石破天惊。
真可以说是风云为之色变,草木为之含悲。
既然分不出谁是谁,当然也无法看出彼此过了几招,只知道,高手过招,迅捷如电,就在这片刻工夫中,恐怕已经过了不少招了。
突然,一声闷哼,紧接着一声裂帛异响两条人影倏然分开。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可以看得很清楚了,严四脸色肃穆,凝立不动,手里多了一截破衣袖。
玉贝勒脸色煞白,两眼都通红,他凝立不动,只是他右衣袖少了一截,右臂上也有一点血迹。
谁胜谁败已经很明显了。
严四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寂:“多谢贝勒爷,草民承让。”
一声晴天霹雳似的暴喝,从玉贝勒口中道出,震天慑人:“各营精锐何在?”
各营精锐无所不在,随着这声暴喝,四面八方涌现了一式黑衣的各营高手,有的提刀,有的甚至拿着火器,向着严四跟玉贝勒立身处围了过来。
严四道:“草民没想到,贝勒爷会这么做。”
玉贝勒冰冷道:“你现在想到也不迟?”
“贝勒爷这么做,是打算赶走草民呢?还是打算置草民于死地?”
“就像你所说的,你背负的太重了,恐怕赶不走你。”
“那贝勒爷是要置草民于死地了。” “我以为你多此一问。”
“贝勒爷不要忘了,草民身怀先皇帝”
玉贝勒不等话说完就仰天狂笑;“李豪,事到如今,我还顾什么先皇帝”
只听一个叫声传了过来:“李爷,鳌拜已经成擒了” 严四两眼奇光暴闪。
玉贝勒为之神情-震,喝道:“让他进来。”
各营高手让开一条路,一名小太监奔了进来,见着严四行下礼去:“皇上命知会李爷,鳖拜在刚才早朝的时候已经成擒了。”
玉贝勒叫道:“李豪,你干了什么了?”
严四道:“现在可以奉知贝勒爷了,草民利用这一个月的工夫,教皇上身边的几个人蒙古摔角,利用跟贝勒爷比试的今天早朝,一举擒下鳌拜”
“我明白了。”玉贝勒道:“你所以选在‘万寿山’跟我比试,也就是为便于呼应,是不是?”
严四道:“不。”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胜过我?”
“事实上草民已承蒙贝勒爷相让了。”
“可是有什么用?”玉贝勒怒笑:“你以为你胜了么,看看你我准胜谁败”
一挥手,喝道:“把这两个都给我格杀。” 小太监惊道:“贝勒爷”
各营的高手却没人动。 玉贝勒叫道:“听见没有,都给我格杀。”
忽听一名黑衣人道:“贝勒爷,我们总算知道您是为什么了,我们不能听您的。”
严四心里为之一松。 玉贝勒暴叫:“见风转舵的东西。”
他闪身扑过去,扬掌一劈,那名黑衣人立即脑袋碎裂倒地,他顺手抢了那名黑衣人的火器,就要转过来。
严四已经扑到了,飞快挥掌,一把扣住了玉贝勒的右肩井:“贝勒爷,不要一错再错。”
玉贝勒大喝欲挣。 严四五指微一用力。 玉贝勒脸色惨变,额上都见汗了。
显然,他是“急”“怒”交集。
玉贝勒他何曾受过这个,颤声道:“李豪,你杀了我吧。”
严四没说话,另一手扬起,一指闭了玉贝勒的穴道。
玉贝勒昏过去了,严四松了他的“肩井”,扶住了他,转望各营高手:“各位都请先回营去吧。”
此言一出,各营高手立即散去,惨死的那名黑衣人的尸体,也被他所属该营的同伴抬走了,而且转眼间走得一干二净。
严四望小太监:“皇上还在殿里么?”
小太监道:“回您的话,皇上还担心着这边儿,等着您呢?”
严四道:“我一介江湖百姓,不便上殿,劳驾先回去,知会万总管,派人在禁宫后门把玉贝勒接去,我等皇上下朝以后再觐见。”
小太监恭应一声,转身飞奔而去。
望着小太监不见,严四收回目光,落在了玉贝勒身上,眼望着玉贝勒,心里不免一阵刺痛,忍不住脱口道:“书儿,你可知道你如今是在哥哥怀里?想不到你我兄弟分离近廿年,如今是在这种情形下重逢。”
他紧紧的拥了拥玉贝勒,两眼之中涌现了泪光。
旋即,他忍住了悲痛,把玉贝勒往肩上一扛,向着小太监所去方向飞掠而去。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禁宫后门,万顺和带着几名太监,还有大内侍卫早等在那儿了,一见他来到,万顺和立即抢步上前,道:“李爷,全仗您了·!”
他巍颤颤,跪下就磕头。 小太监都跪下跟着磕头。 大内侍卫也打下扦去。
严四忙伸手扶起了万顺和:“万总管,我当不起。”
万顺和老泪流了下来,还待再说。 严四道:“请先把玉贝勒接过去。”
万顺和这才忙抬手:“快把玉贝勒接过来。”
几名大内侍卫跟小太监一起涌上,七手八脚把玉贝勒接了过去。
万顺和道:“李爷,您把他怎么了?”
严四道:“我制了他的穴道,不必管他,一个时辰之后穴道自会解开。”
“您现在不见皇上,皇上正在殿上等您呢?”
“请代为禀奏,我一介江湖百姓,不便上殿,等皇上下朝,我再在御书房觐面。”
“李爷,皇上就是要当着诸王大臣,文武百官的面感谢您,封赏您呢。”
“那我更不敢当,请万总管代我禀奏。”
万顺和迟疑了片刻:“既然这样好吧,我就代您禀奏,那咱们待会儿见。”
他带着大内侍卫跟小太监,架着玉贝勒要走。 严四道:“万总管,还有件事!”
万顺和如今是把严四当救星,当恩人,当神,他忙道:“您吩咐。”
严四道:“也请代我禀奏,如果要定玉贝勒什么罪,请等我觐见之后。”
万顺和道:“为什么?” “万总管不要问,请代我禀奏就是。”
万顺和疑惑的望了望严四,微一点头:“好吧,皇上还在殿上等,我不敢再耽搁了,李爷,一会儿见。”
他带着大内侍卫,小太监,架着玉贝勒走了。 禁宫后门又关上了。
严四腾身又起,折回了“万寿山”方向。
他怎么又折回“万寿山”方向!他折回“万寿山”去干什么?当他折回“万寿山”的同时,一男一女,一老一少正在“万寿山”下,靠北面的登山口让禁军拦下。
老的是个男的,很体面,也很有精神。 少的是个女的,玉骨冰肌,清丽如仙。
“干什么的?” “我们是李爷的朋友。” “那位李爷?” “现在在山上的那位!”
“山上的事儿早完事了……”
“我们知道,可是李爷跟我们说好的,他在山上等我们。”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然我们怎么进得了禁城,不信你们几位可以跟我们一起上去,当面问问李爷。”
“那倒不必了,好了,你们上去吧。”
那一男一女,一老一少谢了一声,飞快踏上了登山口。
踏上登山口,顺着登山道拐过一个弯,登山口看不见了,那个老的对姑娘道:“丫头,还是你的主意好。”
两个人刚要再往上走,忽有所见,一怔,双双停住了。
登山道的上方,约莫丈余处,站了个人,挡住了去路。
老的脱口叫道:“严师父。”
站在上头挡路的,可不正是严四?严四道:“罗老爷,罗姑娘,贤父女找我?”
罗老爷有点挂不住,道:“这”
姑娘罗梅影道:“严师父应该知道,这种事为求达到目的,本就是不择手段的。”
严四道:“我没想到,贵会的消息这么灵通。”
“我们的消息灵通,不如严师父的思虑慎密。”
“其实我也是刚想到的,贵会若是想趁这机会进入大内,只怕是来迟了-步,良机已经不再了。”
“是么?”姑娘问了一句。
“罗姑娘。”严四道:“鳌拜在早朝的时候就擒,玉贝勒刚才在‘万寿山’上,也已经被我侥幸得胜,朝廷内外恐怕乱不起来了。”
姑娘道:“恭喜严师父,贺喜严师父,严师父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姑娘”
“严师父这位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也帮了满虏的大忙,使他们又能继续窃据我大好神州了。”
严四道:“照姑娘这么一说,我倒成了千古罪人了。” “难道不是?”
