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霸王的悲歌火丁的重生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为难自己,用诚意感动上苍——一个10年前的约定,程派名家张火丁在5月25日长安大戏院的舞台上终圆梦。

高光时刻令前辈感叹京剧不死

张火丁首度演出《霸王别姬》。主办方供图

高光时刻令前辈感叹京剧不死

霸王别姬,霸王的悲歌火丁的重生。担纲“相约北京”艺术节闭幕演出,张火丁已是第三次,携传统剧目为这样一个国际视野的艺术盛会收官,她从来都自信满满,只不过这一次,她选择了当年杨小楼与梅兰芳联袂、被视作京剧达到鼎盛的这出《霸王别姬》。天籁之音的唱段以及经典的剑舞,曾经让刚刚步入戏校大门的张火丁种下了有朝一日一定要扮演虞姬的种子。

中新网北京5月26日电
“如果要论当今最有市场号召力的京剧艺术家,张火丁是排第一的。火丁为什么这样火?因为她有技艺、有悟道,她跨越了流派、在传承中有创新。”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副主任周由强26日说。

担纲“相约北京”艺术节闭幕演出,张火丁已是第三次,携传统剧目为这样一个国际视野的艺术盛会收官,她从来都自信满满,只不过这一次,她选择了当年杨小楼与梅兰芳联袂、被视作京剧达到鼎盛的这出《霸王别姬》。天籁之音的唱段以及经典的剑舞,曾经让刚刚步入戏校大门的张火丁种下了有朝一日一定要扮演虞姬的种子。

少女时代的虞姬梦当然需要众人的呵护,作曲家万瑞兴重新按程派气质编写的唱腔,她自己按照程派节奏重新设计的长穗剑舞,已经75岁高龄、7年没有登台的武生名家高牧坤再度披挂,国戏师生众志成城……开演前,后台一派紧张与火热,没有人懈怠,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待舞台上那个高光时刻的到来。张火丁的化妆间内,没有聊天说笑,送花的友人也都是心意到了便转身退出。郑榕、蓝天野、杨立新,火丁的主场也成了人艺的聚会,谢幕时,95岁的郑榕和92岁的蓝天野登台为其献花,张火丁也特别感谢了到场的长辈。而郑榕也称自己边看边流泪,并发出“京剧艺术不会死”的感叹。

张火丁京剧《霸王别姬》艺术座谈会26日在中国戏曲学院举行。多位艺术家冒雨前来,祝贺一出传统京戏新版本的诞生。

少女时代的虞姬梦当然需要众人的呵护,作曲家万瑞兴重新按程派气质编写的唱腔,她自己按照程派节奏重新设计的长穗剑舞,已经75岁高龄、7年没有登台的武生名家高牧坤再度披挂,国戏师生众志成城……开演前,后台一派紧张与火热,没有人懈怠,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待舞台上那个高光时刻的到来。张火丁的化妆间内,没有聊天说笑,送花的友人也都是心意到了便转身退出。郑榕、蓝天野、杨立新,火丁的主场也成了人艺的聚会,谢幕时,95岁的郑榕和92岁的蓝天野登台为其献花,张火丁也特别感谢了到场的长辈。而郑榕也称自己边看边流泪,并发出“京剧艺术不会死”的感叹。

心无旁骛敢于发出自己声音

前一日晚“相约北京”艺术节闭幕式,张火丁首度演出《霸王别姬》。这出梅派经典剧目由程派传人来演绎,有了别样的味道。

心无旁骛敢于发出自己声音

看程派《霸王别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关注点,但那段“南梆子”和剑舞则是所有人共同的期待。幽咽的程腔与“四面楚歌”的意境似乎更为贴合,张火丁表演的凝重和沉郁也为此刻的虞姬增添了离散的心事与千载悠悠的无奈。没有了声腔的花哨,却多了悦情悦致的含蓄。极耗费体力的长穗剑舞也并非单纯炫技,符合人物又放大了京剧之美。排练时,两个剑穗没少挂在一起,但当晚的舞台呈现却完美无瑕,让后台的师生以及高牧坤都暗挑大拇指。正如国戏教授傅谨所言:就像当年杨小楼化昆为京,梅兰芳丰富了虞姬的表演一样,张火丁将炙热浓缩在决绝的伤感,妩媚中别有一份柔韧与刚毅。

