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柯尔克孜族的幸福生活,柯尔克孜族民歌文化简介

柯尔克孜族、汉族艺术家共同打造首张柯尔克孜族艺术歌曲专辑发布

柯尔克孜人能歌善舞,有着深厚且悠久的音乐文化传统,其传统音乐有民间音乐和宗教音乐两类。柯尔克孜族主要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音乐与哈…

柯尔克孜人能歌善舞,有着深厚且悠久的音乐文化传统,其传统音乐有民间音乐和宗教音乐两类。柯尔克孜族主要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音乐与哈萨克族相近,包括“阿赞”、“塔拉乌克”、“加帕拉尚”和一些宣扬伊斯兰教义的民俗歌曲等。不过,在新疆额敏县和黑龙江富裕县的柯族人多信奉藏传佛教和萨满教,此类宗教音乐多与蒙古族和藏族宗教音乐相近似。

歌唱柯尔克孜族的幸福生活

柯尔克孜人能歌善舞,有着深厚且悠久的音乐文化传统,其传统音乐有民间音乐和宗教音乐两类。柯尔克孜族主要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音乐与哈萨克族相近,包括“阿赞”、“塔拉乌克”、“加帕拉尚”和一些宣扬伊斯兰教义的民俗歌曲等。不过,在新疆额敏县和黑龙江富裕县的柯族人多信奉藏传佛教和萨满教,此类宗教音乐多与蒙古族和藏族宗教音乐相近似。

民间音乐是柯尔克孜传统音乐的主体,包括民歌和器乐。按照民族习惯,柯尔克孜民歌可分为“恰尔威奇额尔”(牧歌)、“木卡巴特额尔”(颂赞歌)、“达斯坦”(叙事歌)、情歌、习俗歌等类别。

集合柯尔克孜族、汉族艺术家心力的柯尔克孜族艺术歌曲首张专辑近日出版发行,为了研讨柯尔克孜族艺术歌曲的文化内涵,总结少数民族音乐专辑发行经验,日前,由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文联、无锡市文联、无锡市对口支援阿合奇县前方工作组、阿合奇县委宣传部共同主办的“歌声飞跃天山——柯尔克孜族歌曲艺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歌曲的主创人员、相关领导专家出席了研讨会。

民间音乐是柯尔克孜传统音乐的主体,包括民歌和器乐。按照民族习惯,柯尔克孜民歌可分为“恰尔威奇额尔”、“达斯坦”、情歌、习俗歌等类别。

牧歌是人们喜爱的一种散板类歌曲,曲调辽阔开朗,节奏自由,旋律高昂,近似于蒙古族的“长调”民歌。较有代表性的曲目有《我们的草原风光好》《歌唱草原》等。叙事歌的内容非常广泛,大到历史题材、小到生活琐事,都可以用这种体裁演唱。歌词可长可短,一般采用同一首曲调反复演唱,多一字一音,旋律带有较强的说唱性。较有代表性的曲目,如反映1913年柯尔克孜人民因反抗沙俄遭镇压被迫四处飘流的《悲伤的岁月》,以及驰名中外的长篇英雄史诗《玛纳斯》等等。

专辑由17首曲目组成,分别为《阿合奇,神奇的摇篮》 《感谢爱情》
《托什干,我的母亲河》 《柯尔克孜人》 、男声独唱《故乡》
《祝福你,朋友》 《十指连心》《我心中,你最美》
《当我来到你的村庄》《你在哪里》 《克孜勒苏,你的美丽让人难忘》
《如果已经爱上我》 《思念》 《高原牧歌》 《山水家园》 、混声合唱《故乡》
《英雄·玛纳斯》
。无锡音协主席吕仁仲说,这张专辑采用了现代摇滚、柯尔克孜族说唱、男声独唱、女声独唱、混声合唱等多种音乐风格和演唱方式,其中既有江苏的歌唱家,也有柯尔克孜族的音乐家来演唱。这17首代表曲目是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文联提供的100首歌曲中反复筛选出来的,这100首歌自2010年开始征集,其中也有更早的只有原始录音的柯尔克孜族民歌。歌曲内容涵盖民族信仰、人文、山水风光、爱情等多方面,用不同的语言,押韵技巧重新填词,这是无锡和新疆的艺术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无锡援疆文化的最新成果。