“姑娘,让鳌拜取皇族而代之,不过是把一手的东西交到另一手而已。又如何。”
“不管我们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我不求贵会的谅解,但是相信贵会有一天会谅解我的。” “我们也希望如此。”
“无论如何,我希望跟贵会是友非敌。” “我们也希望。”
“我很感激,现在请让我送两位下山去吧!” “不用了,我们自己会走。”
“贤父女是来找我的,我应该送两位下山。” “严师父是怕我们不走?”
“那倒不是,老实说,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严父女要是不走,恐怕很难”
姑娘深深的看了看严四:“好吧,冲严师父了,我们走。” 她转身往下行去。
罗老爷只得跟去。 严四则跟在最后。 刚下登山口,刚才盘查的禁军又围了过来。
严四道:“我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我们知道,听说你有先皇帝御赐的宝物。”
严四取出了那把匕首道:“这就是。” 禁军们立即趴俯了一地。
严四收起了匕首,道:“诸位请起吧!”
禁军们抬起了头,一名问:“听说您制服了玉贝勒。”
“不,鳌拜也在早朝的时候被擒了。” “大恩德不敢言谢,我们给您磕头。”
禁军们居然真冲严四磕了头。 人心如何,这就可想而知了。
当初没人敢吭声,显然是慑于鳌拜跟玉贝勒。
严四道:“不敢当,诸位快请起来吧。” 禁军们站了起来,然后都退开了。
严四转望罗老爷跟罗梅影:“贤父女请吧,咱们就此别过。”
罗梅影道:“严师父的事,是不是已经了了。” 严四道:“可以这么说。”
“只要没有这件事,严师父跟我们,就纯粹是朋友了。” “不错。”
“那么,有空时,请严师父过去坐坐。” “我一定会去,戴姑娘还在那儿,是不?”
“我们告辞,随时恭候。” 姑娘跟罗老爷走了,往北走了。
往北去,当然是走“地安门”出禁城,走“德胜门”出内城了。
望着姑娘罗梅影跟罗老爷不见,严四飞身又上了“万寿山”。
如今的严四,别说上“万寿山”了,上那儿都行。
可不,当他从“万寿山”飞身赶到禁宫后门“神武门”的时候,那禁宫的后门已经又打开了,万顺和早在那儿站着等着了。
他一见严四就道:“我的爷,您可来了,可没把我急死。”
严四道:“让万总管久等了。”
万顺和道:“我怕什么久等,我是怕万岁爷久等着急呀。”
“皇上这么快就下朝了。” “为了见您哪!” “万总管,咱们走。”
万顺和伸手一拦:“您别走了,坐这个吧。”
他抬手往里一让,门里有几个太监跟一顶肩舆。 严四微一怔:“坐这个。”
“坐这个快呀!” “坐这个快!”
万顺和一怔,旋即道:“我糊涂了,坐这个那有您脚下快,可是这是万岁爷特许的,是前所未有的殊荣啊!”
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天大殊荣,不只是有清一代,往前去那-个朝代也没有。
“紫禁城”骑马已经是特许的殊荣了,那还是一品的大员,有天大的功劳才有的,何况是个江湖百姓在大内禁苑里坐肩舆?
严四道:“我不敢当,待会儿要是皇上问起来,我自会禀奏。” 万顺和还待再说。
严四道:“万总管,咱们早走吧,不然皇上可真着急了。”
万顺和这才没再说什么,急急带着严四进了禁宫,几名太监只有抬着肩舆在后面跟着。
禁宫有多大,要让严四放开身法走,那绝对快,奈何大白天里,又是跟万顺和等在一起,不能那么走,而万顺和等就算跑又能有多快!
何况他又岁数不小了,体力有限!
真费了不少工夫,好不容易到了,万顺和已经是累得够瞧的了,可是他还是喘着跑到御书房门口躬下了身道:“磕禀万岁爷,李侠士到了。”
只听小皇上在循书房里道:“快请。” 又是“请!” 严四现在是殊荣之上加殊荣了。
万顺和忙回过身道:“李爷,快请。” 严四略整衣衫,迈步进了御书房。
一个月前还得在夜里,走窗户,在先支走大内侍卫的情形下,才能进御书房。
如今却可以正大光明,大摇大摆,而且是在皇上一声“请”
下,经由御书房的门进入御书房。 进出禁宫大内,又何尝不是如此?
严四心里不禁感慨,小皇上心里恐怕更感慨得厉害,他身为皇上,在一个月前想见个人都还不行呢?
进了御书房,小皇上正站在那儿等着呢,严四忙趋前,深深躬身:“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小皇上道:“朕能有今天,全仰仗李侠士。”
严四道:“草民不敢,那是先皇帝庇佑,皇上的齐天洪福。”
小皇上道:“朕是要感谢皇考,因为他老人家看对了人,托付对了人。”
“草民不敢。”
“李侠士,你不能再草民了,朕马上对你有封赏,朕本来是想在殿上,当着诸王大臣,文武百官封赏你的,可是你谦不上殿,朕只有在书房里封赏你了,万顺和。”
万顺和恭应一声忙趋前。 严四忙道:“启禀皇上,草民有下情禀奏。”
小皇上道:“李侠土有什么话只管说。”
严四道:“草民斗胆,请皇上收回成命,草民不敢受封赏。”
小皇上微愕:“为什么?”
“草民来自江湖,不愿意为官,也不适宜为官,如果皇上恩厚,认为草民功成,还请让草民身退。”
“这怎么行?”
“皇上明鉴,草民本只是京里一个江湖生意人,感先皇帝眷顾之恩,才允诺留京十年卫护皇上”
“对,如今离十年之期还远,对不对?” “臣仍愿留在京里,暗中护卫皇上。”
“朕现在正需要人,你怎么能”
“皇上放心,只要一声征召,草民立即赶到驾前,至于皇上左右,朝廷之上自有贤才。”
万顺和突然道:“李爷,您不能让皇上一点儿心意都不表示,这样吧,封免了,赏您得领受。”
严四道:“万总管”
“您先听听我说的是什么赏,皇上要继承先皇帝的旨意,重建西郊李家,您也不领受?”
严四为之一怔。
小皇上道:“万顺和早就都告诉我了,皇考认为你是西郊李家后人,朕也认为你是西郊李家后人。”
严四一阵感动,也一阵激动,又深深躬下身去:“草民感激,草民敢不领受?”
万顺和神情一松:“这不就结了么?”
小皇上也笑了,微一抬手:“坐,咱们说点别的。” “是。”
小皇上去书桌后坐下,万顺和跟过去侍候。
严四等小皇上坐下之后,也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这又是殊荣,恐怕自入关以来,还没有任何王公大臣能在御书房里获得一个座位,敢说以后也不会有。
只听小皇上道:“李豪才是你的本名。”
严四道:“也不是,草民的本名应该是李诗,早年为了觅仇,所以改名李豪。”
“李诗,噢,朕明白了,严四,折‘诗’字而取其谐音。” “是的。”
“现在仇已经报了,家园也要重建了,不要严四了,该恢复李诗了。”
“是,草民遵旨。”
万顺和一旁道:“李爷,您这大名起得好,您老太爷是位大儒,给您起的名字也带着诗书”
李诗道:“寒家诗书传家,草民还有个弟弟叫书儿。”
小皇上一点头:“诗、书,好,令弟现在”
李诗心里痛了一下:“令弟早在近廿年前跟草民一起脱险失散,至今下落不明”
小皇上道:“不要紧,吉人天相,朕下旨天下,让各地方查访找寻,一定可以让你们兄弟团圆。”
李诗心里又痛了一下:“多谢皇上,恩德草民心领,只怕舍弟早已不在了,否则他早就该出现了。”
万顺和道:“找找有什么要紧?”