图片 4

看程派《霸王别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关注点,但那段“南梆子”和剑舞则是所有人共同的期待。幽咽的程腔与“四面楚歌”的意境似乎更为贴合,张火丁表演的凝重和沉郁也为此刻的虞姬增添了离散的心事与千载悠悠的无奈。没有了声腔的花哨,却多了悦情悦致的含蓄。极耗费体力的长穗剑舞也并非单纯炫技,符合人物又放大了京剧之美。排练时,两个剑穗没少挂在一起,但当晚的舞台呈现却完美无瑕,让后台的师生以及高牧坤都暗挑大拇指。正如国戏教授傅谨所言:就像当年杨小楼化昆为京,梅兰芳丰富了虞姬的表演一样,张火丁将炙热浓缩在决绝的伤感,妩媚中别有一份柔韧与刚毅。

久未登台的高牧坤依然英气勃勃,念白唱腔处处大角儿风范。谈及这个与火丁的十年约定,他提到了两位自己颇为敬佩的女性艺术家——张火丁和史依弘。“四大名旦都唱《玉堂春》,可人人有特色;四大须生都有《失空斩》,但版版不同。张火丁和史依弘是我敬佩的,她们都心无旁骛,敢于发出自己心底的声音,她们更惺惺相惜,今天演出前,史依弘一直关注着,还发来了希望火丁演出成功的祝愿。”

张火丁京剧《霸王别姬》艺术座谈会5月26日在中国戏曲学院举行。 王梓丞 摄

久未登台的高牧坤依然英气勃勃,念白唱腔处处大角儿风范。谈及这个与火丁的十年约定,他提到了两位自己颇为敬佩的女性艺术家——张火丁和史依弘。“四大名旦都唱《玉堂春》,可人人有特色;四大须生都有《失空斩》,但版版不同。张火丁和史依弘是我敬佩的,她们都心无旁骛,敢于发出自己心底的声音,她们更惺惺相惜,今天演出前,史依弘一直关注着,还发来了希望火丁演出成功的祝愿。”

十年圆梦“灯版”虞姬清雅不取宠

张火丁是谁?不懂京剧的人也多半知道她的名字。她是中国当代最负盛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之一,1993年拜在京剧大师程砚秋的得意弟子赵荣琛门下,成为程派新一代传人。

十年圆梦“灯版”虞姬清雅不取宠

演出前彻夜排队,演出结束守候剧院后台久久不散,戏迷的热情当然也少不了剧场内“张火丁、张火丁”的声声呼喊,最后依旧是拗不过观众的执著在极度疲惫中返场“春秋亭”。从《锁麟囊》到《白蛇传》以及今年的这出《霸王别姬》,张火丁在近两届“相约北京”挑战的都是移植程派的“何其难”,但正如她此次饰演虞姬所穿着的帔和鱼鳞甲的色调,其表演依旧是清雅不取宠,淡淡的却不可复制。

前辈艺术家杨小楼和梅兰芳合作的《霸王别姬》家喻户晓。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认为,张火丁贡献的是“程腔张韵”的《霸王别姬》。她和京剧作曲家万瑞兴合作,按程派的风格特点为虞姬重新设计了唱腔和音乐,她又按程派的节奏重新为虞姬设计了长穗剑舞。

演出前彻夜排队,演出结束守候剧院后台久久不散,戏迷的热情当然也少不了剧场内“张火丁、张火丁”的声声呼喊,最后依旧是拗不过观众的执著在极度疲惫中返场“春秋亭”。从《锁麟囊》到《白蛇传》以及今年的这出《霸王别姬》,张火丁在近两届“相约北京”挑战的都是移植程派的“何其难”,但正如她此次饰演虞姬所穿着的帔和鱼鳞甲的色调,其表演依旧是清雅不取宠,淡淡的却不可复制。

据悉,历时一个月的第十九届“相约北京”艺术节即将闭幕。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的35个优秀艺术团体、近600位中外艺术家带来音乐、戏剧、舞蹈、展览、节中节、艺术教育等近50场的丰富活动,为春日的北京献上了一场场艺术飨宴。

“就像当年梅兰芳丰富了虞姬的表演一样,张火丁扮演的虞姬,将炽情浓缩在诀别的伤感中,妩媚中别有一份柔韧和刚毅。”傅谨认为,因为张火丁的创造性传承,《霸王别姬》这部经典有了新的高水平舞台呈现。

据悉,历时一个月的第十九届“相约北京”艺术节即将闭幕。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的35个优秀艺术团体、近600位中外艺术家带来音乐、戏剧、舞蹈、展览、节中节、艺术教育等近50场的丰富活动,为春日的北京献上了一场场艺术飨宴。