牧歌是人们喜爱的一种散板类歌曲,曲调辽阔开朗,节奏自由,旋律高昂,近似于蒙古族的“长调”民歌。较有代表性的曲目有《我们的草原风光好》《歌唱草原》等。叙事歌的内容非常广泛,大到历史题材、小到生活琐事,都可以用这种体裁演唱。歌词可长可短,一般采用同一首曲调反复演唱,多一字一音,旋律带有较强的说唱性。较有代表性的曲目,如反映1913年柯尔克孜人民因反抗沙俄遭镇压被迫四处飘流的《悲伤的岁月》,以及驰名中外的长篇英雄史诗《玛纳斯》等等。

情歌在柯尔克孜民歌中占有相当的比重,内容多反映男女青年对爱情的向往,或者是对早期买卖婚姻的揭露和控诉。此类歌曲数量最多、流传最广且曲调丰富,旋律抒情婉转,常由歌手持考姆兹自弹自唱,着名曲目有《姑娘的忧伤》《姑娘的哀怨》《古娜泰》《白鸽子》等。

新中国成立到“文革”结束,是当代中国柯尔克孜族音乐创作的形成阶段。此时创作的歌曲基本都以库姆孜演奏为主,保存了最为纯正的柯尔克孜民族风格。改革开放到上世纪末期,在继承前辈作曲特点和方法的基础上,受到兄弟民族和中亚国家歌曲的影响,以买买提努力·吐坎等为代表的作曲家的作品既保留了柯尔克孜族歌曲的意味,又从旋律、结构、风格等方面有了一些变化和发展。进入新世纪以来,科班毕业的音乐工作者,理论水平高,加之现代科技元素的引入,其作品大多虽然仍以柯尔克孜族古典音乐结构为主导,以库姆孜音节及和声为基础,但是带有更多的外来音乐的风格,呈现出一种新面貌。专辑内容以第二阶段的代表作品为基础。

情歌在柯尔克孜民歌中占有相当的比重,内容多反映男女青年对爱情的向往,或者是对早期买卖婚姻的揭露和控诉。此类歌曲数量最多、流传最广且曲调丰富,旋律抒情婉转,常由歌手持考姆兹自弹自唱,着名曲目有《姑娘的忧伤》《姑娘的哀怨》《古娜泰》《白鸽子》等。

习俗歌也是人们生活中应用较广的一类歌曲,根据使用场合和功能的不同,又可分为婚礼仪式过程中唱的“拖衣额尔”(婚礼歌),丧葬仪式中唱的“吉额拉西额尔”(哭丧歌),亲友话别唱的“阿依勒利西额尔”(离别歌)等等。其中的婚礼歌又包括新娘出嫁前嫂嫂主唱的劝嫁歌,以及婚礼当晚青年男女向新娘夫妇唱的祝赞歌。

专辑曲作者代表马坎·阿山阿力介绍道:“柯尔克孜族民歌的诗行通常由七八个音节组成,这种构成便于记忆和演唱,也便于在群众中流传。柯尔克孜族大多数古老的民歌没有特别严格的篇幅限制,给歌手留有比较宽松的口头表演再创作空间。柯尔克孜人是在歌声中诞生,在歌声中走向生命的终点。新生命到来前,尚无子的父母要面对上苍唱求子歌,新生儿出生后,还会有摇床歌、喂食歌、学步歌等。随着年龄的成长,则会有情歌、劝嫁歌、婚礼歌等。去世后,亲人则会唱挽歌、送葬歌。柯尔克孜族的大部分民歌都与人生阶段、社会习俗和生活礼仪相关。
”专辑收录的《阿合奇,神奇的摇篮》 《托什干,我的母亲河》
《祝福你,朋友》
《高原牧歌》是马坎·阿山阿力在1991年至2010年间下基层演出和采风期间陆续创作的。

图片 1

柯尔克孜族的音乐还可分为两类:一是有歌词的配曲;一是没有歌词的演奏曲。史诗、叙事诗、民歌等一般都有配曲。配曲是表现歌词内容的,内容变化,配曲亦随着变化。如《玛纳斯》的配曲,演唱到英雄玛纳斯出生时,配曲曲调则类似摇篮曲;演唱到玛纳斯出征打仗时,配曲曲调则奔放、豪迈;演唱到玛纳斯负伤死亡时,配曲曲调则十分悲伤。其他民歌的配曲,亦根据歌词的不同而各有其特色。一般说来,除哭歌、怨歌、死讯歌和送葬歌的配曲而外,其他配曲都是明朗的、爽快的、优美的、细腻的。