“不!”李诗道:“不可劳师动众为草民,寒家即将重建,一旦建成,李诗返家祭祖,并为父母亲人重新安葬,舍弟如果还在,他也该回家了。”
他忍住了难过,忍住了泪。 万顺和点头道:“这倒也是。”
小皇上道:“既然如此,就依李侠士。” 李诗忙欠身:“多谢皇上。”
小皇上道:“对了,听万顺和说,刚才你把纪玉送过来之后,又往‘万寿山’去了,干什么去了。”
李诗道:“不敢瞒皇上,京里有‘汉留’,欲乘机潜人大内行动,草民折回去阻拦。”
小皇上神色平静:“把他们赶走了么?” “是的。”
万顺和道:“这帮叛逆好大胆,得责成九门提督衙门,尽快把他们缉捕归案,绳之以法。”
小皇上道:“将心比心,这些人不只可怜,甚至可敬可佩,只要不闹太大的乱子,就任他们去吧。”
这是何等的胸襟气度。
如果不是一代仁君,一代大帝,焉能臻此!李诗一怔,猛然激动,霍地站起,徐徐躬身:“皇上仁德,皇上圣明。”
万顺和惊道:“李爷” 小皇上一抬手:“万顺和”
他拦住了万顺和,又向李诗:“李侠士,朕懂你的心意,坐!”
“是!”李诗又坐了下去。
万顺和忽然一副恍悟状,低声自语:“我怎么忘了,到底李爷他是个汉”
只听小皇上又道:“听万顺和说,你让他告诉朕,如果要定纪玉的罪,等你见过朕以后!”
李诗忙道:“是的。” “你现在已经见着朕了。” “草民敢问,玉贝勒现在。”
“跟肃亲王一起囚禁大牢,就等朕下旨处罪。” “跟肃亲王一起。”
“朕认为,纪玉跟肃亲王有罪,但是罪不及妻孥。” “皇上仁德宽厚”
“李侠土,朕现在是不是可以定他们父子的罪了。”
“草民敢问,皇上打算定玉贝勒跟肃亲王什么罪?”
“跟鳌拜一样,只不过鳌拜是主,他们是从罢了。”
这,原在李诗意料之中,可是李诗听了还是心头猛的一震,只因为那是个抄家灭门的罪,小皇上既然仁德宽厚,表示罪不及妻孥,翠格格跟贾姑娘罪可免,但是纪玉跟肃亲王却是死路一条,李诗他怎么心头不猛震?

小伙子忙道:“姑娘,严师父来了。” 严四道:“罗姑娘。”
罗梅影有点不安:“严师父,我不得已。”
“不。”严四道:“如今情势复杂而险恶,小心是对的。”
罗梅影道:“说换了地方,其实没有,还是那个地窖,只不过把入口封了,把这一处出口当了入口罢了。”
怪不得那么近。 严四道:“原来如此。”
罗梅影话题一转:“严师跟他们碰过面了么?”
“碰过了,我还是特地跟他们碰了面,好让玉贝勒知道?我已经现身了。”
“可是我们到现在没有秦叔的消息。”
严四沉默了一下,道:“姑娘,我就是为这来的。” 罗梅影目光一凝:“怎么?”
严四道:“姑娘的那位秦叔已经遇害,死在‘查缉营’里了。”
罗梅影娇躯一震,小伙子脱口惊呼。 只听罗梅影急道:“严师父又怎么知道”
严四道:“我去‘查缉营’要人的时候问出来的”
那黑忽忽的洞穴又一条人影窜起,是那姓彭的,他神色吓人:“你说我秦大哥已经遇害了?”
严四道:“是的。” “你说是你去‘查缉营’要人的时候问出来的。” “是的。”
“你凭什么去‘查缉营’要人?”
“他们扣那位为人质,为的是逼我现身,我现身了,却不见他们放人,我当然要找‘查缉营’要人!”
“说得好。” 姓彭的叫一声,突然扑向严四。 罗梅影没来得及拦,忙叫:“彭叔”
姓彭的已经向着严四出了手。 严四没有还手,一闪躲开。
姓彭的又叫:“姓严的,你躲不掉的。” 他又要扑。 罗梅影闪身过来拦住:“彭叔”
“你让开。” “彭叔,杀秦叔的又不是他。” “可是不是他你秦叔死不了。”
“谁说的,您以为‘汉留’落在他们手里,是个什么样的结果,要不是因为他,恐怕您都回不来。”
这还真是。 奈何姓彭的听不进,他再次暴叫:“你让开。”
罗梅影就是不动:“我不让。”“好。” 姓彭的扬掌劈向罗梅影。
严四怎么能让罗梅影代他受这个,就要上前出手。 只听一声轻喝传来:“梅影。”
这一声叫的是“梅影”,可是姓彭的收势停住了。
这恐怕也就是叫的人叫这一声的目的了。
循声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黑忽忽的洞穴里又上来两个人,当然,那是罗老爷跟戴云珠。
戴云珠一双目光紧盯严四,包含的很多,多得令人难以言喻。
严四叫了她一声:“戴姑娘!” 戴云珠也叫:“少掌柜的。”
只听罗老爷道:“怎么回事,怎么严师父一来就”
姓彭的道:“罗老哥,我秦大哥让鹰犬们害了,死在了‘查缉营’里。”
罗老爷身躯猛一震:“梅影,真的。” 罗梅影微一点头:“严师父来送的信儿。”
罗老爷道:“那彭二弟怎么跟严师父”
“老哥哥。”姓彭的一指严四,悲叫:“不是他我秦大哥死不了。”
“爹!”罗梅影道:“我却认为不是严师父,连彭叔也回不来。”
罗老爷道:“严师父,谢谢你送信来,你请吧,带走戴姑娘!” “老哥哥。” “爹!”
姓彭的跟罗梅影几乎同时叫。
罗老爷人有点激动:“我只有这么做,我还能怎么样?”
姓彭的冷怒一笑:“老哥哥不必为难,我走。” 他说走还真要走。
“罗老爷忙叫:“彭二弟。” 姓彭的停住了。 “咱们总是自己人,你这是何苦?”
姓彭的又冷怒一笑:“自己人?一个外人害死了咱们自己人,你们是怎么对他的。”
罗梅影冷怒道:“彭叔,你可要讲理” 罗老爷喝道:“梅影,住口。”
“老哥哥,你听见了,也看见了,你的女儿”
严四突然道:“不要牵扯罗姑娘,要走你尽管走,他们正在张着网等你呢,逞什么意气,难道你也要步那一位的后尘?”
姓彭的怔了一下,旋即怒笑;“你想吓唬我,姓彭的要怕这个也不加入‘汉留’了。”他转身就要走。
严四一掌飞快挥出,正中姓彭的脖子后头,应掌就倒,严四伸手扶住,道:“罗老爷,我不得不如此,让他走了,‘汉留’只是又添一个烈士,逞这种意气,‘汉留’中人不该如此。”
罗老爷道:“谢谢严师父,我知道,他只是乍闻我秦二弟遇害噩耗,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能理解。”严四道:“所以我并没有在意”
一顿,向小伙子:“这位兄弟,请把这位接过去。” 小伙子忙上前接过了姓彭的。
严四又道:“我跟戴姑娘告辞,承蒙贤父女照顾,再次致谢。” 戴云珠也要告辞。
罗梅影伸手一拦,忙道:“戴姑娘能不能不要走?”
严四道:“事到至今,戴姑娘还能留在这ㄦ么?”
罗老爷道:“我也是顾虑这个,要不然戴姑娘跟梅影情同姐妹,可以互相作伴,我怎么会让她走?”
罗梅影道:“就算有冤有债,那了是冤有头,债有主,彭叔总不至于连这一点都不分清楚,何况还有我,我说什么:也会卫护云珠妹妹。”
严四道:“那就要看戴姑娘自己的意思了。”
戴云珠的一双目光里,又掠过了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东西:“梅影姐姐的好意,而且时值非常,我也不愿给少掌柜的添累赘,我就留下好了。”
罗梅影上前拉起了戴云珠的手,她有点激动:“谢谢妹妹,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该我谢谢姐姐。”戴云珠感动的道:“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有这么一位好姐姐,什么都不在乎了。”
罗梅影把戴云珠的手握的更紧了,转望严四:“严师父可以放心了吧!”