“我从小就喜欢梅兰芳大师的《霸王别姬》,一直没有机会学,这次算是圆梦了。不过要是倒退10年会更好,现在感觉自己体力有点跟不上。”演出结束后,坐在化妆间平复心情与体力的张火丁只说了短短的两句话。但看到女儿的出现,便仿佛忘记了所有,全然没有了舞台上接受山呼海啸的那番淡定,揽女儿入怀,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幸福自拍。

北京京剧院院长刘侗也认为,昨晚的虞姬,无论是声腔还是表演,都有了张火丁式的重新解释和示范。她在守正创新的路上坚持了该坚持的,同时也在努力进行着自己的创新。

“我从小就喜欢梅兰芳大师的《霸王别姬》,一直没有机会学,这次算是圆梦了。不过要是倒退10年会更好,现在感觉自己体力有点跟不上。”演出结束后,坐在化妆间平复心情与体力的张火丁只说了短短的两句话。但看到女儿的出现,便仿佛忘记了所有,全然没有了舞台上接受山呼海啸的那番淡定,揽女儿入怀,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幸福自拍。

文/本报记者 郭佳

当天的座谈会张火丁本人并未出席,主办方说她怕到了现场,大家反而不好提意见。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告诉大家,座谈会前他和张火丁通电话,张火丁说她确实把昨晚的演出当作一出新戏来演,非常紧张,生怕出错。

记者观察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但最后观众的反馈让现场所有人都意识到张火丁的版本成了。“市场给予张火丁的呼应,让人看到传统京剧没有亡。”95岁的话剧表演艺术家郑榕看完演出后分外激动。

京剧发展需要这样的胆量

记者观察

据白燕升现场观察,昨晚去现场看戏的一半以上都是来追张火丁的观众。

文/满羿

京剧发展需要这样的胆量

这样强大的粉丝团,让张火丁的演出有了流行偶像一样的“待遇”,在微博上有超级话题,有演出时一票难求,甚至需要找黄牛加价购票,网络上她的演出票难买程度和一线歌星一样。追随张火丁十余年的“粉丝”、编剧丛小杰认为,他的偶像突破了传统意义上的戏迷圈层,老中青都有,让传统戏曲走向了普罗大众。

一出《霸王别姬》,把张火丁又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一出《霸王别姬》,把张火丁又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虞姬是霸王的背影,看完后张火丁的《霸王别姬》后,你会发现虞姬是霸王的伴侣。”丛小杰认为,张火丁给传统老戏中的女性注入了现代活力,《白蛇传》《江姐》《梁祝》都是如此,现在看《霸王别姬》也如此。相比技术层面的创新,现代人格的注入更重要。

一位程派京剧演员,去唱梅派青衣的看家戏;不仅唱了其他流派的代表戏,还改了京剧大师梅兰芳创造的声腔和舞蹈,这样的“逆天”行为,谁能想到会发生在柔弱、低调的张火丁身上呢?

一位程派京剧演员,去唱梅派青衣的看家戏;不仅唱了其他流派的代表戏,还改了京剧大师梅兰芳创造的声腔和舞蹈,这样的“逆天”行为,谁能想到会发生在柔弱、低调的张火丁身上呢?

话剧表演艺术家蓝天野也认为,看张火丁的《霸王别姬》是一种享受,“现在的京剧拼命亮嗓子。而张火丁从头到尾都是按人物脉络在唱,强弱收放节奏掌握得特别好”。

但是,这恰恰就发生了。不管你怎么说,不管你怎么撇嘴,不管你看得上看不上,张火丁演了,并且满座,满堂好,如果这不算一种成功,那恐怕就没什么京剧演出或者京剧创作算成功的了。

但是,这恰恰就发生了。不管你怎么说,不管你怎么撇嘴,不管你看得上看不上,张火丁演了,并且满座,满堂好,如果这不算一种成功,那恐怕就没什么京剧演出或者京剧创作算成功的了。

在白燕升看来,审美正确比玩命练功更重要。在角色中演活了自己、舒坦了观众,这正是张火丁走红的原因。

我们必须看到,随着时代的发展,京剧工作者思维观念也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在不违背艺术规律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这种创新肯定还会有很多的纰漏,与前人相比,也还会有很多不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更需要科学的艺术批评,哪儿该肯定,哪儿该修正,要敢说实话,而不是空话、大话,更不是拿“大师”出来压人。张嘴这个大师当年怎么唱的,闭嘴这个前辈当年怎么演的,别以为他们是尊敬大师,实际上是拿大师当招牌,当幌子,但他们很少去说大师当年怎么创新的,怎么求变的,怎么革老祖宗命的。