由于柯尔克孜族歌曲的特点,填汉语歌词必然有一些需要磨合的地方,词作者代表宋嘉义说:“柯尔克孜族歌曲有按调填词的传统,柯尔克孜族歌曲有一曲多词的习惯,此外,柯尔克孜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很多歌曲经常是在即兴歌舞的时候演唱,歌词也是应景现填,被认为是‘看得见的歌词’
。因此,填词时既需要发挥的空间,又要符合民俗。比如有一句歌词‘映山河向东流’就被一位老师指出,映山河是向北流,我们又根据实际情况改了过来。而《感谢爱情》这首歌原来叫《父母的愿望》
。然而,我们听完之后,发现歌词里并没有对父母的称呼,反而更像爱人间的交流,于是便对这首歌曲进行重新演绎。

习俗歌也是人们生活中应用较广的一类歌曲,根据使用场合和功能的不同,又可分为婚礼仪式过程中唱的“拖衣额尔”,丧葬仪式中唱的“吉额拉西额尔”,亲友话别唱的“阿依勒利西额尔”等等。其中的婚礼歌又包括新娘出嫁前嫂嫂主唱的劝嫁歌,以及婚礼当晚青年男女向新娘夫妇唱的祝赞歌。

柯尔克孜族的史诗民歌《玛纳斯》是柯尔克孜族著名传记性史诗。是一部规模宏伟、内容丰富具有很高思想性和艺术性的文学作品。它早在很长的年代里,由“玛纳斯奇”,广泛吸收民间文艺创作成就与歌唱艺术相结合的集体创作,用20多种曲调演唱,这部史诗至今仍广泛流传在民间。全诗共分为八部,长达20多万行,主要是通过玛纳斯之孙八代的活动和遭遇,叙述了古代柯尔克孜族抗击侵略,争取自由的毫不屈服的顽强精神,以及渴望幸福生活的理想和愿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柯尔克孜族学者阿地力·居玛吐尔地肯定了专辑的意义,他认为,这是柯尔克孜族人民文化自信的表现,他说:“挖掘民族文化、史诗文化,并努力推广传遍全世界,这是全国各民族都值得做的有意义的事情。这张专辑是柯尔克孜族歌曲第一次批量化创作、正规出版,是高规格集体智慧的结晶,朗朗上口、词乐和谐。
”同时,他也指出在填词中一些不太合适的地方,比如《当我来到你的村庄》
,“对于游牧民族柯尔克孜人来说,‘村庄’的概念并不符合其真实情况,而且这首歌是我们小时候就会唱的,原词中的‘阿伊勒’这个词可以保留,像王洛宾先生在创作中,也会适当保留当地民俗化的歌词。这样唱起来一是更符合民族实情,二是也更顺口。

柯尔克孜族的音乐还可分为两类:一是有歌词的配曲;一是没有歌词的演奏曲。史诗、叙事诗、民歌等一般都有配曲。配曲是表现歌词内容的,内容变化,配曲亦随着变化。如《玛纳斯》的配曲,演唱到英雄玛纳斯出生时,配曲曲调则类似摇篮曲;演唱到玛纳斯出征打仗时,配曲曲调则奔放、豪迈;演唱到玛纳斯负伤死亡时,配曲曲调则十分悲伤。其他民歌的配曲,亦根据歌词的不同而各有其特色。一般说来,除哭歌、怨歌、死讯歌和送葬歌的配曲而外,其他配曲都是明朗的、爽快的、优美的、细腻的。

《玛纳斯》在语言艺术方面,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其形式是格律诗,押脚韵,也有兼押头韵、腰韵的。每行多由七或八个音节组成,该诗已初步整理,并译成汉文。第一部《玛纳斯》,第二部《赛麦台依》;第三部《赛依台克》;第四部《凯耐尼木》;第五部《赛依特》,第六部《阿勒斯巴哈
别克巴恰》;第七部《索木中莱克》;第八部《奇格台依》。《玛纳斯》不仅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也是一部研究柯尔克孜族语言、历史、民俗、宗教等方面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巨著。

研讨会当天,反映无锡柔性援疆工作的纪实文学集《我到新疆来——无锡柔性援疆人物志》在京举行新书首发式,该书由文汇出版社出版,撷取了十余位无锡援疆志愿者的援疆历程和所见所思。

相关文章