严四道:“再次谢谢贤父女,临别有一些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罗老爷道:“严老弟有什么话,请只管说。” “那请恕我直言”
一顿,接道:“就最近这几件事看,显见得官里有官里的实力,不是江湖上任何一个帮会门派所能比拟的,我不知道贵会在京里的实力如何,但是我知道,贵会要想达到贵会的目的,只怕是很难,应该等待最佳时机,改变策略,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
罗老爷道:“多谢严老弟,在这种情形下还愿意真诚明教,足证严老弟是本会的真正朋友,只是,严老弟,满虏已经窃据我神州,他们的实力自然不是咱们百姓所能抗衡,可是若我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人人都这么想,这种复大业还有谁来承担,无论如何,总要有人去做,总要有人牺牲。
只指望能唤起我所有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上效先人,三户亡秦,在于时机,严老弟,如今满虏嗣位皇帝年幼,顾命大臣专权,并且伺机谋篡,还有比这个时机更好的么?”
严四道:“罗老爷所言,让我这汉族世胄,先朝遗民愧煞,只是我要请教,贵会所谓眼下时机最佳,不知道贵会的策略是什么,究竟打算怎么做。”
罗老爷道:“不瞒严老弟,自然是刺杀满虏小皇帝,使朝廷大乱,然后趁势揭竿。”
严四道:“我认为贵会这么做,朝廷乱不了,只是帮了鳌拜的忙而已,使鳌拜兵不刃血,也不必担弑主谋篡的千古骂名。”
罗老爷道:“本会顾不了是不是帮鳌拜的忙,依本会的推断,鳌拜在那张龙椅上也坐不了多久。”
“罗老爷,鳌拜意图谋篡,朝廷王公大臣噤若寒蝉,连身为皇族的玉贝勒都倒戈投效.贵会有把握,他在那张龙椅上坐不了多久!”
这是实情,不折不扣的实情。 罗老爷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严四又道:“罗老爷,鳌拜玉贝勒不会阻拦贵会刺杀小皇帝,但他们绝不会让你‘汉留’坐大,甚至揭竿起义,而我更不会坐视贵会有任何危害小皇帝的举动,那么贵会有多少把握可以达到目的?”
罗老爷淡然一笑:“不瞒严老弟,本会没把握,但是我刚说过,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不惜无谓牺牲?”
“也总要有人牺牲,我说过,以牺牲来唤起所有的汉族世胄,先朝遗民。”
严四忍不住为之,一阵激动,但是很快的他就忍住了激动,恢复平静,深深看了罗老爷一眼:“我只能说,对贵会这种豪壮精神,感到敬佩!”
“谢谢严老弟!”罗老爷道:“有严老弟这句话,我们就感到安慰了。”
严四道:“不敢,告辞!” 他一抱拳,腾身飞射不见。
望着严四逝去处,罗老爷,罗梅影,戴云珠的目光中,各有不同的异采。
至于那不同的异采各代表着什么意思,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夜,初更。
大内,御书房。 小皇上正在灯下读书,在书房里侍候的,只有老太监万顺和。
御书房门外跟周围,可是或明或暗的布满了大内侍卫。
老太监万顺和侍候小皇上,小皇上灯下读书,他也不能闲着,他在离书桌不远的另一张桌上,正替小皇上扬着银耳汤,扬凉一点好侍候小皇上喝。
不经意的抬头,一眼望见了小皇上身后的窗户,他吓了一跳,差点没叫出声。
窗户外头有个人,正跟他打手势,叫他过去。
这个人他可一点也不陌生,是李豪,当然也就是严四。
看看小皇上,正全神贯注的在读书,他悄悄的走向了窗户。
到了窗户前,他要说话,严四抢了先,严四没说话,打了手势,万顺和一看就懂了。
万顺和走到小皇上身边,一哈腰,低低数语。
小皇上够镇定,颜色不变,头也没回,只微徽点了点头。
万顺和立即站直了,向着门外扬道:“皇上有旨,你们在这儿,皇上没办法定下心看书,着你们站远点儿。”
门外响起一阵恭应声,轻捷步履声响起,随即远去了。
只听小皇上道:“请李侠士吧!”
既不说“叫”,也没说“宣”,而说“请李侠士”,可见这位小皇上是多么的礼贤下干,也可见这位李侠士在小皇上心目中的份量。
万顺和忙又走向窗户,低声道:“李爷,您请进来吧!”
严四低了一声:“草民遵旨。”
他穿窗而入,跟万顺和一起走到书桌前,肃容道:“草民有先皇帝赐宝物在身。”
小皇上一抬手:“我正要说,你是唯一受先皇帝托付的人,可见你在先皇帝心里的份量,从现在起,你来见我,不必行大礼。”
严四知道,这位小皇上并不真是因为他是唯一受先皇帝托付的人,而是知道无论如何他是个汉族世胄,前明遗民。
尤其是风骨嶙峋的,一代大儒之后,不愿意向清帝行大礼,所以才假借这么个理由免他行大礼,免他为难。
这位小皇上天资英明,这位小皇上胸襟气度不愧一代人君,这位小皇上真了不得。”
严四一阵激动,深深躬下身去:“谢皇上恩典。”
站直身躯抬起头,小皇上的炯炯双目正望着他:“李侠士,好久没不见了,好么?”
这那是人君,简直像朋友。
严四又是一阵激动:“托皇上齐天洪福,草民粗健,皇上万安。”
小皇上道:“我很好,万顺和照颐我照顾得很好,我要是不好岂不便宜了觊觎大宝的那些人!”
严四猛又是一阵激动:“皇上放心,草民就是粉身碎骨,也绝不会让那些乱臣贼子得逞。”
“谢谢你。”小皇上道:“我很放心,先皇帝不会托付错人。” 万顺和突然哭了。
这突如其来,严四为之一怔。
小皇上道:万顺和;“你怎么了。”“奴才奴才”万顺和道:“奴才看着老爷子,想起了先皇帝,心里既高兴又难受。”
“你也用不着这样。”小皇上道:“忘了圣人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怎么样,我受的这点算什么,先皇帝,乃至于开国的列祖列宗,那一位不是在烈火里锻炼过。”
万顺和趴伏在地,哽咽不成声:“老爷子圣明一一”
“起来。”小皇上道:“李侠土今夜来,-定有要紧正事,别耽误了。”“奴才遵旨。”万顺和有点颤巍的站了起来,举袖拭泪,擦得满脸都是。
小皇上转望严四:“先皇帝御赐的宝物,李侠士失而复得了。”
严四心头猛一震:“皇上知道……”
小皇上道:“我虽然在大内禁苑,他们又什么都不让我知道,可是万顺和跟外头有连络,你的事我知道一些,只是知道得不够详尽。”
这不但是位圣明的一代人君,而且还是位不简单的一代人君,从小看大,可知这位小皇上将来一定成为一位强盛国势,远播天威的大帝。
严四心头震动之余,遂将他跟纪翠之间的事,原原本本的禀奏了一遍,但涉及儿女情的事,他则尽量删减。
静静听毕,小皇上为之动容,道:“我听说过‘肃王府’有这么一位姑姑,我只知道她不错,可却不知道她这么好,好得都已经可以称奇了,可惜我现在不方便见她,可惜,可惜”
严四没接话,这叫他怎么接。
小皇上看了看严四,又道;“可惜她生在满旗,又是全皇族的和硕格格。”
严四还是没接话,他更不能接了,但是他心头再次为之震动,只因为他虽然删减了儿女情的部份,小皇上心里还是明明白白。
小皇上话锋忽转:“我不让万顺和耽误要紧正事,我自己都耽误了”顿了顿,接道:“我听说纪玉把你当做他唯一的对手。”
严四道:“事实上,草民也以为,谁能掌握玉贝勒,谁就稳操胜算。”
小皇上很平静:“可惜他跑到鳌拜那一边去了。” 这是实情。
但是严四没说话,因为现在他知道了,玉贝勒是他一母同胞亲弟弟。
小皇上目光一凝:“可是我认为你能制他,是不是?”
严四说了话:“草民跟他约好了,一个月后跟他在‘万寿山’上决一胜负,他胜,草民听他的,他败,他就得听草民的。”
小皇上神情震动了一下:“他答应了么?”