我们必须看到,随着时代的发展,京剧工作者思维观念也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在不违背艺术规律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这种创新肯定还会有很多的纰漏,与前人相比,也还会有很多不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更需要科学的艺术批评,哪儿该肯定,哪儿该修正,要敢说实话,而不是空话、大话,更不是拿“大师”出来压人。张嘴这个大师当年怎么唱的,闭嘴这个前辈当年怎么演的,别以为他们是尊敬大师,实际上是拿大师当招牌,当幌子,但他们很少去说大师当年怎么创新的,怎么求变的,怎么革老祖宗命的。

郑榕也认为,张火丁能把观众带入戏里的情境中去,进入人物的内心世界,让观众动情。这是她值得学习的地方。

就以梅兰芳大师说。晚年梅大师确实着力于打造自己的那几出代表作,也更是有了“移步不换形”的认识。但如果没有之前的创新,没有之前的《一缕麻》等“文明戏”,没有古装头,如果梅先生只是恪守时小福一脉……怹真的能够最终上升到“移步不换形”这样的终极认识吗?怹真的能够在晚年排出《穆桂英挂帅》吗?人们的认识是螺旋形的上升,而一定不是重新回到原点。须知光“移步”和光“不换形”都是片面的。

就以梅兰芳大师说。晚年梅大师确实着力于打造自己的那几出代表作,也更是有了“移步不换形”的认识。但如果没有之前的创新,没有之前的《一缕麻》等“文明戏”,没有古装头,如果梅先生只是恪守时小福一脉……怹真的能够最终上升到“移步不换形”这样的终极认识吗?怹真的能够在晚年排出《穆桂英挂帅》吗?人们的认识是螺旋形的上升,而一定不是重新回到原点。须知光“移步”和光“不换形”都是片面的。

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告诉记者,世俗社会中,多的是“冲州过府”、用过去的经历为自己提高身价的“艺术家”,但张火丁不是。她自2008年调入中国戏曲学院工作以来,从来没提任何要求。她内心纯净,对社会有责任,对同行友善,对学生有爱,她的人格就是如此,这也契合了观众对真善美的呼唤,也是她受观众喜爱的原因。

反过来说,今天当张火丁敢于出演《霸王别姬》的时候,当张火丁在剑舞中增加了大红剑袍的时候,梅先生在天有灵的话会怎样想呢?实事求是地说,如果真的形而上地与梅大师相比,张火丁的剑舞,更为外化,熟悉梅先生《霸王别姬》的人会略有一种“着于形,失于意”的遗憾。但这种遗憾是否可以改善,还是说就必须要恢复原状,全盘否定?同时,我们还需要考虑梅先生的剑舞是否适合张火丁的条件,到底应该是张火丁服从于剑舞,还是剑舞服从于张火丁?

反过来说,今天当张火丁敢于出演《霸王别姬》的时候,当张火丁在剑舞中增加了大红剑袍的时候,梅先生在天有灵的话会怎样想呢?实事求是地说,如果真的形而上地与梅大师相比,张火丁的剑舞,更为外化,熟悉梅先生《霸王别姬》的人会略有一种“着于形,失于意”的遗憾。但这种遗憾是否可以改善,还是说就必须要恢复原状,全盘否定?同时,我们还需要考虑梅先生的剑舞是否适合张火丁的条件,到底应该是张火丁服从于剑舞,还是剑舞服从于张火丁?

郝寿臣先生曾经对徒弟袁世海说“是把我揉碎了成你啊,还是把你揉碎了成我”,一句话道出了京剧传承的要诀。演员,是演自己心中的人物,而不是演成名的大师。

郝寿臣先生曾经对徒弟袁世海说“是把我揉碎了成你啊,还是把你揉碎了成我”,一句话道出了京剧传承的要诀。演员,是演自己心中的人物,而不是演成名的大师。

在尊重艺术规律的前提下,在尊重前人创作的前提下,撇下门户,演出自己,表达自己,冲破“传统”二字的魔咒,冲破顽固者的旧势力,冲破“名声之障”,这不是张火丁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京剧艺术的事情。

在尊重艺术规律的前提下,在尊重前人创作的前提下,撇下门户,演出自己,表达自己,冲破“传统”二字的魔咒,冲破顽固者的旧势力,冲破“名声之障”,这不是张火丁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京剧艺术的事情。

京剧,终究需要的是飞舞的剑袍,而不是待烧的装裹。

京剧,终究需要的是飞舞的剑袍,而不是待烧的装裹。

文/满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