“这是他唯一让草民离京的机会,他会答应的。” 万顺和忙叫:“李爷”
“万顺和,你糊涂了。”小皇上道:“李侠士要是没把握,他不会拿这个当赌注的。”
万顺和还真是糊涂了,这么大年纪个人,还不如这么七八岁一个小孩子。
万顺和冲严四窘迫一笑:“李爷,您别在意”
“怎么会。”严四道:“这正显示出您的卫主忠心。”
碰上知心人了,万顺和为之一阵激动,可是他没再说什么?小皇上道:“你胜了纪玉之后又怎么样?”
“草民只胜了玉贝勒,京里的任何人不敢再有任何举动,等于断绝了鳌拜的得力支援。”
“那只能说是鳌拜的外援,可是鳌拜他们”
“皇上。不是他们,鳌拜只一个人,草民见过顾命大臣里的别位,他们绝没有不忠贰心。”“这个我知道,我是说鳌拜也有他自己的实力。”
“草民知道,所以草民跟玉贝勒之约,订在一个月后。” “你的意思是-一”
“草民要在-个月后,在朝廷内外同时制住玉贝勒跟鳌拜。” “朝廷内外,同时!”
“黎明时分,草民在‘万寿山’制服玉贝勒,皇上在早朝的时候擒下鳌拜。”
“李侠士,宫里宫外都在鳌拜控制之下,我唯一不怕死的心腹,恐怕只有个万顺和。”
方颇和又哭了:“奴才给皇上磕头。”他要跪下。
“万顺和。”小皇上站起来,伸手拉住了他。
严四道:“这就是为什么草民要把玉贝勒之约,订在一个月后的道理所在。”“你要利用这一个月做些什么?”
“正是。” “你要做些什么呢?”
“草民想利用这一个月的工夫训练一批人,安置在皇上身边,到时候一举制服鳌拜。”
万顺和忙道:“上那儿找人,官里?” 严四道:“当然要在官里找人。”
“不行。”万顾和摇头,“禁卫各营都在玉贝勒掌握之中,动-动他就知道。”
小皇上道:“恐怕不能在禁卫各营里找人。”
严四道:“不必身手太好,只要能制住鳌拜就行。”
万顾和道:“那就好办了,制鳌拜不难,他年岁也不小了,只要稍微有点力气的,有个三几个,准能制住他。”
小皇上道:“恐怕难只难在不能露一点痕迹。”
万顺和道:“那就难了,皇上身边突然多那么几个人,任谁都不觉得不大对。”
严四皱了眉,沉吟了一下,他道:“皇上身边都有些什么人?”
小皇上道:“一定要等上朝么?”
严四道:“最好是跟制服玉贝勒同时,出人意料之外,迅雷不及掩耳,免得生变。”
万顺和道:“那皇上身边只有那几个半大孩子。”
严四知道,万顺和指的是‘乾清官’的小太监,他道:“他们学过武么?有没有什么底子?”
小皇上道:“他们只学过蒙古摔角,没事的时候摔给我看。”
严四两眼光亮一闪:“他们可靠么?” 万顺和道:“那倒还好,他们很听我的。”
“行了。”严四道:“我就在摔角上训练他们。”
万顺和又忙道:“李爷还会蒙古摔角啊?” “学艺的时候学过一阵子。”
恐怕不假,学艺的地方在北天山,怎么也沾点儿边儿。
万顺和道:“可是您怎么教,在那儿教呢?” 小皇上道:“这倒是。”
严四道:“要是皇上答应,草民每天夜里来,就在皇上的寝宫里教他们。”
万顺和一惊忙道:“那怎么行,又不是一天两天。”
严四道:“草民知道,草民有把握进出宫禁不被发觉。”
万顺和道:“不只是李爷你进出宫禁,还有别的” 小皇上道:“还有什么别的?”
万顺和道:“回老爷子的话,您的寝宫里每天夜里都有蒙古摔角”
小皇上截口道:“这有什么不行的,他们学蒙古摔角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没事摔给我看的么,看蒙古摔角难道还得有一定的时候?晚上不能看?从明儿个起,我就每天晚上看摔角。”
万顺和不敢再多说了,忙道:“奴才遵旨。”
小皇上转望严四:“李侠土,你看每天晚上什么时候较为恰当。”
严四道:“初更时分,也就是这时候,皇上恐怕得在书房里。”
“对!”小皇上道:“这是我的功课,除非有什么别的要紧事,不然我每天初更时候,总在书房待上一个时辰。”
“-个时辰之后,皇上就回寝宫了。” “对!”
“那就订在皇上每天从书房回寝宫之后。” “行,那就这样,从明儿个起,行么?”
“草民遵旨。”
“李侠士还有什么要交待万顺和的么?”“万总管。”严四转望万顺和:“到时候请告诉他们,我是被选派来教他们摔角的,能不声张也最好别声张。”
万顺和道:“这您放心,我知道。”
一顿接问:“您是一块儿都教呢?还是只挑选几个?”
“一块儿都教吧!”严四道:“只挑选几个怕引人动疑。”
小皇上点头道:“这倒是。”
万顺和道:“那明儿晚上是在御书房等李爷您呢?还是”
严四还没说话,小皇上道:“万顺和你糊涂了,在书房等怎么办?难道等李侠士来了以后一块儿回寝宫,今儿晚上你就交待好他们几个,让李侠士来了迳自上寝宫等咱们就行了。”
万顺和道:“可不,奴才还真是糊涂了,奴才遵旨。”
严四道:“时候不早了,草民告退。” 小皇上道:“等一等。” “是。”
“我想问你,‘北京城’城里城外地方多得是,你约纪玉,为什么单挑‘万寿山’。”
“‘万寿山’离三大殿不远,可以互为呼应。”
“可是‘万寿山’是大内之镇,就在禁宫后门,对你不利。” “皇上的意思是”
“我怕纪玉会预先埋伏人手。”
“多谢皇上关注,玉贝勒执掌京畿禁卫,他在那里埋伏人手都容易得很,不过草民只要制住他,他就是埋伏千军万马又如何?”
“说得好。”小皇上道:“李侠土这一句也说得豪气干云,我没事了,你请吧!”
说“请”而不说“跪安”,可见小皇上对严四是多么客气,小皇上是多么礼贤下土。
从小看大,由此也可以知道,这位小皇上将来是位什么样的人君了。
“是,草民告退。” 严四一躬身,然后走到窗前,穿窗而出不见。
小皇上道:“真是奇人异土,这种人要是能留在身边多好。”
万顺和忙趋前道:“等这件事过了以后,皇上降个旨让他追随左右不就行了么?”
小皇上道:“看样子你是料定他准能胜过纪玉了。”
万顺和毅然点头:“奴才对李爷他有信心。”
“那最好。”小皇上道:“不然可就要连累他了,要是为我连累了这么-位侠士,我会永远不安。”
“皇上是说” “万一他不幸落败,你以为纪玉会饶得了他?”
万顺和一惊,倏地机伶一颤,随即又忙摇头:“不会,您放心,奴才对李爷有信心,玉呗勒绝不是他的对手。”
小皇上道:“我刚说过,那最好”
顿了顿,接道:“这种人轻死重然诺,淡泊名利,不是我这个做皇上下个旨就能留住他的。”
“可是”“别可是了,我只是这么说说,其实,这种人要是强把他伴在身边,让他不能去行侠仗义,济弱扶倾,做他该他的,做他想做的事,那是一种罪过,只我需要他的时候,他能来为我效力,我就知足了。”
万顺和一听这话,深深为小皇上的胸襟气度所感动,所折服,他又想哭了,可是他还没哭呢,只听小皇上又道:“先皇帝真是有知人之明,用人之能。”
万顺和再也忍不住了,立即趴伏在地,哭着道:“先皇帝啊,您可以放心了,皇上一定能成为一代圣主”
他只能说“放心”,他可不敢说“瞑目”。
小皇上两眼之中也闪现了泪光,道:“万顺和,起来吧,咱们回宫去。”
“奴才遵旨。” 万顺和擦着泪站了起来。 褚家跟皇甫家一下子多了好些人手。
这两家的人是在早上才知道的,可是谁都没问,谁也都没议论,因为谁都心知肚明。
这两家不必为吃住烦心,因为这些人早上起,晚上走,也都是吃自己的。
这两家唯一忙的,是从一大早起就派出人手,分批派出,去找寻那李豪,也就是严四的踪迹。
褚家、皇甫家,不只是“北京城”的两“霸”,而且是“北京城”
的老根儿人家,“北京城”就是那儿有块石头,那儿长根草,他们都一清二楚。
所以,由他们去找李豪,李豪应该是十九躲不掉。
可是,一连十天,李豪是一点踪影也没有。
不但是找不到李豪的人,就是连李豪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李豪那儿去了!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叫道:“姓严的,你要保护他们的这个小皇帝?”
严四道:“不错。”
“我不信。”姑娘道:“要是真如严师父所说,他们又怎么会张贴画像,到处缉捕你?”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
“就算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样相对严师父,严师父你又怎么愿意保护他们的主子,而且还是十年?”
严四道:“罗姑娘,那也是我的事。”
“你的事?”姓彭的小胡子大汉也叫了起来:“你只挡‘汉留’,你只挡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他们自己人算计他你管不管?”
“管!”严四道:“任何人都一样。”
姓彭的小胡子大汉抬手往外一指:“那你就找鳌拜他们去,顾命四大臣欺他们那个主人年幼,不但抓权,还有取而代之的野心,你去管哪!”
严四心头震动,站了起来:“阁下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有骗你的必要么?” “多谢相告,我会管,我一定会管。”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大声冷笑:“可惜你已经没那个机会了!” 姑娘忙叫:“秦叔!”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嗔目沉喝:“你敢坏本会的规法?” 姑娘一凛,未敢再言。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抖了一掌,直袭严四。
双方距离近,姓秦的络腮胡大汉这一掌,又是劲道十足,只让他拍上,非吐血重伤不可。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只这一掌,就知道“汉留”这些人的武功,跟皇甫家、褚家那些人绝对不同,“汉留”的这些人,才称得上是武林中的高手。
看样子,“汉留”这些人是真想要他的命了。
至少姓秦的络腮胡大汉,跟姓彭的小胡子大汉是。
严四还没出手,姓彭的小胡子大汉抬手探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向了严四左侧,这是严四要躲姓秦的那一掌,九成九会躲闪的方向。
姓秦的跟姓彭的真是合作无间。
可是,严四没闪躲,他挺起右掌硬接姓秦的拍来的那一掌。
砰然一掌,姓秦的站立不稳,坐回了床上,还好床结实,不然非被坐垮不可。
同时,姓彭的那一匕首也落了空。
严四右掌疾探,谁也没看清楚,只听姓彭的闷哼一声,匕首已然到了严四手里,他把匕首顺热往前一抵,那锐利的匕首尖已然到了姓秦的络腮胡大汉喉结之前。
姓秦的立被震住,那敢再动。 姓彭的也没敢再动。
一时间,小屋里的空气好像凝住了。 姑娘忙叫:“严师父……”
严四道:“罗老爷、罗姑娘,严四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涨红了脸,叫道:“姓严的,有种你就杀了我!”
严四道:“罗老爷、罗姑娘,除了他们那个小皇帝,任何人任你们动,任何事任你们做,我只要你们知道,严四我是友非敌,从现在起,我辞去罗家护院之职。”
他翻腕收手,把匕首往桌上一插,转身往外行去。
也不知道是没敢动,还是忘了,姓秦的跟姓彭的都没有动。
姑娘横身一拦:“严师父!”
“让我走,罗姑娘。”严四道:“我留在这儿对咱们双方都不好,我不会离开‘北京城’,总还会有见面的时候。”
姑娘一双美目中的神色,突然之间变得有点幽怨,深深一眼,往旁边一退,让开了出门路。
严四迈步往前就走,两步就跨出了门,一闪就不见了。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猛可里站起来道:“分堂马上搬走!”
罗姑娘道:“秦叔,他不会……” “你相信一个外人,还是相信自己人?”
罗姑娘没再说什么。
姓秦的络腮胡大汉又道:“他说跟咱们是友非敌,我却说咱们跟他是敌非友。”
姑娘香唇略动,欲言又止。 姓彭的小胡子大汉道:“我也这么说!”
姑娘终于没有说话。 夜已经很深了。 从浓浓的夜色看,这里似乎另是一片城池。
灯都熄了,从仅剩的偶而闪动的点点灯光看,这一片城池里,似乎都是宏伟高大的建筑,一栋栋似乎都是殿宇。
看不出什么来,可是隐隐感觉得出,它懔人,这是个震慑人的地方。
怎么不?这里是深宫大内“紫禁城”。
二条黑影,轻捷得像一缕烟,还是轻烟,从一栋宫殿的琉璃瓦面上,落在了宫殿下的一处暗隅里。
神不知,鬼不觉,人更无从觉察。
黑影在暗隅里待了一下,然后他又轻捷得像缕烟,轻轻的拨开一扇门,飘了进去。进去的地方有灯,灯光很微弱,两名小太监在站着打嗑睡。
人影飘近了他们,掌拍制穴放倒了一个,然后轻拍另一个。
另一个小太监惊醒了,惊醒后看见眼前站了个人,不认识的人,不是这座殿里的人,也不是宫里的人,他吓得要叫。
那人动作很快,捂住了他的嘴,在他耳边低低道:“我是万总管的朋友,来找他,在那儿可以找到他?”
小太监说不出话来,抬手往里连指。 那人道:“带我去!”
一手捂着小太监的嘴,拎着小太监往里走。
走没多远,看见靠墙有张床,没有帐子,床上睡着人,穿着衣裳睡着,正是“乾清官”总管太监万顺和。
到了床前,那人伸手摇醒了万顺和,万顺和醒来一见那人,大惊坐起,脱口要叫。
那人打个手势,让他轻声。
万顺和马上轻声了:“我的爷,你怎么进了禁宫大内,进了‘养心殿’?”
那人道:“我有事,不能不来。” 万顺和忙道:“你来得正好,我也……”
那人道:“万总管,先把眼前这位打发吧。”
万顺和忙向小太监低声道:“这位是先皇帝的朋友,不许让任何人知道他今夜进宫来了,不然我摘你的小脑袋瓜子,知道吗?”
小太监忙点头。 那人松了手,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走了。
万顺和跳下了床:“李爷,我早就想找你,可是骡马行毁了,我没有一点办法,急都快急死了,这会儿你反找我来了,真是主上洪福,老天爷保佑。”
那人道:“万总管,我现在叫严四。”
万顺和一怔道:“好好的,你干嘛改名换姓?”
严四道:“万总管,你刚说过,骡马行毁了,我的朋友都被害了。”
“听说是‘查缉营’?” “不错!” “他们真大胆!”
“他们不知道实情,所以趁先皇帝殡天,下手骡马行,报仇雪恨。”
“我已经找过玉贝勒了,他答应查明经过,后来听说处决了查缉营两个班领。”
“谢谢你,万总管,可是现在京里还在缉拿李豪!”
万顺和一怔,脱口轻叫:“这怎么会明儿个我再找玉贝勒……”
“不必了,万总管,先皇帝不在位,恐怕朝廷的情形也已经有所改变了,这件事将来我会查明的,还是先谈眼下的要紧事吧。”
万顺和忙道:“说起要紧事,我也有要紧事。”
严四道:“是不是关系顾命四大臣?”
万顺和忙道:“你已知道了,您是不是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严四点了头:“不错!” 万顺和道:“您是怎么听说的?难道外头都知道了?”
“外头是不是知道,我不敢说,我是听一些特殊的江湖朋友说的。”
“您都听说了什么?” “顾命四大臣抓权、弄权,甚至想取皇上而代之。”
万顺和突然捂脸要哭了:“这些特别的江湖朋友知道的没有错,李爷啊,这份气难受,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受先皇帝重托,要是保不住皇上,我怎么对得起先皇帝啊!”
严四道:“万总管,不要急,不要难过,你把详情告诉我,咱们共同来商议对策。”
万顺和忍住了难过,道:“李爷啊,新皇帝登基没多久,鳌拜就开始抓权、弄权了,新皇帝年纪小,鳌拜又是先皇帝任命的顾命四大臣之首,新皇帝那能不听他的?简直他就是皇上了,满朝文武,宫里宫外,谁不受他的气?”
严四道:“是顾命四大臣,还是只有鳌拜?”
“只有鳌拜,外头的人不明白,提起来就是顾命四大臣,其实只有鳌拜。”
严四道:“满朝文武这么多人,加以还有另三位顾命大臣,鳌拜一个人能这么猖狂?”
万顺和道:“李爷,他有顾命啊,况且又是顾命四大臣之首,谁反抗他他给谁扣违抗新皇帝居心叵测的帽子,谁敢冒这种大不韪啊!”
严四道:“真正违抗新皇帝,居心叵测的是他!”
万顺和道:“是啊,谁敢说啊,谁又奈何得了他啊!”
严四道:“难道就真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万顺和道:“那倒也不是,真要是满朝文武、各王公大臣都起来对付他,他照样会垮,可是凡他这种人都会有他的势力,趋炎附势的多而厉害,那就没有办法了。”
严四道:“玉贝勒呢?玉贝勒不是皇族,不是皇上的人么?”
万顺和道:“可是没听他说什么,或许他也是不敢冒大不韪吧!”
严四道:“别的王公大臣或许是,可是玉贝勒不是,以他的权势,他的心性为人,只要他认为对,他认为该做,他应该不怕什么大不韪不大不韪的。”
万顺和沉吟了一下:“这倒是,那我就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任何动静了。”
严四双眉微一扬:“从‘查缉营’下手白记骡马行,缉拿李豪,再加上鳌拜弄权,玉贝勒没有动静这两件事看,先皇帝不在后,朝廷的情势有所改变,是不会有错的。”
万顺和一听这话又要哭了:“李爷,那怎么办,要是玉贝勒也倒向了鳌拜,那就等于什么都是鳌拜的了,新皇帝不过是个名义上的皇帝而已!”
恐怕事实是如此了。
内有鳌拜这些大臣,外有潜伏在京的汉留,情势的确是严重异常。
可是严四不能这么告诉万顺和,他道:“万总管放心,总还有一些忠于皇帝的王公大臣跟你我!”
万顺和道:“可是两方面的势力比起来太悬殊了。” 这是实情。
严四道:“要照万总管那么说,那就只有拱手让人,坐以待毙了。”
万顺和忙摇头道:“不,我不能,受先皇重托,死我也要保得住新皇帝。”
严四道:“这就是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先皇帝让我留京十年,暗中护卫新皇帝,等新皇帝长成,似乎是有先见之明,先皇帝把这重责大任交给我,应该也是认为我足以胜任,万总管,你看是不是?”
万顺和悲声道:“李爷,皇上就全仗您了。”
他就要拜下!严四伸手拦住了他:“万总管,为了能让我不躲藏,不闪避,不伤人,不闹事,能不能请新皇帝写个什么给我护身,或者下旨‘查缉营’撤消对我的缉拿?”
万顺和道:“李爷啊,要是能还说什么,现在一切得看顾命四大臣的,也就是鳌拜的,新皇帝什么都不当用。”
严四道:“那么先皇帝说的还当不当用?”
“当然当用。”万顺和道:“鳌拜他们这顾命四大臣是那儿来的,不就是先皇帝任命的么,先皇帝说的要是不当用,那鳌拜他们也就不是顾命大臣了。”
“那就行了,”严四道:“为了新皇帝跟你,以后我不会常来找你,万一有什么要紧事非找你不可,我还是会像今夜这样到‘养心殿’来。”
“行!”万顺和一点头:“可是您得小心,大内侍卫都是好手。”
“谢谢你,我知道。”严四道:“要是连大内侍卫都对付不了,先皇帝也不会把这种重责大任交付给我了,我走了。”
他要走。 万顺和伸手拉住:“李爷,等一等!” 严四停住:“万总管还有什么事?”
万顺和道:“您要不要见见新皇帝?” 严四道:“这时候,合适么?”
“除了这时候,您什么时候能见?”
倒也是!“新皇帝还是个孩子,我怕他口风不紧,给自己招灾惹祸。”
“这您多虑了,新皇帝年纪虽小,可是非常人,您见过以后就知道了。”
严四迟疑了一下,点头:“好,那就听凭万总管安排!” 万顺和道:“您跟我来!”
转身行去。 严四跟了过去。
往里走,是另一间,这一间更见气派豪华,靠里一张大床,幔帐低垂,寂静无声,床前脚凳上一双黄缎绣锦的童鞋。
不用说,床上睡的就是那位登基不久,年号“康熙”的小皇帝了。
万顺和哈腰低头,轻轻上前勾起了幔帐,看见了,床上盖着龙被,睡着一个七、八岁的孩童。
孩童睡得安详,长得也真好,龙眉凤目,胆鼻方口,小小年纪隐隐有些威仪。
万顺和上前轻唤:“老爷子,醒醒,老爷子,醒醒!” 小皇上醒了:“嗯?”
万顺和忙道:“奴才在这儿!” 小皇上睁开了眼,他看见了万顺和:“万顺和?”
很平静!一眼看见了万顺和及身后的严四,他坐了起来,仍然很平静,只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凤目眨了一眨道:“这个人是……”
万顺和忙道:“老爷子,您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这位就是先皇帝让留京十年,交付暗中护卫您重责大任的那位……”
小皇上道:“李豪?” 万顺和一点头道:“对!”
严四上前施礼:“草民李豪,恭见皇上。”
“不要行礼。”小皇上道:“您是位异人高士,又是我皇阿玛重托的人,我应该敬重你。”
这那像个小孩儿?严四肃然起敬:“草民不敢!”
小皇上道:“不要陷我于不知道礼贤下士,恭敬不如从命,是不是!”
天!严四心头大震道:“是,谢谢皇上。” 万顺和道:“老爷子,这位好修为”
“我知道。”小皇上道:“要不我皇阿玛怎么会委以重任,现在又怎么进得了‘养心殿’?”
年纪虽小,人可是很明白。
严四道:“草民不敢当好修为,先皇帝交付草民重任,那是先皇帝看重,草民也只有赴汤蹈火以报。”
小皇上遭:“谢谢你,偏劳你的地方,将来我会好好谢你。”
严四道:“皇上恩重,草民当初所以答应先皇帝,只为报答先皇帝的看,草民一介江湖人,无所求,也不敢有所求。”
小皇上道:“我知道,你是江湖高人,不是世俗中人,我知道你无所求,但是对你有所报偿,是我皇家的一点心意,你不必客气,也不要当做世俗的酬庸。”
谁敢说这些话是出自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之口?事实上这些话确是出自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之口!严四还想再说!万顺和一旁道:“李爷,您听见皇上说了,这是皇上的一点心意,您就别再说什么了!”
严四忍住了,没再说什么。
小皇上转望万顺和道:“万顺和,现在的情形李侠士知道么?”
“老爷子。”万顺和道:“李侠土就是在外头听说了些什么,才进宫来找奴才的,奴才已经把详情告诉李侠士了。”
“那就好。”小皇上转望严四:“该怎么做,你只管放手去做吧!”
“是!”严四欠身道:“皇上要是没有别的旨谕,请安歇,草民告退!”
小皇上道:“到底我年纪还小,这方面的事懂得不多,一切你看着办……”转望万顺和道:“万顺和,代我送李侠士!”
“奴才遵旨!”万顺和施下礼去。 在万顺和的陪同下,严四告退。
顺着来路到了刚才见万顺和的地方。 万顺和道:“李爷,你急着走么?”
“万总管还有什么事?”严四问。 万顺和道:“我是想知道一下,您打算怎么办?”
严四道:“我还没有想到,该从何处着手,万总管有什么高见?”
万顺和忙道:“您别问我,我是巴不得马上宰了鳌拜,可是我又明知道不容易,就像皇上说的,还是您看着办吧!”
严四道:“好吧,那我走了。” 万顺和道:“我送您出去!”
严四道:“万总管,来去是我的事,你还是装不知道的好!”
万顺和当然明白严四的意思,道:“那我就不送了,您好走!”
严四没再说什么,顺着进来的路往外行去。
到了两个小太监站更守夜的地方,小孩毕竟是小孩,一个穴道仍被制,还在酣睡,那刚才带严四见万顺和的那一个,居然又打起瞌睡。
被制穴道的那一个,到了明天早上,穴道自开,严四没去管他,也没惊扰打瞌睡的那一个,像一缕轻烟似的飘出“养心殿”,消失在殿外夜色里。
“肃亲王府”的夜色,跟深宫大内一样的宁静。
“肃亲王府”也像大内一样,只有着少数几点灯光,而且也和深宫大内一样,今夜也来了人。
来的人也是一个,他落在了“肃王府”前院那最高的一栋屋宇待客大厅的屋脊上。
随即来人扬声发话:“烦请各位通报一声,江湖草民求见玉贝勒。”
“肃王府”几处暗隅里,立即窜起几条人影,直扑大厅瓦面。
随即一个清朗话声喝道:“下来!”
即将落在大厅瓦面的那几条人影,立即旋身折了回来,又落回各处暗隅里。那清朗语声又起:“我就是你要见的人,要见我你就下来。”大厅屋脊上那人道:“草民遵命!”
只见他往上腾身,直上半空,随即飞星陨石般直泻而下,落向那清朗话声扬起处,前院待客大厅前的那条石板路上。
那条石板路上,站着一个颀长、挺拔、俊逸的身影,正是玉贝勒。
落下来的那个人,一样的颀长、挺拔、俊逸,正是严四。
玉贝勒看见严四并没有感到意外:“你还没有走?”
严四道:“贝勒若是知草民,就应该知道草民不会走!” 玉贝勒不是不知他。
玉贝勒道:“我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敢来找我。”
严四道:“贝勒爷若是知草民,草民一定会来找贝勒爷。”
事实上,玉贝勒已经料到了。
玉贝勒道:“对‘骡马行’的事,我感到遗憾,我也已经处决了他们两个班领!”
“谢谢贝勒爷!”严四道:“草民也来请教贝勒爷,为什么‘查缉营’还在到处缉拿草民?”
玉贝勒道:“这就不是我所能拦阻得了。”
严四道:“据草民所知,贝勒爷统领京畿禁卫。”
“这是实情。”玉贝勒道:“到现在仍然是,只是我的权已经大不如以前了。”
“是谁削了贝勒爷的权,是顾命四大臣,还是新皇帝?”
玉贝勒道:“这是朝廷的事,你是个江湖百姓不必过问那么多!”
严四道:“那草民请示一件草民自己的事,请问贝勒爷,草民犯了什么法?”
玉贝勒沉默了一下:“你是指‘查缉营’缉捕你的事?” “不错!”
玉贝勒道:“你是知道的,‘查缉营’他们有时候会乱给人扣帽子的。”
“这么说。”严四道:“贝勒爷的意思是,‘查缉营’是给草民乱扣帽子?”
“应该是吧!”
“这就好办了。”严四道:“那就请贝勒爷知会‘查缉营’一声,请撤消对草民的缉拿!”
“很抱歉,那我做不到!” “为什么?” “我刚说过,我的权已经大不如前了。”
“那么,谁才有这个权,顾命四大臣?” “那是当然。”
“除了顾命四大臣,谁还有这个权?” “恐怕没有了!” “先皇帝呢?”
“那还用说,先皇帝的旨谕,谁敢违抗?” “草民有先皇帝的旨谕,行不行呢?”
玉贝勒讶然道:“你有先皇帝的旨谕?”
严四取出了金老爷给他的那把匕首,道:“这就是先皇帝给草民的旨谕;”
玉贝勒脸色微微一变,道:“这把匕首我知道,也见过,这是先皇帝赐给你,方便你为他办事用的。”
严四道:“不错。” 玉贝勒道:“如今先皇帝让你为他办的事,早就办完了。”
严四道:“贝勒爷的意思是……” 玉贝勒道:“你不能永远拿它做为护身符!”
严四道:“莫非先皇帝已经不在位了,贝勒爷连他御赐的东西也不认了?”
玉贝勒一双俊目电闪寒芒:“大胆李豪,你是跟谁说话!”
严四道:“贝勒爷不必跟我这样,贝勒爷应该知道,我是不吃这一套的。”
玉贝勒脸色大变道:“你……” 严四道:“只问贝勒爷,草民说的是不是实情?”
“不是。”玉贝勒道:“当然不是!”
严四道:“那贝勒爷就不该有,草民不能永远拿它当作为护身符那句话!”
玉贝勒道:“我说的也是实情!”
严四道:“贝勒爷说的不是实情,贝勒爷是位皇族亲贵,又掌京畿禁卫多年,不会不知道,皇上御赐的东西,永远有它如同旨谕的权威,除非皇上把它收了回去。”
玉贝勒道:“可是朝廷也不能任人拿御赐之物作为护身符,干犯律法,为所欲为!”
严四道:“敢问贝勒爷,草民怎么干犯纪法,又怎么为所欲为?”
玉贝勒又脸色一变:“虽说“查缉营”那些人,有时候喜欢给人家乱扣帽子,但却不全然是,有时候,他们认为那个人有罪,也有他们的道理。”
严四道:“只怕扣人‘莫须有’罪名的,不是‘查缉营’?”
玉贝勒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严四道:“贝勒爷,三岁孩童都知道,小小的一个‘查缉营’,能作得了什么主?”
玉贝勒一双俊目中再现寒芒:“李豪,你把话再说清楚一点。”
严四道:“贝勒爷,‘查缉营’的行动,究竟是谁的主使,草民我一定会查清楚,草民也在贝勒爷这儿报个备;这笔债,草民一定会要回来。”
玉贝勒厉声道:“百姓威胁命官,这难道还不算干犯纪法?”
“贝勒爷。”严四道:“那也是做官的逼的。”
玉贝勒几曾听过这个,勃然大怒:“李豪,你……”
“贝勒爷。”严四很平静,淡然道:“你是位皇族亲贵,也是先皇帝的一位重臣,先皇帝对你的恩宠,不可谓不隆,草民、我也是为先皇帝效力办事,跟贝勒爷你毫无冲突,草民实在想不通,贝勒爷你为什么仇视草民,如果只是为令妹翠格格,请贝勒爷放心,彼此身份太以悬殊,门不当,户不对,草民绝不高攀……”
玉贝勒暴叫:“李豪,住口!你还不配!”
他一扬手,各处暗隅里窜出,打扮俐落,手执兵刃的“肃王府”护卫,立即把李豪跟玉贝勒围在中间。
严四道:“贝勒爷,草民不愿伤人,还请贝勒爷不要相逼。”
玉贝勒冷冷一笑:“李豪,我肃王府的护卫,可不是一般的庸手。”
“草民知道。”严四道:“强将手下,自无弱兵,只是不知道贝勒爷真的能对这把御赐的匕首不当回事。”
他把那把匕首拿在胸前。
玉贝勒脸色一变:“李豪,你告诉我,你让‘查缉营’撤消对你的缉拿,你想干什么?”
严四道:“草民只为想在北京城长住,只为在京城各处行走方便,也是为官里跟草民双方都好。”
玉贝勒要说话。
严四跟着又是一句:“贝勒爷,你若是执意非赶草民离开不可,居心实在令人起疑!”
玉贝勒道:“你能保证,在京期间不干犯律法?”
严四道:贝勒爷,干犯律法,这是见仁见智,很难公平认定的事,但是贝勒爷可以相信,草民不是喜欢干犯律法的人!“你也得保证,从此不跟纪翠来往。”
“贝勒爷,草民刚才已经把庆说得很清楚了。”
玉贝勒一点头:“好,你走吧,我会试试我对‘查缉营’还能说得上多少话。”“多谢贝勒芦,”严四忙收起了那把匕首,道:“草民相信,贝勒爷还是有贝勒爷的权威在。”
玉贝勒道:“但愿如此了!” 严四道:“草民告辞!”
他长身而起,又直上大厅瓦面,飞闪不见。
严四刚不见,没有灯的大厅里,出现一女子身影,她就站在大厅的台阶上,没走下来。
玉贝勒一扬手,那些肃王府的护卫一躬身,又隐人各暗隅不见,玉贝勒则忙向大厅台阶上那女子站立处行去。
当然,那女子是贾姑娘。
玉贝勒刚上台阶,贾姑娘立即道:“你料对了,他终于来?。”
玉贝勒道:“我没想到他迟到如今才来!”
“你怎么放他走了,又答应撤消对他的缉拿?”
“他有先皇帝御赐的那把匕首,我不能不有所顾忌。”
“那怎么办?难道让他永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